1. 筆趣閣
  2. 我普通的22年
  3. 第一章 我的出生
霧中迷途 作品

第一章 我的出生

    

-

如果用一個詞或者一個身份來形容你的前22年,你的青春,你會用什來形容呢是精彩是悲傷還是激烈我可能會用普通平凡來形容,以一個旁觀者,局外人的身份來定義自己的身份。首先,我開書寫作更多的是想記錄自己的前22年,一開始我並不確定這部作品該以什樣的形式來寫,該以怎樣的人稱和視角來寫。經過思索,初步確認以一種類似於日記的形式並以“我”的視角來創作吧,這是我第一次在網上寫作,可能有很多文筆生澀,平凡的地方,希望各位能夠有所體諒,在此,我真誠的感謝大家。現在,正式進入正題我的出生,關於我的出生,我和絕大多數人一樣出生於一個普通的家庭,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甚至可以說是貧窮。值得一提的是我的出生方式也極其搞笑,我並不是在醫院出生的,我是在家出生的,那個時候農村對於去醫院體檢,觀察嬰兒情況和產期都冇啥觀念。聽媽媽說我出生那天,她隻是感到肚子突然很疼,她知道我要出生了,她叫人去叫地乾活家人送她去醫院,可是還冇等到家人到來我就出生了,我是在家床上出生的,媽媽還說當時生我的時候我差點纔出來就摔掉在地上了,還好我命大。我出生的地方是西南地區的山區,是一個比較落後的地方,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十八線小縣城。在我的印象中這個地方連公交車都是我上小學三四年級的時候纔有,時間大概是2010年左右吧,具體時間我也記得不是很清楚了。我們那個小縣城的公交車是響應式公交車,隨叫隨停的那種,至於為什會是這種可能是因為我所在的小縣城太小的緣故吧,就這形容吧大部分省會城市的一個區可能都要比我們那個小縣城要大的多,畢竟連我們那最繁華的城市都隻有那一兩個紅綠燈。而我就出生在這一個小縣城,一個距離我們那最繁華的地區還有很遠一段距離的偏僻大山。我是最早的一批零零後,可以說是同時經曆了九零後和零零後的時代過渡變遷。我出生的時候恰好是家祖宅動工翻新的時候,同時我也是家我這一輩的第一個男孩子,那個年代的農村嘛,大部分重男輕女,所以我也算是一出生就受到家寵愛,童年過得還算幸福。我的家庭在那個時候屬於中等水平吧,但是從我祖父開始家一代不如一代,家庭條件也算是一步一步慢慢地衰落下來。據我的爺爺喝完酒後和我閒聊時,我所瞭解到的,最開始我家的祖籍並不是在這個小縣城,而是在江蘇,因為饑荒逃難才逃到瞭如今的這個小縣城。祖父是當時的村官吧,應該吧,但我對這名祖父冇啥印象,爺爺是一名軍人,也正是因為他參軍的緣故,回來後國家包分配,所以獲得了一份不錯的工作,當時家的收入在村是前幾名,家庭條件也不錯。是當時周圍住戶中第一戶擁有電視的一家,但爺爺並不是那種擅長與人打交道且工作能力不強的人,好幾次他的工作都差點保不住,畢竟爺爺連小學都冇上過幾天,識字也是去當兵時和戰友學的,幸運的是最後還是乾到了退休。爺爺他們是兄弟四個,雖然幾人很早就分家了,但是爺爺作為大哥且是唯一有能力和穩定收入的,不僅要照顧自己的家庭,還要照顧其他兄弟幾人的家庭。從小我們這個大家族雖然名義上算是分家了,但是實際上基本算作冇有分,都住在一個大院子,都很團結,我也備受這些親人的喜愛。我的爸爸呢是爺爺最大的孩子,原本是家學習最好的孩子,但是由於交友不慎,遭人陷害,獲刑三年。原本有機會成為一名人民教師,擁有穩定的工作的,現在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工人,爸爸也是屬於一個命運坎坷的人,他一直後悔自己的交友不慎和當時的衝動,時常在喝醉後會對媽媽和我們兄妹表達歉意。媽媽呢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孩子,但心地善良,也很開明,並冇有傳統的農村婦女的保守和封建,從小對我就無微不至,因為我從小就體弱多病嘛,不誇張的說經常一個星期要生病三四次。而我呢從小就活在親人們的寵愛中,兒時的玩伴也是身邊的親人和一隻媽媽送我的狼犬,那是一隻很通人性的狼犬,會很多動作,還會捉迷藏特別聰明,不過在我很小的時候,誤食狗販子的毒藥被藥死了,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失去了重要的東西。幼時能玩的東西很少,接觸不到電子產品,我們娛樂的方式就是放牛,捉昆蟲,經常去的一個地方是家附近的一條小河,在那不僅可以釣魚,還可以遊泳,我的遊泳也是在那學會的,釣魚的話我不會,但我最佩服的是我的爺爺,他僅憑一根竹竿和一條很長的魚線的魚鉤就能釣上很多魚來,使我能夠吃到美味的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