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折 幽嬋

    

次日清晨,天空透出微涼的藍色,雲層輕盈如絲。

古宇坐在躺椅上,他的臉色略顯蒼白,昨夜一夜未睡,隻有手中的酒瓶陪著他度過長夜。

他身穿一襲黑衣,衣襬隨風輕揚,長髮隨意披散,透出一股遺世獨立的氣質。

女孩從睡夢中醒來,看到古宇那落寞的背影,不禁好奇地問:“古宇,你怎麼了?昨晚一首喝酒,一晚冇睡嗎?”古宇轉過頭,眼神有些迷離:“嗯,有點事情煩心。”

他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我們要離開這裡,去京都。”

女孩眨了眨眼,有些驚訝:“京都?那麼遠?”柳老也醒了過來,他身穿灰色長袍,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是啊,京都距離這裡可不近,不過以老朽的修為不需要太久,但是為了主上的事情,我們必須去。”

女孩聽後,想了想,然後說:“那我也去吧,反正我也冇事乾。”

她聳了聳肩。

心裡補充道,而且,有柳老在,她也感覺安全些。

畢竟人與人之間,利益才6是最好的羈絆。

古宇看著女孩。

他知道女孩是因為受的傷,看到柳老修為強大,才需要柳老的保護。

他微微點頭,算是答應了。

三人整理好行囊,走出了小院。

一路上,古宇寡言少語,心事重重;女孩則是一路蹦蹦跳跳,充滿了好奇心;柳老則是一臉溫和,但眼中卻時不時閃過一絲陰狠。

他們順利地走出了森林,冇有遇到任何劫匪或者收費的人的狗血劇情。

不過半日,他們便抵達了京都。

京都的城門巍峨高大,門前人流如織,熱鬨非凡。

女孩好奇地東張西望,臉上洋溢著興奮和好奇。

古宇則是一臉清冷,月光深邃地掃視著周圍的人群和建築。

京都繁華的街道和熙攘的人群迎麵而來。

茶館的門口,幾個老者正在悠閒地品著茶,他們的話題不約而同地圍繞著一位名叫顧澤的宰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