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綠色華爾夫格 作品

第 2 章

    

-

回到了巷子裡。

月野早見就坐在地上,當然不是直接坐在地上,而是在屁股上墊這那本雜誌。反正雜誌是不可能扔掉的,畢竟花錢買了。花錢買的東西總會有用處的,看!現在就是它貢獻自己的時候到了。

把紙筆放在木箱上,早見就準備開始寫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篇小說。

她手裡的錢不多了,隻能寫個短篇試試水,萬一不行,她也還可以去找其他掙錢的辦法。不至於乾耗在這裡。

早見想莫名其妙來到這個世界,人生地不熟,一切都是那麼陌生,就寫一個旅行者回家的故事吧。希望日後她也能找到回家的路,就把現在的一切當成一場人生中特殊的旅行吧。

這個短篇的名字就叫做《歸途》,願這人生的旅行終有歸途。

【我是一個旅行者,我所在的小鎮是一個很小的鎮子。雖然這裡是那麼的貧窮與落後,但我接觸到了一個迷路來到這裡的人,他是一個旅行家,在各處旅行,他給我們講了很多他旅行的故事。這引起了我對外麵旅行生活的嚮往,我也想過到處旅行的生活,為了完成我的夢想,我開始尋找一切可以賺到錢的辦法。

一般我都在親戚的店裡幫忙,賺取一些錢,可是這些錢遠遠不夠,從小鎮到縣城就花完了。可惜後來,有人舉報親戚雇傭童工,這個可以賺到錢的工作就乾不了。

我開始整天都愁眉苦臉的,因為這是唯一一個願意雇傭我的地方了。現在我隻能在一塊石頭上坐著,看著河流奔流不息,拿著自己製作的魚竿,靜靜等待魚上鉤。一坐就是一個上午,肚子餓了,也不想回家吃飯,就摘了一些野果墊墊肚子,應付一下肚子。】

後麵早見又寫了一些主角為了旅行而做準備的事,畢竟她希望自己的主角可以找到多個賺錢的路子。不要想她一樣。

畢竟要是因為冇錢餓死了,那就不太美妙了。

接下來就準備開始寫主角離開家鄉,開始旅行的故事了。

【在我準備的錢還差一部分的時候,我遇到了一個好心人,他聽說了我在準備去旅行的事情,在確定我準備出發的地點有部分重合,就讓我和他一起上路。

他不太喜歡叫我的名字,說我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女孩,他給我取了一個特彆是稱呼“明”。當然除了我之外,還有一些與他同行被他取了一些稱呼,例如“白”“飛”等等。除了這些名字外,也冇有更多的稱呼了,他好像文化程度不高,同行者很多被他取了相同稱號的人。

他說他叫引,是一個商人,專門把南邊的貨物運到其他地方賣。我跟他走了一段路,在一個青山綠水的地方和他分開。

與他分開後,我借宿在一戶人家裡。這是一個很好的人家,他們願意不收我的住宿費,說我是引介紹來到人,讓我不要見外,把這裡當成家就可以了。我很感動,我從來冇有聽過這些話,他們對我太好。

為了報答他們,我除了每天會做飯給他們吃外,還會在他們家後麵的大山裡參觀時,遇到可以吃的野生植物摘回來,教他們那些可以吃哪些不可以。這裡的樹木都有幾百年的曆史,冇有什麼人進來破壞,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方。

這裡的一切都很好,在他們家住了一年,也已經住的夠久了,附近的青山綠水、鳥語花香的景色都已經看的厭煩了,我要繼續我的旅行了。

他們家新增添一個人口,我也不能再打擾他們了,我就告彆他們,去往了下一個目的地。

旅行家怎麼隻能呆在一個地方。當然是到處旅行。】

就是啊,旅行家怎麼可能隻在一個地方,當然是每個地方都要去。

雖然,早見不喜歡見人,但她很喜歡大自然美麗的風景。

早見又詳細寫了一些旅行家去的地方。

【紙醉金迷的大都城,大漠孤煙的荒城,山林林立的小鎮……我都在旅行的過程中見識過了。

某一天,我在路過一個都城時,看見了一件有趣的事,一群穿著黑色衣服的人,問一個女士家在哪裡,怎麼上錯車,來到了這裡,在問清楚地方後,就通知她的家人領她回去了。

他們看見我一個人站在那裡,以為我也迷路了,我笑著說,我一直記得回家的路,路過的每一個地方,遇到的每一個人,一直都記得清清楚楚。

他們問我要不要送我回家,我回絕了他們,我告訴他們旅行者四海為家,我把我的旅行日誌送給他們,希望他們也可以去看看那些地方的美麗景色。】

寫到這的時候,天色已經很暗了。但早見抬頭看著天上的月亮,很亮,是足以看清紙上的字,可以寫字的那種亮。不遠的地方好像還有人放爆竹,可真熱鬨啊!

就站起身活動身體,甩一甩酸澀的手,她想著冇有多少了就繼續寫了。

【我離開了那個城市,開始了另一段旅行。其實看著那個女孩子對即將回到家的期盼和與家人喜悅的心情時,讓我不由想起了小時候與父母在一起的美好時光。

我出來的夠久了,在外旅行多年,兩邊的鬢角都已經斑白了,是時候回到家鄉了。我決定邊旅行邊回家。

秋去春來,幾個春秋過去了,我也回到了家鄉。回到了父母的身邊。】

終於寫完了,早見看著寫完有2萬字左右的《歸途》。從頭開始整理,又檢查了一遍冇有什麼問題。不由得高興點點頭,這可是她的第一篇小說,光是想想就成就感滿滿。

這篇文章寫的是一篇整體偏日常輕鬆的旅行日誌。

在文章名稱下麵標明日常輕鬆的標記後,她整理好文搞,用若邪的一邊把文搞包起來,這可能是我之後吃飯的保證之一,可得好好保護著,,不能弄壞了。

收拾好東西,早見躺在箱子堆的角落裡麵,毯子一邊蓋一邊墊,再枕著那些文搞。腦子裡不自覺的想著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睡不著,就抬頭看著縫隙外的月亮。

潔白的月亮,高高的掛在小巷子的上空,銀色的月光透過縫隙照到早見身後的牆壁上,一切都顯得是那麼的如夢似幻。真希望這一切都是夢啊!早見困得意識模糊的想。

最後抵不過睏意,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見醒來已經中午了。去便利店買了飯糰,就準備去找一家合適的出版社。

找到一家可以免費看書的舊書店,在裡麵找到往期最熱銷的月刊,看了起來。

看了幾本終於確定幾家本地的出版社。其他地方的出版社也不是不行,但是太遠了。她還小,去外地不安全。

而且對她這種急需要用錢的人來說就不太合適了。

現在備選的出版社有

橫濱出版社,橫濱這個地方最大的出版社,要求高,福利好,但就是簽約太嚴格,不一定能簽上。可以去投稿。

文藝出版社,不大不小的規模,作者水平參差不齊,待遇什麼的也還可以。可做第二選擇。

詩社出版社,這個主要是出版詩歌,小說的占比不大,不作考慮。

現在橫濱文壇凋零,出版社也倒閉了很多家,隻有橫濱出版社還在堅持週刊,其他的基本都是月刊了,隻有偶爾時期週刊。

所以說橫濱出版社就是在橫濱最好的選擇了。為了更快賺到錢,選擇週刊更好。

決定好之後,早見就準備出發去橫濱出版社。

還冇有走出舊書店,就看見昨天晚上碰到的紅髮危險人物,小心翼翼的退回書架後麵,偷偷觀察著他。

織田作之助進到書店的時候,就發現了那個和太宰愛好一致的小女孩,實在是太明顯了。在書架後,自以為小心翼翼的看著,對於前殺手來說,這和直接看冇什麼區彆。

織田作之助和早見對視一眼,看著你縮了回去,他感覺你有點像貓貓,還是那種怕生的貓貓。

可惡,這個紅髮大叔也太敏銳了吧。她一探頭就看過來,真的是,還是等他出去了再走吧。

這個紅髮大叔怎麼買這麼多書,羨慕,真有錢。

織田作看著她一直在那呆著也不動,走過去問:“是遇到什麼困難嗎?”

“啊,冇什麼困難。”看織田作之助過來問她,下意識的就回答了。反應過來,早見有些緊張的看著他。

“大叔,你是有什麼事嗎?”

織田作看著有些緊張的早見,安撫開口道:“我剛剛看你一直看我,以為你是認識我?或者有什麼事找我幫忙?”

看他語氣很溫和的問她,冇什麼惡意的樣子。

在心裡打量著這個大叔:「是啊,這個大叔是橫濱本地人,又會來書店逛逛,對小說,出版社這些肯定有一些瞭解。何不問問他對出版社這方麵的情況!而且,他本人好像也冇有那麼凶,見我看著他,以為我遇到什麼困難什麼的,人應該挺好的吧。」

想了一會兒,最終早見抿了抿唇,還是決定開口問一問:“是有一點事想問一下。大叔,你知道有哪家出版社比較好嗎?我寫了一個短篇小說,不知道投那個出版社比較好。

大叔,可以給個意見嗎?”

這個問題可就是問對人了,織田作之助很想寫小說,也對出版社這方麵進行過一些瞭解。

謹慎起見,織田作之助還是多問了一句。“不知道你對出版社有什麼要求嗎?”

“靠譜,不壓榨人,福利好的。大概就這些吧!”早見當然不能說要來錢快的,她還是有那麼一點點好麵子的。而且不論織田作之助怎麼回答,都隻是做個參考而已。

織田作仔細回想了一下,他知道的那些出版社那些符合要求,最後篩選出一家出版社。

“在離這裡七八條街的地方有一家出版社比較符合你的要求。對新人作家很友好,福利也是橫濱本地出版社之中最好的,作家需要做的事情很少,編輯大多數都會負責作家的一些瑣事,讓作家安心寫作。而且這家也是橫濱本地最大的出版社,它就叫橫濱出版社。”

和她想的一樣,看來大叔並冇有因為她是小孩子就隨便應付她,知道了想知道的,早見就和紅髮大叔認真道謝後,離開了舊書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