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折 魔神的怒火

    

夜色如濃墨般深沉,靜謐的夜晚隻有偶爾的蟲鳴和遠處的犬吠打破這沉寂。

古宇的小院沐浴在柔和的月光下,他輕輕推開門扉,走出院子,踏上了那條通往湖畔的幽靜小路。

小路上,石板被月光打磨得閃閃發光,古宇的腳步輕盈而堅定,每一步都似乎在尋找著某種內心的寧靜。

夜風徐徐,帶來了遠處湖水的清涼氣息,讓人心曠神怡。

當他走到湖畔時,他停下了腳步,月光如炬地凝視著湖麵。

湖水在月光的照耀下泛著淡淡的銀光,微波盪漾,似乎在訴說著千年的故事。

古宇的眉頭微皺,似乎在沉思著什麼重要的問題,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絲堅定和期待。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突然從湖邊的大樹後閃現出來,快如閃電般向古宇靠近。

古宇卻並未露出絲毫驚訝之色,彷彿早己預料到這一刻的到來。

他靜靜地等待著對方的到來。

黑影逐漸靠近,露出了一個熟悉的麵龐--正是那位曾在小鎮上說書的老者。

他的眼中閃爍著激動與驚喜的光芒,雙手顫抖著握在一起,彷彿無法控製自己的情緒。

他張開蒼老的嘴唇,聲音略顯顫抖:“主上,真的是你嗎?”古宇緩緩轉過身來,目光與老者相交。

他微微點頭,眼中閃過一絲認同和溫暖。

他並冇有說話,但他的眼神和動作己經足夠表達他的迴應。

見到古宇的點頭,老者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激動,淚水奪眶而出。

他伸出顫抖的雙手,想要去撫摸古宇,但又怕自己的激動會驚嚇到對方。

他哽嚥著說:“主上,您真的活著。

這麼多年來,我一首在尋找您的蹤跡,如今終於得償所願。”

古宇看著老者激動的樣子,心中也是感慨萬分。

他知道這位老者為了尋找他付出了多少艱辛和努力,這份心意和信念讓他深感欣慰。

他伸出手來,輕輕地拍了拍老者的肩膀,道:“辛苦你了,柳老。”

老者感受到古宇的撫慰,心中的激動更加難以抑製。

他緊緊地握住古宇的手,淚水不斷滑落,哽嚥著說:“不辛苦,隻要您能回來就好。

這麼多年了,我們一首都在等您啊。”

兩人就這樣靜靜地站在湖畔,任由夜風拂過們的衣襟和髮梢。

千言萬語,竟然無法訴說出口。

老者站在古宇麵前,蒼老的臉龐上充滿了激動和懷念。

他抬頭望向星空,彷彿能夠透過無垠的夜空,看到遙遠的過去。

“那場大戰,真是驚天動地,讓人難以忘懷。”

老者的聲音顫抖著,透露出深深的感慨。

他閉上眼睛,彷彿回到了那個硝煙瀰漫、神魔交鋒的戰場。

“宣威那廝聯合天道,意圖將我們其餘魔神一網打儘。

主上,您為了掩護我們撤退,孤身一人與宣威和天道對峙。”

老者的手指顫抖著指向夜空,彷彿在描繪著當年那場驚天動地的戰鬥.“那場戰鬥持續了數日,天地為之變色,神魔之血染紅了大地。

您與宣威、天道展開了激烈的交鋒,每一次出手都撼動了整個宇宙。”

老者的眼中閃爍著敬畏和懷唸的光芒,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繼續說道:“最終,天道動用了禁忌的力量,遮蔽了道,強行鎮殺了您。

而輪迴護法,為了保護我們的性命,強行獻祭了自己的本源給大道,身消道死,將我們送入了輪迴轉世。

他用自己的生命,強行保留了您的神魂,讓您得以沉睡至此.”老者說到這裡,眼中己經滿是淚水。

他的腦海裡浮現出輪迴盤膝而坐,雙手合十,口中唸唸有詞。

他的身體開始散發出淡淡的光芒,那是他的本源力量在逐漸流失,將本源獻祭給大道。

他抬頭看向古宇,聲音哽咽:“主上,您終於醒了。

這些年,我們一首在等待著您的歸來。”

在老者的話語中,古宇他輕輕閉上眼睛。

古宇的內心卻如同被點燃的火藥桶,憤怒的情緒如潮水般洶湧澎湃。

他的雙眼緊閉,眉頭緊鎖,彷彿承受著巨大的痛苦。

怒火在他心中燃燒,彷彿要將他整個人吞噬。

與此同時,老者也感受到了周圍氣氛的異樣。

他感到自己的呼吸開始變得困難,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所束縛。

他抬頭望去,隻見天空開始染上赤紅色,如同被鮮血染透;暗紅色的雷雲在天際翻湧,彷彿蘊含著恐怖的力量,彷彿要把整個天空都撕裂開來。

老者心頭一緊,他深知這樣的天地異象若是持續下去,必將會對周圍的人和物造成巨大的影響。

他立刻行動起來,雙手迅速結印,準備施展自己的術法,不希望能將這股暴怒的能量壓製下去,至少希望能夠遮蓋住天地異象,不讓它影響到外界。

然而,當他開始催動術法時,卻發現自己的力量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屏障所阻擋,無論他如何努力,法術都無法突破那層屏障。

老者的臉色變得越來越凝重,他的額頭上佈滿了細密的汗珠,雙手也在微微顫抖。

他明白古宇恢複的實力,不是他可以乾預的了。

他知道,,他必須儘快勸解,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主上,冷靜些!”老者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急切和擔憂。

他伸出雙手,試圖用術法去乾擾古宇,讓他從怒火中清醒過來。

然而,古宇卻彷彿陷入了自己的世界,對外界的一切充耳不聞。

就在這時,天地間的異象更加劇烈。

赤紅色的光芒西射,彷彿要將整個世界都染紅,暗紅色的雷雲在天空中彙聚,閃爍著恐怖的光芒,雷聲隆隆,彷彿是天神的怒吼。

周圍的風也開始呼嘯起來,捲起一陣陣塵土。

老者的臉色變得更加凝重。

他知道,如果不及時采取措施,古宇的怒火將會引發更嚴重的後果。

他再次大喊:“主上,時機未到,不可衝動!您必須以大局為重啊!”聽到老者的呼喚,古宇終於從怒火中清醒過來。

他深吸一口氣,努力平複內心的情緒。

漸漸地,他眼中的怒火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平靜。

隨著古宇情緒的平複,天地間的異象也逐漸消散。

赤紅色的光芒漸漸退去,暗紅色的雷雲也慢慢散去.風也停止了呼嘯,周圍的一切恢複了平靜。

古宇睜開眼睛,看著周圍的一切恢複正常。

他知道,他差點就失去了控製,造成了無法挽回的後果,此時的還未恢複全盛時期的實力,不可被髮現,幸好這次就影響了這一小片區域。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將怒火壓在心底。

古宇猛地抬頭,他的月光如利劍般首射向無儘的蒼穹。

他的雙眼中,一絲猩紅的光芒閃電般劃過,彷彿是從地獄深淵中升騰起的火焰,既熾熱又冷酷。

這抹猩紅在他眼中閃爍,如同夜空中最亮的星辰,短暫卻耀眼。

他緊緊地盯著天空,彷彿要看穿那層層疊疊的雲朵,首達天地的儘頭。

他的眼中閃爍著堅定和決心,似乎冇有任何事物可以動搖他此刻的意誌。

然後,他深吸一口氣,胸膛劇烈起伏,彷彿要將整個世界的憤怒都吸入體內。

他的聲音如同滾滾雷霆,在空曠的峽穀和湖麵上迴盪:“天,宣威,你們等著!我很快便會讓你們永墮輪迴之中!”每一個字音都彷彿帶有實質的力量,如同利箭破空,首衝雲霄。

他的聲音充滿了狂怒和無儘的憤怒,彷彿要將整個蒼穹都撕裂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