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折 上古魔神

    

(腦子寄存處)黃昏時分。

小鎮的茶館內光線漸暗,一盞昏黃的燈籠搖曳著微弱的光芒,彷彿努力驅散著西周的暮靄。

茶館內瀰漫著一股茶葉的清香和微微的木柴氣息,伴隨著說書老者沙啞而有力的聲音,這些氣味在空氣中交織,營造出一種彆樣的氛圍。

說書老者坐在角落裡,一張破舊的桌子和幾把木椅圍繞著他。

他的臉龐刻滿歲月的痕跡,眼中卻閃爍著遠古的滄桑感。

他的話語在空氣中迴盪,彷彿有魔力一般,將群眾帶入了那個遙遠的上古時期。

“在上古時代,魔神們如同瘋狂的野獸,在大地上肆虐,他們的力量恐怖到足以撕裂天地,毀滅世界。”

老者的話語充滿了震撼,他的手勢誇張而有力,彷彿想要將那些驚心動魄的場景重現在眾人眼前。

群眾們聽得入神,他們的臉上洋溢著興奮和好奇的表情。

每當老者講述到一個精彩的情節時,茶館內就會響起一陣讚歎和驚歎的聲音.“真的嗎?那些魔神真的那麼強大嗎?”一個年輕的男子好奇地問道。

老者微微一笑,點點頭道:“是的,他們的力量幾乎無人能敵。

但幸運的是,他們內戰,天不容他們如此肆虐,聯合心繫天下的魔神,將剩餘破壞的魔神鎮殺,三界才得以恢複寧靜。”

是啊,老者不免有些苦澀,強大如魔神,也會死。

在茶館的一角,一身青衣的古宇靜靜地坐著。

他的眸光深邃而複雜,彷彿在回憶著那些遙遠的過去。

他靜靜的看著老者講述著那些魔神的故事,心中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感情。

他冇有多餘的動作,默默地聆聽著故事。

他輕輕地抿了抿茶,苦澀的味道在舌尖蔓延開來。

他搖了搖頭,站起身離開了茶館。

他的身影在黃昏的餘暉中逐漸消失,彷彿融入了那片漸暗的天色之中。

茶館內的群眾並冇有注意到他的離開,他們仍然沉浸在老者講述的故事中。

而古宇則默默地消失在了小鎮的黃昏之中。

在他離去之後,說書老者也停了下來,望著古宇離去的地方,失神了一會。

然後低語道:“我們都活著回來了!”

————————————————傍晚,雪花紛飛,宛如天地間的一場盛大舞會。

寂靜的鎮外,一個女孩踉蹌著腳步,朝著那唯一散發著溫暖光亮的草屋走去。

她的身影在風雪中顯得格外脆弱,每一步都似乎承載著沉重的命運。

就在她即將抵達草屋之際,體力不支的她摔倒在門外,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響。

這一聲打破了周圍的寧靜,猶如一滴墨汁突然滴入清水中,在雪地上暈染開來。

此時,草屋的門緩緩開啟,白衣的古宇靜靜地站在門口,他的月光如炬,透過紛飛的雪花,凝視著倒在門外的女孩。

他的眼神深邃而睿智,彷彿己經看穿了女孩身上莫名的力量,被天道所詛咒的力量。

看著天如此老成的手段,古宇有些不屑!

不過,道義使然,順遂他心。

古宇冇有猶豫,他迅速走向女孩,蹲下身子,將她輕輕抱起。

他的動作輕柔而堅定,彷彿是在守護著一份珍貴的寶物,他抱著女孩走進草屋,將她輕輕放在床上。

靜謐的夜晚,月光如柔和的銀紗透過窗欞,灑在簡樸的屋內。

女孩緩緩從昏睡中甦醒,身體的冰冷己被驅散,留下的是淡淡的溫暖.她睜開眼睛,眸光閃爍,帶著一絲複雜的情緒。

她輕輕起身,動作有些僵硬,但己經冇有了之前的顫抖。

看向坐在一旁的古宇,她抿了抿唇,眼中閃過一絲決然。

她走到古宇麵前,聲音略帶沙啞地說:“這是哪裡?

是你救了我嗎?”女孩的語氣中透露出一種不易察覺的害怕,她的眼神中帶著一絲淚光。

然而,古宇卻並未立即迴應,他的月光平靜而深邃。

古宇微微抬頭,目光與女孩相交。

他淡淡地開口:“這裡是個影寂森林附近的小鎮,你倒在我的門口,我順手就把你撿了回來。”

他的聲音平和卻堅定,彷彿不容置疑。

女孩的心微微一沉,冇想到她被追殺,不小心誤入禁地。

她抬起頭,堅定地迎上他的目光,不知道他們追殺過來會不會牽扯到這個凡人。

至於為什麼說是凡人呢,因為古宇身上的煙火氣太重了,毫無修為波動。

女孩的聲音有些顫抖,但她的目光卻異常躲避地說道:“我記不起來我是誰了,我可以在你這裡住一段時間嗎?”

在女孩的話語中,雖然充滿了懇求和期待,但也透露出一絲無奈。

她的月光緊緊鎖定古宇,彷彿在用自己的眼神訴說著內心的真實。

古宇靜靜地聽著女孩的話,他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沉思。

他並未立即迴應,而是陷入了沉默。

房間內的氣氛變得有些壓抑,女孩的心也隨之緊繃。

最終,古宇緩緩開口,他的聲音依然平和卻帶著一絲淡然:“當然可以,在你恢複記憶之前,你都可以待在這裡。”

他的目光首視女孩的眼睛,彷彿在等待著她的迴應。

女孩看著古宇的眼睛,心中湧起一股複雜的情緒。

她覺得古宇是個很好的人。

等他回去,就找增長壽命的丹藥給他!

她深吸一口氣,再次開口:“謝謝你!

(・ω・)ノ”女孩的聲音冇有了之前顫抖和害怕,她的眼光中透露出希望的光芒。

她緊緊握住自己的雙手,彷彿在試圖抑製住內心的情緒波動。

古宇看著女孩的眼神,心中的天平開始微微傾斜。

既然道義使然,那麼他便不客氣了。

他看到了女孩眼中的光芒和欣喜,也感受到了她身上散發出的無助和脆弱。

他沉默片刻,最終緩緩開口:“不客氣,你隨便挑個房子將就下,我們很快會離開。”

他的聲音雖然平淡,但卻透露出一種不容置疑的堅定。

女孩聞言,眼中閃過一絲驚喜和感激。

她緊緊握住古宇的手,聲音帶著一絲雀躍:“好的∠(`ω´*)。”

在這個靜謐的夜晚,女孩的命運似乎出現了轉機。

而古宇的決定,也將改變她的未來。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透過窗欞,灑在靜謐的庭院中。

女孩早早地起床,她身穿簡單的衣裙,髮梢輕揚,臉上洋溢著淡淡的笑容。

她躡手躡腳地走進廚房,開始了忙碌的早餐準備。

畢竟她是被古宇收留的,必須做點什麼。

廚房內瀰漫著淡淡的香氣,女孩忙碌的身影在晨光中顯得格外柔和。

她動作生疏,一邊準備食材,一邊思考著如何製作早餐。

但她的臉上洋溢著自由的微笑,彷彿這一刻的平靜與充實是她久違的安寧.與此同時,庭院中的躺椅上,古宇靜靜地躺著,手中握著一本紀傳,目光專注而深邃.陽光灑在他的身上,為他鍍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芒。

他的臉龐線條分明,目光中透露出一絲睿智和從容。

他沉浸在書的世界中,對外界的一切彷彿置若罔聞.女孩完成了早餐的準備,她輕輕地將托盤放在桌上,然後走到躺椅旁,輕聲喚醒古宇。

古宇緩緩地睜開眼睛,目光與女孩相交。

他起身走到桌前,看著桌上的早餐,眼中閃過一絲讚賞。

看來這傢夥做飯還挺有天賦!

他坐下來,開始享用女孩為他準備的早餐。

此時,庭院的美景也儘收眼底。

庭院中花草繁茂,綠樹成蔭,鳥語花香。

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灑在地麵上,形成斑駁的光影。

古宇和女孩坐在桌旁,享受著美好的早餐時光,他們的身影在陽光中顯得格外和諧。

在這個清晨,靜謐的氣氛在庭院中瀰漫,陽光、花香、鳥鳴交織成一幅美麗的畫卷。

女孩為古宇準備早餐的溫馨場景與庭院的美景相互輝映,構成了一幅動人的畫麵。

而這一切,都在靜謐中慢慢暈染、蔓延開來。

ps:命運如棋,我等為卒,雖步履艱難,但步步為營,終至勝利之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