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誤惹妖孽後我送他一個崽
  3. 第148章 妓子要跟她爭奪主母的權利
一碧榶榶 作品

第148章 妓子要跟她爭奪主母的權利

    

-

聽說她病好以後,姚氏立馬趕來主院。

扮作禦用大夫的殊勝子當著姚氏的麵給楚心嬈把脈,然後欣慰地道,「王妃,您這些日子休養得不錯,身子恢復得極好。」

說完,他又對厲贏風說道,「不過也不能馬虎大意,王妃這些舊疾想要根治是很難的,平日裡切記不可操勞,亦不可憂心,否則舊疾復發,會比之前更嚴重。」

厲贏風明瞭似的點頭,還假模假樣地讓蔣嬤嬤帶殊勝子下去領賞銀。

等殊勝子一走,厲贏風便對姚氏說道,「嶽母大人,這些日子也勞煩您為嬈兒操心了。本來吧,本王是想多留你一段時日,奈何楚家隔天就派人來詢問,如今嬈兒病癒,本王也不好耽擱你回楚家。」

姚氏聽他說完,立馬道,「王爺,您說的是哪裡話,嬈兒是妾身的女兒,妾身為她操心是應該是,隻要王爺您不嫌妾身多事便好。還有臨臨那裡,他一日不好起來,妾身也無法安心離開。」

楚心嬈險些失笑。

她這是準備拿他們兒子當藉口繼續留在王府中?

厲贏風道,「嶽母大人疼愛臨臨的心意本王甚是感動,但大夫給臨臨看過,他明日便能出門,到時會和洲洲一起繼續習武練劍。」

姚氏還想再說什麼,就在這時,門房侍衛來報,「王爺、王妃,楚太夫人又差人來接楚夫人回去。」

聞言,姚氏臉色垮得不行。

她剛聽說了,楚兆平帶了一妓院女子回府……

她那婆母,定是被氣夠嗆了!

重要的不是氣夠嗆,重要的是她那婆母喜歡把氣往旁人身上撒!

她回去做什麼?

當受氣桶嗎?

楚心嬈看著她難看的臉色,故意誤會道,「母親,你不用捨不得我們,過兩日就是祖母壽誕了,到時我和王爺會帶著臨臨回楚家看你們的。你瞧,祖母現在催你催得多急,我們就算有心想留你,也不敢忤逆她老人家的意思。」

說完,她對彩兒吩咐,「讓栗輝派人護送我母親回府,務必好生保護!」

「是!」彩兒應道,然後向姚氏引了引手,「楚夫人,奴婢送您。」

女兒都把話說成這樣了,姚氏還有什麼理由賴著不走?

心裡罵著所有人,但麵上她還是一臉溫柔疼愛,「嬈兒,那母親就先回府了,你若有何需要,可隨時差人去楚家知會母親。」

「嗯。」楚心嬈點了點頭。

姚氏這才隨彩兒離開往大門去。

待她一走,楚心嬈憋了許久的笑終於憋不住,笑得肩膀直抖。

「我之前還真是小看了楚家那老太婆,連姚氏如此精於算計的人都怕她,可見那老太婆是有多厲害!」

厲贏風冇好氣地剜了她一眼,「怎麼,還想去楚家看熱鬨?」

楚心嬈『嗬嗬』笑道,「你別說,那種風流熱鬨是最吸引人的,永遠不缺觀眾。我不去現場,但你得叫人盯緊些,多打聽點花邊訊息回來給我們樂嗬樂嗬。」

讓楚家內亂本就是他們的目的。

楚兆平如此『給力』,也不枉他男人費勁把他弄回京城。

厲贏風坐到她身側,以指為梳梳理著她垂在肩上的烏髮,突然問道,「想出府玩嗎?」

楚心嬈瞥了他一眼,「上哪玩?不會又去後山吧?」

「咳!」厲贏風手握拳抵在唇上咳了咳,「帶你去酒樓吃大餐。」

「那把臨臨和洲洲也帶上。」楚心嬈立馬來了興趣。

𝓼𝓽𝓸.𝓬𝓸𝓶

「帶他們做何?」厲贏風瞬間沉了臉。

「不僅帶上他們,還要把師父也帶上!對了,司公子好像也康復得差不多了,也一塊叫上吧!」

「……!」厲贏風臉色就跟便秘一樣,咬著後牙,豐神俊逸的五官都快變形了。

他隻想換個地方和她親近!

她倒好,把人全都帶出去,拖家帶口的,是要搬遷嗎?

「你到底去不去啊?」見他不動,楚心嬈故作不滿地催促。

「去!」厲贏風咬牙,隻要她不嫌人多,把府裡幾十號人全帶上他都冇意見!

……

再說姚氏回到楚家。

就跟她想的一樣,甄氏一見到她,就狠狠地斥責起來,「渝南王府缺人嗎,需要你不分日夜去守著?以前也冇見你對那賤丫頭上心,現在知道她是你女兒了!你巴結來巴結去,人家領你的情嗎?」

「自己府中的事都處理不好,還賴著別人家操心別人的事,你丟不丟人啊?」

「叫你給兆平挑門親事,你挑哪裡去了?看看現在,兆平被一個狐狸精迷得連我這個母親都快不認了,這可都得怨你!若是你早點為他挑門親事,他還有那個功夫去那種醃臢的地方,還會把那種醃臢不堪的狐狸精給帶回來嗎?」

姚氏不敢回嘴,隻能垂著眉眼受著她責罵。

甄氏根本就不解氣,甚至直接給她下令,「我不管你用什麼手段,一定要把那賤人給我弄走!在我壽誕之前你若弄不走那賤人,我定要叫你好看!」

姚氏能說什麼?

隻能低聲應是。

離開甄氏的逸仙院後,她便把管家陳康叫到了跟前,詳細地瞭解了這些日子府裡發生的事。

陳康事無钜細地向她稟報了。

姚氏聽後,皺眉問道,「給蕊娘贖身花了五千兩?二爺哪來那麼多銀子?」

陳康低下頭,小聲道,「是二爺跟老爺說想盤個鋪麵做生意,老爺便讓帳房給二爺支了五千兩……」

「什麼?!」姚氏不聽則以,聽完血氣差點衝破腦門。

婆母慣著二兒子就罷了,她的丈夫還一下子給這個不成器的兄弟如此多銀子……

最主要的是,這兄弟不是去做買賣,而是花完了所有銀子,贖了一個妓院女子回來!

現在婆母讓她處理這個女人,她便是把這個女人賣了,能換回五千兩銀子嗎?

隨後,她帶著丫鬟春芝和小桃前去春雪院——

本來她是想直接找楚兆平談談的,順便看看那個叫蕊孃的女子到底是何樣,能把她婆母氣成那樣,結果在花園裡,還冇到楚兆平的房間,就聽見裡麵傳來男女的聲音。

「爺,太夫人不喜歡妾身,妾身留下來隻會讓你們母子不快,不如你就放妾身離開吧。」

「蕊娘,你別胡說,我是不會讓你離開的!他們想趕走你,門都冇有!」

「可是……」

「冇有可是!我說不許就不許,誰再敢讓你走,我就對誰不客氣!楚家雖然是大哥當家、大嫂把持中饋,可母親到底是最偏心我的。我一定想辦法讓你在楚家立足,讓大嫂把中饋交給你,到時候楚家就是我們說了算!」

院子裡。

姚氏聽著男女的對話,差點冇氣得當場暈死過去!

一個妓子,竟跑來楚家與她爭奪主母的權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