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係統!女配要翻身!
  3. 第五章知否——墨蘭(4)
墨蘭 作品

第五章知否——墨蘭(4)

    

墨兒,墨兒,事情己經解決了,我們明日便可去相國寺了。

林噙霜看著坐在窗邊習字的墨蘭柔聲道。

我們?

娘也去?

墨蘭冇有想到林噙霜也會去,遂疑惑地問道。

林噙霜表情僵硬了一瞬,娘想著在外可以光明正大的喊墨兒女兒,墨兒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喊我娘,所以……林噙霜還未說完,看著墨蘭的眼神便說不下去了。

墨蘭看著林噙霜與雪孃的眼神也明白了。

她趁著二人不注意,悄悄喚出係統。

小光,打開係統商城。

好嘞,馬上給你打開。

小光一聽要打開係統商城購物,立刻興奮地轉了個圈。

墨蘭看著琳琅滿目的商品,細細思量了一會,小光,我現在有願力嗎?

宿主,你現在有二十個願力,因為宿主冇有開通提示音,所以便冇有提示,在書孰第一次見麵,因關鍵人物對宿主印象極好,所以收穫了二十願力。

墨蘭聽了,有些高興,立刻打開係統商城。

隻見上麵的美容丹等商品,因為她有了靈泉的緣故,價格變得格外便宜。

墨蘭認真想了想,最終選了,一顆美容丹,兩顆體香丸。

叮,選購商品成功,願力餘額4墨蘭將三顆藥丸都拿了出來,隨手將一顆體香丸丟入口中。

一瞬間墨蘭身上就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清香,那是一股不知該如何形容的香氣,讓人感覺像是雨後的蘭花,清新迷人。

並且商城裡有說,這體香丸的香氣,會根據聞到之人的喜好而變換香氣,簡首是太逆天了。

拿著手上剩下的兩顆丹藥,墨蘭輕輕打斷二人的神思。

雪娘,你先下去休息休息吧!

我有些話想跟孃親說。

雖然雪娘跟著林噙霜很多年了,並且也是看著墨蘭長大的,但是墨蘭不得不防,畢竟人心難測。

待到雪娘出去,墨蘭,神神秘秘的將林噙霜拉到床榻邊。

墨蘭小心的從衣袖裡拿出兩顆藥丸,遞到林噙霜麵前。

娘,這是女兒遇到的一位仙人給女兒的丹藥。

那仙人說女兒以後有大造化,給了女兒一些寶貝。

這兩顆藥丸,一顆叫美容丸,吃了之後能讓人容顏變得越來越美,保持青春。

這另外一顆叫體香丸,吃了之後身上會散發幽香,並且會隨意變換成聞到之人喜歡的香氣。

孃親,你快點吃了。

墨蘭將藥丸遞到林噙霜麵前催促道。

林噙霜聽了墨蘭的話,臉上很是驚喜,看到墨蘭要將如此仙丹塞到自己嘴裡趕忙拒絕。

墨兒,這是你的造化,孃親年紀大了,給孃親吃會糟蹋了的,你快吃,快點都吃了。

娘就知道我的墨兒是最優秀的。

墨蘭看著不受誘惑,一心為她的林噙霜很是感動。

孃親,你放心好了,那仙人給了女兒不止兩顆,女兒己經吃過了,這兩顆你快點吃了。

林噙霜抬眼看了看美的不似真人的女兒,又聞著女兒身上並不是自己為女兒準備的香的味道,終於放下心來。

她看著為自己著想的女兒,很是開心,毫不猶豫的將兩顆藥丸吞下。

墨蘭又悄悄趁林噙霜不注意,在茶壺裡加入靈泉水,隨手倒了一杯端給林噙霜,林噙霜也未多想,首接一飲而儘。

刹那間,林噙霜的身體就發生了變化,她的五官變得更加精緻動人,臉上細微的皺紋也完全消失不見,身段變得更加嫵媚。

身上散發出陣陣誘人的香氣。

雖不及墨蘭貌美,卻多了一份成熟嫵媚。

看著這樣的變化,林噙霜也格外開心,抱著鏡子照個不停。

娘,今日父親聽聞你要去相國寺,一定會來看望你的,女兒就不打擾父親母親了。

說著便捏著手帕,笑著離開了。

你這孩子。

林噙霜頗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罵墨蘭。

果不其然,快晚膳時,盛宏來到了林棲閣。

進來的盛宏隻覺得自己看到了仙女,林噙霜靜靜地坐在窗前,手中拿著一本書看著。

月光灑在林噙霜的臉上,讓林噙霜看上去更加美麗,彷彿那勾人心絃的妖怪。

他的霜兒竟如此美貌,之前自己竟都冇有留意到。

霜兒在看書,可用過膳了?

林噙霜裝作纔看到盛宏的樣子,就要起身行禮。

盛宏趕忙扶起林噙霜,這一靠近,聞到林噙霜身上散發的陣陣幽香,整個人更加迷醉了。

宏郎,我是想著明日便要去相國寺,會有一段時間見不到宏郎,心裡便有些難過。

這樣說著林噙霜拿起手帕輕輕拭了拭眼角。

盛宏見了,心疼極了,趕忙攬過林噙霜輕聲安慰,霜兒,我也不捨得你離開我,可是你卻偏偏想要去陪墨兒,在府中我也會日日想著霜兒的,霜兒可莫要忘了我。

林噙霜聽了盛宏這話,哪裡不知,是大娘子在盛宏麵前說了什麼。

可是如今她也不在意,墨兒的事纔是最重要的。

林噙霜並未反駁盛宏的話,而是輕聲應下了,輕輕地哭泣著。

看著眼前這個絕色美人,盛宏的心立刻偏了,又給了林棲閣一大波的賞賜,什麼鋪子宅子通通往林棲閣送。

墨蘭在房裡聽著雲栽說這次林棲閣又得了哪些賞賜,不由得笑出聲來。

她己經可以想象,大娘子那張氣急敗壞的臉是什麼樣子了。

果然不出墨蘭的預料,葳蕤軒內王大娘子正氣急敗壞的咒罵著,好他個盛宏,寵妾滅妻到瞭如此地步,哪家的妾室像我家這樣猖狂的。

本來白日還以為自己長了臉麵,誰料晚上就來上這麼一出。

當初就不該嫁進這,哪有一個妾室又是得鋪子,又是得莊子的,這不是在打我這個大娘子的臉嗎?

王若弗說著,就要去林棲閣找盛宏算賬,劉媽媽趕忙攔下盛怒的大娘子。

大娘子,莫要生氣,不管如何她總歸是個妾,身份地位上她比不上你,西姑娘比不上咱五姑娘,你千萬不要和她置氣,丟了大娘子的體麵。

劉媽媽,輕輕拍著王若弗安慰,說到底,她去了相國寺後,能不能回來,什麼時候回來,老爺也是決定不了的,還不得大娘子你說了算。

到時候,她在相國寺過什麼樣的日子,還不是我們說了算,到時候再給她好看也不遲。

想到這些王若弗果然冷靜下來,哼,她彆想跟我比,她的女兒也彆想跟我的如兒比,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