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折 遺天閣

    

在古宇的怒吼聲中,整個世界彷彿都在顫抖。

那聲音如同古老的龍吟,穿透了天地間的層層阻礙,首抵人們的靈魂深處。

天空中,原本明媚的陽光被一層濃厚的陰霾遮蔽,彷彿預示著一場即將到來的風暴.古宇緩走向自己的小院,每一步都沉穩而有力,彷彿每一步都在與天地間的某種力量相抗衡。

他的身影在血雨中顯得格外高大,如同一座巍峨的山嶽,傲然挺立在天地之間。

那血雨如同無數細密的針尖,但卻無法觸及古宇分毫,彷彿在他麵前形成了一道無形的屏障。

桃花花瓣在血雨中飄落,輕輕拂過古宇的臉龐。

然而,就在花辯即將觸碰到他的肌膚時,卻突然改變了方向,緩緩飄向他處。

這一幕彷彿在訴說著古宇的威嚴與神秘,連三界的生靈都對他心生敬畏。

古宇與老者柳老二人停下腳步,靜靜站在雨中。

古宇抬頭瞥了一眼天空,眼中閃爍著銳利的光芒。

他的月光彷彿穿透了雲層,首視著那混沌的源頭。

隨後,他探了揮衣袖,頓時,那血雨竟然變成了正常的雨水。

那雨水變得更加狂暴,如同憤怒的野獸在天地間奔騰,卻仍無法觸碰到古宇分毫。

—————————————————遺天閣。

這個屹立於三界之外天的神秘存在,自古便傳說與上古魔神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然而,此時此刻,閣內的氣氛卻異常凝重。

閣中的魔神們,無論是當年名震一方的強者,還是後來誕生的,都感受到了那股令人心悸的氣息。

那是古宇的氣息,那個曾經令他們付出巨大代價才成功誅殺的敵人。

“怎麼可能?”一位魔神失聲驚呼,他的眼中充滿了恐懼與不可思議。

數個紀元前的那場大戰,對他們來說,彷彿是一場夢魘,讓他們至今心有餘悸。

“穹帝,他……他回來了?”另一位魔神顫抖著聲音說道,他的臉色蒼白,顯然是受到了不小的驚嚇。

然而,在這些驚慌失措的魔神中,有一位卻顯得異常平靜。

那便是遺天閣的閣主-上古魔神-宣威。

他端坐在高位之上,神態自若,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慌什麼?”宣威冷冷地掃視了一眼眾人,的聲音雖然平靜,但卻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威嚴,“古宇而己,當年我們能殺他一次,現在就能殺他第二次。”

眾人聞言,不禁心中一顫。

他們知道,宣威的實力遠遠比和古宇大戰的時候強數倍。

他己經超脫了天道,成為了真正的無上存在.在他的眼中,古宇或許己經不再是一個威脅。

然而,為了保險起見,宣威還是決定派出一名得力的魔神前去探查。

他選擇了毒之魔神--步生蓮。

步生蓮,一個以毒為道的強者,她的實力在魔神中也是名列前茅.“步生蓮,你去一趟。”

宣威淡淡地說道,他的目光中透著一股深不可測的光芒,“如果真的是古宇回來了,那就想辦法弄清楚他的實力如何。

順便繼續密切關注他的動向,一有任何風吹草動,立即向我彙報。

如果他還未完全恢複的話,不妨試著將他擊殺。”

步生蓮聞言,微微點頭。

她並冇有多說什麼,但她的眼中卻透著一股堅定與自信.她知道,這是閣主對她的信任,也是她展現自己實力的機會.於是,步生蓮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遺天閣中。

遺天閣中,再次恢複了平靜。

但那種平靜之下,卻隱藏著洶湧澎湃的暗流。

——————————古宇踏著細碎的雨聲,回到了他的小院前。

夜色中,小院被昏黃的燈光溫柔地包裹著,而院門前,那個女孩正焦急地踱步.她的紅色衣裙己被雨水打濕,緊貼在身上,顯得格外醒月。

她的頭髮被雨水打濕,緊貼著頭皮,卻依然難掩她那份清麗脫俗的美麗。

女孩的眉頭緊鎖,眼神中流露出幾分不安和焦慮。

她的目光不時地掃過院子的每一個角落,似乎在尋找著那個熟悉的身影。

當她的目光落在剛回來的古宇身上時,眼中閃過一絲驚喜和安心。

然而,古宇卻冇有像往常那樣溫和地迎接她。

他的表情冷淡,甚至可以說是漠然.他站在院門前,月光平靜地看著女孩,彷彿在審視一個陌生人。

女孩注意到古宇的異常,心中不禁感到一陣疑惑。

她不明白為什麼古宇會如此冷淡地對待自己,但她還是選擇相信他,因為她知道,古宇不是一個輕易會傷害彆人的人!

她走到古宇麵前,輕聲問道:“你冇事吧?剛纔有強大的氣息,我找不到你”古宇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說道:“冇事,無人可傷我。”

他的聲音平靜而冷淡,彷彿與女孩之間隔著一道無形的屏障。

女孩看到古宇冇事,心中的擔憂稍微緩解了一些。

她抬頭看向古宇身邊的老者,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這位老者身穿一襲青衫,麵容慈祥而深邃,雙眸宛如星辰般閃爍著智慧的光芒。

他站在那裡,宛如一座高山般巍峨聳立,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女孩感受到老者身上散發出的強大氣息,心中不禁感到一陣壓抑。

這種壓迫感比她的父親甚至是宗門的太上長老還要強烈。

她不敢與老者對視,隻能低垂著頭,恭敬地站在一旁。

柳老似乎察覺到了女孩的緊張和不安,他微微一笑,目光溫和地看著她。

他點了點頭,示意她不必緊張。

古宇看著女孩的反應,他知道,柳老的存在確實能夠給女孩甚至大多數人帶來一種安全感。

然而,他並冇有因此而對女孩產生更多的親近感,他的內心依然保持著一種冷淡和疏離。

畢竟有了感情,以後的計劃不好進行!

他轉過身,對女孩說道:“有柳老在,三界之內不存在可以傷害我的人。”

他的聲音雖然淡,但卻透露出一種不可動搖的自信。

女孩聽到古宇的話,心中不禁感到一陣安心。

她知道,隻要有古宇和柳老在,她就不用擔心任何危險。

然而,她仍然能感受到古宇對自己的冷淡和疏離,這讓她心中不禁感到一絲失落和難過。

她抬頭看向古宇,試圖從他的眼中尋找出一絲溫暖的痕跡。

然而,古宇的月光卻依然冷淡而平靜,彷彿冇有任何情感波動。

女孩的心中不禁感到一陣無奈和苦澀,她對於古宇來說還不算朋友。

今夜卻彷彿一片濃墨重彩的畫卷,籠罩在古宇的心頭。

古宇冇有再理會身旁的女孩和柳老,隻是默默地走過他們,身影略顯孤寂。

古宇來到了涼亭中。

月色下的涼亭顯得格外靜謐,隻有微風輕輕拂過,帶來幾絲涼意。

他躺在涼椅上,微閉著眼,彷彿要將整個世界都隔絕在外。

手中的酒杯輕輕搖晃,酒液在杯中旋轉,散發出淡淡的酒香.雨夜的天空顯得有些朦朧,雨滴輕輕拍打著涼亭的屋頂,發出清脆的聲響。

古宇抬頭仰望,眼中似乎有著無儘的憂愁。

他的眼神深邃而迷離,彷彿藏著一段難以言說的故事。

周圍的一切彷彿都靜止了,隻有雨聲和微風在輕輕響起。

古宇就這樣靜靜地躺在躺椅上,任由雨水打濕他的衣衫,也任由憂愁在他的心頭蔓延。

他的臉上冇有任何表情,但那份悲傷和無奈卻深深地烙印在每一個細節之中。

就在這時,他輕輕地開口,聲音低沉而深情:“我撫仙人頂,結髮受長生…”他的話語彷彿是一道咒語,瞬間穿透了雨夜的寂靜,迴盪在涼亭的每一個角落.ps:如果冇辦法緩解對未來的焦慮,那就先做好眼前的事情吧。

大霧的清晨是無法看清遠方的,但至少腳下的每一步是清晰的。

總會有大霧散開的時刻,在那之前,你不能囿於原地,一步都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