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毫 作品

第2章

    

-

這時傳來開門的聲音,隨後米樂的爸爸米紅豆走了進來。

“老薑怎麼樣了?”夏小荷轉頭問米紅豆。

“要住幾天院,王麗在醫院陪他,超市也要關門一段時間。”米紅豆也走來沙發旁,在地上坐下,打開一罐啤酒喝。

“老薑中風,有冇有打電話告訴薑柏旭?”

“王麗要打電話告訴,老薑不讓,說小薑在大城市上班,離縣城這麼遠,回來又不方便,打電話告訴他,也是白讓他擔心,不如不告訴,讓他安心在大城市工作。”米紅豆回答。

“這倒也是。”夏小荷點點頭。

“爸,所以你和老薑和好啦?”米樂問。

米紅豆突然臉紅,不說話。

“那就是和好了。”夏小荷說。

“米樂,你今天相親怎麼樣?”米紅豆轉問米樂。

米樂停下手裡令人歡樂的啤酒和烤串。

空氣瞬時凝固。

媽媽夏小荷抬頭專心看電視,爸爸米紅豆低頭研究啤酒罐上的生產廠址。

米樂仔細拍了拍手臂,撣乾淨從烤串上粘到手臂上的孜然粒,然後盤起雙腿,坐直身體,表情可以形容為麵無表情,也可以形容為非一般的端重。米樂先看向夏小荷,喊一聲“母親”,又麵向米紅豆,喊一聲“父親”。

母親和父親緊張地看著米樂。

“女兒米樂,正式通知母親和父親,我不會結婚,也不會再去相親。家裡也不許在我麵前提相親和結婚這兩件事。”

夏小荷鬆一口氣說:“好的。”

米紅豆卻無限傷感地說:“米樂,今天我送你薑伯伯去醫院,突然有種很悲傷的感覺,這種悲傷,是那麼強烈,讓我突然之間,產生一個領悟。”

夏小荷和米樂都看著米紅豆。

米紅豆緊張得咳了一聲,接著才說:“這個領悟就是,我們人老以後,隨時都可能會死。”

夏小荷聽了這句話,捂住嘴巴,差點哭出來。

米紅豆拍了拍夏小荷的肩膀,愈加悲傷地說道:“米樂,如果我和你媽媽死了,到時候你一個人在這世上,可怎麼辦呢?想到我的米樂,一個人孤零零地活在這世界上,我就心痛得無與倫比。所以,在醫院裡,我下定決心,在我死之前,一定要看見你找到一個知心愛人,和他結婚,相伴到老。這樣就算我和你媽媽不在你身邊,你也不會孤單了。”

“爸,你說得太感人了,我的想法被你改變了,我決定九十歲結婚,這樣你和媽媽一百二十歲之前,就能看見我結婚了。”

“米樂!”米紅豆生氣喊道。

“你活到一百二十歲,可比我九十歲之前找到一個知心愛人容易。”米樂也生氣,喊得比米紅豆更大聲。

“米樂,算爸爸求你,再相一次親,一次,就最後一次。”米紅豆立刻改為哀求。

“不。”米樂無動於衷。

“米樂,你知道嗎,爸爸年輕時,也相了很多次親,所以我理解你的感受,因為我當初也發誓,再也不相親,情願打一輩子光棍。可是,就在我下決心不結婚的時候,有人把你媽媽介紹給我,我決定就試最後一次。結果你猜我們後來怎麼樣了?”

米樂看著米紅豆,米紅豆自己也有點無語。

“米樂,你爸說的這件事是真的,他和我說過,在他完全放棄結婚的打算的時候,我卻出現了。所以米樂,你也可以試最後一次。也許那個人會出現,也許不會出現。不管怎樣,試最後一次。”夏小荷溫柔緩慢地道。

“那我再相最後一次親,如果冇有成功,你們保證不會再在我麵前提相親和結婚這兩件事。如果你們違背約定繼續提這些事,我就離開家去山上的庵裡當尼姑。”

“嗯嗯,我保證。”米紅豆連忙伸出手指發誓。

米樂走進商場,拿出手機看了看,約定的時間就快到了,但是新買的皮鞋磨腳,走得越快腳被磨得越痛。米樂一拐一拐,痛得齜牙,走進直升電梯後按三樓,趁電梯冇有其他人,把腳伸出皮鞋舒展舒展。

米樂抬起腳,歪過頭看被磨得通紅的腳後跟:“受這麼多罪,就為相個破親。駱可可,一個大男人居然叫可可。嗬嗬。可可,還挺能裝,相親約在書店,頭一次相親有人約在書店。書店不就是讓人打瞌睡的地方。這樣也好,大家坐在書店裡,各自打瞌睡,連話都省得說,打完瞌睡各自回家。這樣相親多省事。這樣的相親就不是折磨,而是休息了。哎呀,不錯也,這樣相親真不錯,不得不說可可是個天才。”

“叮”,三樓到了,電梯門打開,米樂穿好鞋,匆匆走了出去。她不習慣遲到,雖然對相親不抱任何希望。

約定地點是書店門口。米樂走出電梯冇多遠,就看見微信照片上的相親對象,拘謹地站在書店門口,向兩邊行人略帶膽怯地搜尋張望,路邊行人經過時也都會多看他兩眼。

米樂捂緊心臟,她本已死去的心,此刻突然複活,正砰砰直跳。

米樂愣在原地,還未走近就已經緊張到臉耳通紅。她不知道這個反應算不算正常,畢竟這是第一次見到真正可用“英俊”二字形容的臉。彆人用照片美化樣貌,可他的照片卻掩蓋了他的美貌。

對方的目光搜尋到米樂,忙衝米樂點點頭,然後小步跑向米樂。

米樂也從花癡中反應過來,忙向對方小跑過去。

“你好你好。”

“你好你好。”

他們迎麵而跑,差點碰到頭,都慌慌張張地問好,然後又都笑了。

“等了很久嗎?”米樂抱歉地說。

“冇有冇有。”對方連忙搖頭。

兩人互相看一眼,又急忙轉過頭躲避,然後又轉回頭,目光再次相遇。兩人一起微笑起來。

“你真人比照片好看。”對方匆匆忙忙拋下這句,臉紅地低下頭去。

“啊……謝謝,你也是,比照片好看得多得多。”米樂也匆匆忙忙回答,答完臉紅地低下頭去。

“謝謝,我叫駱可可。”

“駱可可,好可愛的名字。我叫米樂。”

“米樂的名字也好可愛。我們進去書店吧,我聽王阿姨說,說你爸爸說你喜歡看書。因為我也喜歡看書,所以就約在了書店。”

“嗯嗯。”米樂笑眯眯地點頭,頭一次對喜歡添油加醋胡亂宣傳的爸爸產生深切的感激之情。

兩人進去書店。米樂想拿高架上的一本書,踮腳去拿,夠不到,便跳起腳去夠,就在這時,洛可可的身體朝她覆蓋過來。在這一分鐘,他們之間的距離隻有零點零一毫米。在這一分鐘,世界上的聲音統統消失,隻有她的心跳,緩慢又強勁地發出砰-砰-砰的聲音。

“給你。”駱可可把米樂想看的書從高架上拿下來,溫柔地遞給米樂。然後他們之間恢複正常距離。

“謝謝。”米樂低著頭說,剛纔心跳太快,她還冇恢複正常呼吸。

兩人在窗戶旁的地板上,背靠書架相對而坐。

米樂不時把目光從書上挪開,偷偷去看駱可可。但是書本上螞蟻般的文字,對她有種強大的特殊的魔力。她很快睡著了。

當她睜開眼睛醒來,發現駱可可正伸著線條優美的手臂為她遮擋陽光,同時低頭專注地看書。

啊,這浪漫的電影場景,居然發生在現實中,且女主角是她米樂本人。

“這裡太陽曬得讓人想睡覺,要不我們出去外麵走走吧。”駱可可見米樂醒來,溫柔地注視著她的雙眼,說道。

他明明看出她一看書就睡覺,卻不拆穿她,還幫她找理由。

“嗯,出去走走挺好的。”米樂覺得一切太過美好,頭腦暈乎乎的,站起身的時候差點摔倒。

“小心。”駱可可忙伸出手臂扶住她。

米樂看向駱可可貼在她腰間的手掌,駱可可急忙害羞地把手臂抽回。米樂也臉紅地低下頭,偷偷微笑。

他們走到街上,轉角的店鋪,有許多年輕情侶在那裡排隊,原來是在買冰淇淋吃。米樂朝那裡看了一眼,駱可可忙說:“米樂,你在這裡等我一下。”然後就跑去隊伍後麵排隊。

很快駱可可就拿了兩支冰淇淋走回來。他們在河邊柳樹下的一個長椅上坐下,一邊吃冰淇淋,一邊靜靜地看著河水流淌,同時時不時抬起頭,偷偷看彼此一眼。

“米樂,這裡……”駱可可指了指自己的左下巴,示意米樂她這裡粘上了冰淇淋。

米樂忙用手去擦。

“不是不是,這邊。”駱可可說。

米樂用手擦另一邊。

“不是,再下麵一點。”

米樂又伸手去擦,但擦的位置還是不對,冰淇淋依舊黏在她左下巴上。

駱可可從褲子口袋掏出一包紙巾,從裡麵抽出一張,然後小心地靠近米樂,輕柔緩慢地擦乾淨她下巴上的冰淇淋。

到了晚上,他們一起去飯店吃晚餐,吃過晚餐,來到馬路上,兩人都明顯不願意就此分彆。

“如果你不急著回家的話,這附近的春水廣場,晚上八點鐘會放煙花。”駱可可說。

“我不急。”米樂急忙回答。

駱可可寵溺地笑了:“那我們散步過去吧,等下一起看煙花。”

“嗯嗯。”

兩人沿著江邊行走,米樂穿著那雙磨腳的皮鞋,一直忍耐,走了一段路後,腳比白天更痛了,米樂忍不住發出“嘶”的一聲,停下腳步,扭頭去檢查自己的腳後跟。

駱可可也忙停下腳步,蹲下身子,幫米樂脫下皮鞋。她的腳後跟已經磨得紅腫起來。

駱可可忙扶米樂到路邊坐下,把她腳上另一隻鞋也脫掉,然後脫下自己的球鞋,讓米樂穿上。

“不用不用,等下你穿什麼。”米樂連忙拒絕。

“冇事,我光腳走就行,反正也快到春水廣場了。都怪我一直讓你跟我散步,害你的腳受傷。”

“跟你散步很愉快,我喜歡和你一起散步。”米樂說。

“我也是,和你在一起很愉快。”駱可可說。

休息了一會,米樂穿著駱可可的鞋子,駱可可手裡提著米樂的皮鞋,穿著襪子和米樂繼續一起往前走。

兩人走到春水廣場,駱可可拿出手機看了眼時間,七點半鐘,距離放煙花還有半小時,駱可可突然對米樂說:“你在這裡等我一下。”然後急匆匆往沿江店鋪跑去。

米樂看見他往黃金首飾店的方向跑。

“天哪,他要去買戒指?”米樂的心又狂跳了。

這一整天,米樂的心臟都在砰砰亂跳。而每次心臟亂跳,她都不忘擔心自己會不會窒息猝死。

米樂一直緊張地盯著他的背影。他冇有跑進黃金首飾店,而是進去首飾店隔壁的文具店。

“呼……”米樂反而覺得鬆了口氣。

過了冇多久,駱可可就朝米樂跑過來了,臉上帶著傻傻的笑,額頭上冒著細密的汗珠。米樂從包裡拿出紙巾,輕輕為他擦去汗水。

“米樂,可以把你的右手給我嗎?”

米樂伸出手指,駱可可一隻手輕輕捏住米樂的右手無名指,一隻手從口袋裡掏出剛在文具店裡買的自動圓珠筆。

駱可可按下圓珠筆,在米樂的手指上先畫下一顆愛心,然後畫一條圓線。

“啊,你在我手上畫了個戒指。”米樂驚喜地喊道。

“喜歡嗎?”

“喜歡!”米樂大聲回答。

“你等一下。”駱可可又拿圓珠筆,在自己左手無名指上,畫了一個和米樂一樣的戒指。

兩人抬起手,共同觀看圓珠筆畫的黑色愛心戒指。然後朝彼此微笑。

這時候,天空突然發出巨響,開始接連綻放出絢爛奪目的煙花。

駱可可的左手緊緊牽住米樂的右手,他們手指上的戒指交疊在一起。

米樂的眼角潮濕,為這突如其來、浪漫至極的愛情。

“假如我們以後有了孩子,孩子的名字就叫可樂。”在漫天的煙花聲響中,駱可可湊近米樂的耳朵,輕聲說。

“嗯,我們是上天早就註定的緣分。”米樂的回答聲中透出哽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