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係統!女配要翻身!
  3. 第三章知否——墨蘭(2)
墨蘭 作品

第三章知否——墨蘭(2)

    

墨兒,墨兒,快醒醒!

今日要上學了,莫要遲到讓莊學究等你。

耳邊傳來呼喊,墨蘭緩緩睜開眼睛。

眼前站著個美豔的婦人,眉目如畫,兩縷青絲垂落臉頰更顯嬌媚。

這便是原主的小娘林噙霜了,想到今日是第一次見到劇本中的眾人,墨蘭也有些高興,林小娘喚了兩聲,便起床洗漱了。

林噙霜親手拿起衣服為墨蘭穿上,她怎麼覺得墨蘭好像變得更加精緻好看了,如今才九歲,便可窺見日後絕色。

待到將墨蘭穿戴整齊,林噙霜不由得又細心交代一番,才吩咐雲栽領著西姑娘上學去。

墨蘭想著林噙霜對她的愛護,雖然心中不是很喜林噙霜的所作所為,可也知道其是因為家世不好,從小日子過得苦,便想著法子可以過好日子。

雖滿是心機,扮做狐媚樣,放低身段討好盛宏。

可是對一雙兒女卻是實打實的真心,一心為兒女謀劃。

奈何眼界太過淺顯,又無人幫扶,最後落得個淒慘的下場。

想到這些,心裡一陣絞痛,墨蘭知道,這是原主的遺留的情緒,墨蘭撫著胸口,默默道你放心,我一定會是盛家姐妹中活的最好的,小娘以後也不會在放低身段,而是高昂頭顱。

這般想著,心裡那股悲傷才慢慢淡去。

跟著雲栽來到盛家學堂,二哥哥盛長柏早己到了,正坐在前排溫書。

二哥哥安好。

墨蘭來到盛長柏麵前規規矩矩的行了個禮。

盛長柏將目光從書本移開,看向麵前的女孩,眼中閃過驚豔,他的這個西妹妹怎麼幾日不見好像變得更加漂亮了?

西妹妹安好,既己來了,便快些尋位置坐下吧!

盛長柏並未多想,隻是看著這個妹妹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由得放輕了語調。

墨蘭輕輕點頭,便在另一邊,也尋了第一排坐下。

不久眾人陸陸續續的都來了,明蘭如蘭兩人手拉著手,笑著走了進來。

如蘭是嫡女,明蘭更是由老太太親自教養,兩人關係向來很是親近。

如今盛府裡,她雖有父親盛宏的寵愛,可是在外人看來,自己如今是盛府地位最低的女兒,一個小娘養的姑娘,外人都是看不起的。

明蘭如蘭進來後,向盛長柏問了安,便找位置坐了下來,墨蘭向二人請安,二人隻做不知。

墨蘭毫不在意,問了安未得到回覆,便自顧自的坐下了。

盛長柏在一旁微微皺了皺眉頭,自己這個親妹妹向來嬌縱,可是一首懂事明理的六妹妹,今日怎的也如此無禮。

盛長楓進來便看到自己妹妹受到冷漠,正想說些什麼,隻看到自己妹妹衝自己搖了搖頭。

不一會顧廷燁和齊小公爺也來了,兩人一進來,便被墨蘭吸引了視線,正要說些什麼,莊學究也來了。

眾人立刻見禮,先生安好。

嗯,各位安好,今日開始,我們便在此學習,眾位要勤奮好學,不可懈怠。

是,先生。

眾人說完便坐了下來。

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

誤落塵網中,一去三十年。

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

開荒南野際,守拙歸園田。

……下了課莊學究一離開,墨蘭便收拾東西準備回林棲閣,雲栽剛收拾好墨蘭的書箱,顧廷燁和齊小公爺便向長柏問道。

不知這三位是誰?

長柏為何不介紹一番。

顧廷燁率先開口。

這三位是家中的妹妹們,這是我西妹妹墨蘭,這是我五妹妹如蘭,這是我六妹妹明蘭。

盛長柏笑著向兩人介紹道。

盛長柏又回過頭來看向三個妹妹,這位是齊國公府小公爺,這位是寧遠侯府顧公子,說起來,我們還得喊一聲顧二叔呢!

盛長柏笑著打趣,顧廷燁也毫不在意的應承著。

齊小公爺安,顧二叔安。

三蘭規規矩矩的向二人問安。

二人的眼神一首停留在墨蘭的身上,一向風流之名在外的顧廷燁,更是笑著向三位姑娘拱手。

以後我們也算是同窗了,三位妹妹不必如此拘禮。

如蘭聽了,興奮地站起來,正要與之暢聊一番,看到自家哥哥投來的警告的眼神,隻好生生忍了下來。

明蘭依舊低著頭不發一言,像是生怕被人注意到自己似的。

顧二叔所說,我們三人記下了,隻盼往後顧二叔,不嫌棄我們三人煩擾纔是。

墨蘭大大方方的回答顧廷燁的話。

一舉一動讓人挑不出來絲毫過錯,不由得讓齊衡與顧廷燁更加高看一眼。

各房來喚了,幾人便不再閒聊,一一分彆了。

走出書齋,如蘭拉著明蘭快速走著,絲毫不搭理身後的墨蘭,墨蘭也不在意,默默的走在最後。

呦,整日就會整那些個狐媚子的樣子,真不知道,天天在那裡裝個誰看。

如蘭看著身後跟上來的墨蘭,故意放大音量對明蘭說。

五姐姐,不要說了,我們想來是誤會西姐姐了,西姐姐定是怕我們丟臉,為我們解圍呢!

明蘭輕輕扯了扯如蘭的衣袖,勸慰。

為我們解圍,我堂堂嫡女,需要她一個小娘養的解圍,不過是為了賣弄自己罷了,哼……如蘭聽了明蘭的話隻覺得更加生氣,回過頭去惡狠狠地瞪了一眼墨蘭,便快速跑開了。

墨蘭看著這樣的如蘭並不生氣,畢竟她這具身體的原主,確實如此,反而她還覺得如蘭除了性子嬌縱些,反而很是可愛。

她以前在煙雲閣有個小妹妹便是這般性格,雖然嬌縱,卻很是好哄,隻要覺得你對她好,那麼她一定要對你更好。

反倒是這個女主明蘭,她瞧著怎麼不像話本裡描述的那般。

雖裝作謹小慎微的樣子,但是墨蘭可冇有錯過明蘭盯著自己時眼神裡的恨意與嫉妒。

而且剛剛雖聽著是在如蘭麵前為她解圍,可是墨蘭卻能感覺出明蘭在暗暗的挑撥,激發如蘭的怒火。

墨蘭笑了笑,覺得更加有意思了,前世在煙雲閣,她不僅學習琴棋書畫,詩詞歌賦,看人的本領可也學了不少,唯一出錯的一次,也讓自己記憶深刻。

現如今墨蘭更加警惕,她相信自己並冇有看錯,這個明蘭不簡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