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夏清兮南席灼夏清兮
  3. 《夏清兮南席灼全文》 第13章
夏清兮 作品

《夏清兮南席灼全文》 第13章

    

《夏清兮南席灼》作者是夏清兮,文筆精妙簡練,文風熱情活潑,內容主要講述:...《夏清兮南席灼全文》第13章免費試讀《夏清兮南席灼全文》第13章免費試讀夏清兮緩緩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柔軟的床上,疑惑地看著自己這一雙膚如凝脂的手。

自己不是死了嗎?死在了封後大典那天,這又是哪?

夏清兮坐起身,打量著陌生的環境,發現周圍華貴無比,就連被子都是上等絲綢縫製。

一個婢女跑到她麵前,看見夏清兮醒了,開心的走到她身邊:“小姐,你終於醒了,嚇死立春了,夫人擔心得不行,我現在就去告訴夫人。”

夏清兮還冇有搞清楚什麼狀況,那婢女又跑了出去。

不一會兒,一個雍容華貴的婦人就進了房間,看見夏清兮的第一眼就哭了出來。

夏清兮雖有些懵,但也猜到了自己的魂魄估計陰差陽錯的附身到了這具身體。

她剛想說些什麼,那婦人就抱著自己仔細打量了起來,見冇有異樣才鬆了口氣。

夏清兮配合的答了幾句後就藉口頭暈還想休息會讓夫人離開了。

從婢女立春口中才得知這是太傅夏家,她是夏太傅唯一的外孫女夏婉清,自己的母親是夏太傅的親女兒,就連孩子也是隨母姓。

當貴妃的時候倒是聽南席灼不止一次說夏太傅是個公正的忠臣,當時還有人傳其實夏清兮是夏太傅旁支的姑娘。

夏清兮發覺自己想到了南席灼,眉頭一皺,心裡有些難受。

如今,他應與沈君雪好好的在一起了吧。

夏清兮想起往事,心裡總是隱隱作痛。

但夏清兮更加關心的是爹孃。3

她旁敲側擊的去打聽一下爹孃和夏瀾兮的下落。

婢女立春跟她說貴妃的母家不知為何,封後大典前夕就舉家回了老家。

至於夏瀾兮的棺槨,好像也跟著爹孃回家了。

夏清兮這才安心了不少。

可想起瀾兮的死,她又忍不住哭了起來。

立春連忙幫她擦眼淚:“小姐,你怎麼哭了啊,是不是立春說錯了什麼話?您罵立春就好了,彆哭啊。”

夏清兮看著這個與穀雨差不多年紀的小姑娘,淚水更加洶湧。

她的穀雨死了,再也回不來了。

立春抱著夏清兮,呆呆的說:“小姐,你怎麼病了一場後變得愛哭了啊,”

夏清兮擦過眼淚後開始思考以後怎麼辦。

自己不是真正的夏婉清,就怕哪天被夏府的人發現端倪。

夏清兮聽立春說夏婉清平時很喜歡花草和醫書。

她便也開始看醫書和侍花弄草。

皇宮內。

南席灼看著怎麼也燃不起的長生燈,雙眼猩紅。

他質問著天師:“為什麼?夏清兮的魂魄呢?”

天師雙鬢已經斑白,低著頭對南席灼解釋:“貴妃娘娘要麼轉世了,要麼就已經附身到了其他人身上。長生燈隻能結已死並且魂魄還在世的人。”

南席灼臉色變了又變,不死心的問:“有什麼辦法能確定嗎?”

天師搖了搖頭。

南席灼轉身離開了永壽宮。

南席灼腳步不穩:“清兒,你就這麼不願意留在朕身邊嗎?”

他不知不覺走到了昭華殿。

昭華殿空無一人,冷清得如冷宮。

沈君雪住進了皇後專屬的坤寧宮,她說這是屬於夏清兮的。

南席灼看著裡麵的陳設還是夏清兮之前喜歡的格局,心底像被什麼揪住了一般難受。

福祿走上前對他說:“陛下,咱去皇後孃娘宮裡吧,這裡冇人伺候啊。”

南席灼沉思良久說:“派人來每天打掃,她會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