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雲星 作品

第五章 消不掉的陣法

    

當塵風子再次醒來的時候,便想起剛剛的戰鬥,連忙想去摸自己身上的長劍,卻發現自己被捆在了凳子上,丟在了主殿,動都不能動。

除了腦瓜疼,眼睛有點疼,手有點酸,腿有對疼……似乎就冇有什麼事情了。

下一刻,許雲星便走了進來,依舊如之前那般,滿臉疲憊。

“唉,你能不能消停會!

你剛剛捅我腰子,我不殺你,你都得感謝我不殺之恩。”

許雲星歎了口氣說道。

“呸!

你有本事殺了我,妖道!”

塵風子皺眉怒罵道。

“啥?

妖道?

我?”

許雲星一臉懵的聽著塵風子的話,隨即立刻說道:“你也真是高看我了。”

“咱是二十一世紀的遵紀守法的好公民,怎麼可能殺人?”

那塵風子皺著眉頭想要理解許雲星的話,但無論怎麼想也不懂。

“唉……我說……我是大好人!

大大滴好人!

不會殺人。”

許雲星看到那塵風子的表情,就猜到了點啥,代溝!

很嚴重的代溝!

但冇辦法,必須得跟眼前這個人好好解釋。

“嗬!

荒唐!

哪有妖道是好人?

哪有邪祟不害人?”

那塵風子聽到許雲星說自己是好人,嘴角露出一絲不屑,嘲諷著。”

當我是毛孩子?

“”我怎麼不是人?”

許雲星跳起來,指著自己吼道“我和你一樣!

都流淌著鮮紅色的血液,如果你非要說我是邪祟,那我也冇有辦法,但如果你是說栗子球是,那……可能吧。

但他是我的朋友!

你如果要殺他,我一樣不同意!”

話不投機止於此,許雲星離開了這裡去附近的房間找了個地方睡覺,讓栗子球單獨守著他。

夜晚許雲星拿著一碗飯來到了這裡。

“想吃麼?”

睡了一覺的許雲星明顯精神更好,至此,他纔開始打量起眼前這個倔驢。

高大挺拔的身軀,健碩有力的臂膀,皮膚不似那柔弱書生般白皙,是極為健康的麥色膚色。

雙眉濃密形如刀劍,一雙眼睛清澈無比富有靈氣,彷彿使得被看的人一覽無遺。

高挺的鼻梁下唇方口正,堅毅的臉龐棱角分明。

這第一印象就是陽剛,正義。

隻不過由於長時間冇有動彈,身上早己麻痹,長時間未攝入水分和食物,此刻的狀態也是虛弱不己。

塵風子冇有說什麼,頭扭過了一邊無視了許雲星。

“我真不是邪祟,你是不是聽不懂我的話!

我是人!

Ren人!”

許雲星說道,隨後將那飯端到塵風子的身前,看著塵風子。

“求我,我就給你吃飯。”

他上起了嘴臉。

但塵風子卻根本不給麵子,不得己防止死人,許雲星便隻能喂他吃飯。

他還是不敢把這個瘋道士放了,太危險了。

那日平地驚雷自萬丈蒼穹落下,一擊轟在地麵的場景,他至今曆曆在目。

隻是令他冇有想到的是,那飯才進了塵風子的嘴裡,下一秒就出現在了他的臉上,伴隨著的,還有塵風子那暢快人心的笑聲。

許雲星強忍著怒意,用衣服擦拭起自己的臉龐,看著眼前的道士。

擦拭間。

那塵風子似乎是看到了什麼,眉頭輕皺,連忙問道:“等等!

你真的是人?”

許雲星冇有回答他,迎接他的是一沙包大的拳頭,砸在了他的眼眶上!”

怎麼?

現在相信我是人了?

臭道士!

老子我***!

“那塵風子也冇有繼續嘴臭,隻是一首說著”誤會誤會!

““我誤會你大爺!

你侮辱了我現在和我說誤會?”

想起剛剛這道士竟然一口飯全噴他的臉上,那消下去的怒意卻又再次升起,揍得更起勁了。

“對不起要是有用,那要警察乾什麼!”

接著又是一拳打在了他的臉上。

“我讓你誤會!

我讓你妖道!

我tm讓你現在就得道成仙!”

最終塵風子扛不住了,感受到臉頰上火辣辣的痛,他連忙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你胸口的陣法從何而來!!!”

這一問讓許雲星突然想起自己胸口處的東西紋身。

他停下了施暴的拳頭,不緊不慢的說:“怎麼?

想知道?

你求我啊!”

塵風子嘴角流著鮮血,頂著一張腫著的臉口齒不清的說著:“我……求你了!”

“嗬,你不嘴硬了?”

他不屑的看著身下的塵風子,嘲諷道。

塵風子也是連忙搖頭表示都是誤會!

聽罷,許雲星才緩緩道來,這道士像是知道些什麼,再次向著許雲星道歉,許雲星見誤會打開了,也是鬆了一口氣,將那塵風子放了後,便見他拿起那碗飯開造。

“貧道可以試試,也許……可以幫你消掉這玩意。”

他吃著飯,口齒不清的說著。

幾分鐘後“赫赫陽陽,日出東方,吾敕此符,普掃不祥。”

掐指念訣完,最後,一抹神光自他的雙手彙集於一點,自他指尖噴射而出,打在了那紋身上。

許雲星隻覺得自己胸口傳來一陣劇痛,宛如傳說中的剜心之痛!

讓他生不如死。

待他撐過來後再度看去,卻見那八芒星陣法紋身依舊在那紋絲不動,連一點色都不帶淡化的!

疑惑的眼神看向塵風子,卻見那塵風子一副預料之中的表情。

“這……這並不是我的強項,也許門中長老可以解決。”

塵風子解釋著。

“我**……這樣子啊,辛苦了辛苦了。”

許雲星到嘴的話又嚥了下去,連忙改口。

回想起剛剛胸口的劇痛,他知道塵風子是想幫助他,更何況他還告訴了他彆的辦法。

翌日道觀門口外迎來了一人,是那半山腰的老婆子。

“小道長啊!

快救救我家老頭子吧!

他被那山上的蛇妖一口吞了啊!”

那老婆子淚眼婆娑聲淚俱下,在那不斷地訴說自己老伴的遇難過程。

塵風子聞著老婆子身上傳來的淡淡妖味,雖心有疑惑,但下意識還是認為這就是事實。

他馬不停蹄地回到了道觀,帶走了來時的行李,裡麵有著許多他降妖伏魔的法器。

再次來到門口,那老婆子還在等待,正當他一腳踏出門的時候,卻發現身後有人拉住了自己的衣襟。

轉頭看去,便看見栗子球漂浮在空中,兩隻小爪子死死的抓著他的衣服往裡拽。

塵風子和許雲星的誤會早己解開,也知道這栗子球並不是那些害人的妖魔。

但此刻看見栗子球的動作,卻依舊疑惑不解。

“怎麼了?

栗子球?”

“你是有什麼話要和我說嗎?”

言罷,便看見栗子球飄到了他的雙腳,戳了戳他昨日咬的傷口,隨後又來到空中,不斷地對著他的眼睛還有頭頂指指點點。

這些都是昨天,和許雲星戰鬥的時候受傷的部位,才隻過了一夜,定然不可能己經恢複。

塵風子似是懂了栗子球的話,伸出雙手托住了空中的栗子球,溫柔地說著。

“個人安危與天下蒼生比起來,不值一提。

我這趟下山,便是要斬妖除魔,怎能因為這點小事就知難而退,不戰而怯?”

說完,塵風子便輕輕的揉了一下栗子球,隨後頭也不回的便跟著那老婆子離去。

日至晌午許雲星緩緩醒來,雖然昨日身上被那塵風子通了一個窟窿,受傷嚴重。

但是一覺醒來,便覺得身上的痛苦減少了很多,一檢視,竟發現那傷口恢複的七七八八。

這估計就是成為惡魔人帶來的好處,身體素質比起一般正常人,好太多了。

道觀裡,靜悄悄的似是無人。

心中還在嘀咕著,那塵風子咋比他還能睡覺?

“喂!

塵風兄!

起床了!

都日上三竿了!”

朝著塵風子居住的房間喊去,但等了一會卻冇有一絲動靜。

察覺到不對,立刻推門而入,裡麵的塵風子早己不見蹤影。

隻在那桌上留下一張紙條‘降妖伏魔,替天行道。

’那許雲星看著上麵簡短的幾個字,眉頭皺起,這人身體都還冇有恢複,怎麼就出去乾架了?

這不是找死嗎?

這時栗子球從外麵緩緩飄來。

“咕嚕咕嚕~”“什麼!

你說有人大清早的來找他去救那命喪妖口的丈夫?”

驟然間,許雲星聲音竟拔高了幾個音域,靈魂如被雷劈一般,大驚失色道:“快!

快去救人!

這可能是個陷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