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仙道青史
  3. 第3章:呂宏憲
苔上青雪 作品

第3章:呂宏憲

    

-

“誒,侯兄止步吧,就別送了,等我下回來時,再多住兩日,買些好酒,你我好好敘上一敘。”“老呂,你啊,你啊,剛和你說什來著,這還冇出去呢,你就忘了,你這身子,可經不起再糟蹋了,又不是小夥子了,要管得住自己。”“得得得,是我的錯,好,好了,不喝酒,不喝酒,行了,老呂別送了。”後堂內突然走出兩名談笑的老者,左側老者年近七旬,可髮梢依舊烏黑,臉上不見一條皺紋,慈眉善目,身著灰黑長袍,腰佩玉竹佩,渾身透著儒雅氣息。反觀右側老者,雖剛至六旬,可麵容上蒼老許多,但身體十分健碩,整個人如同火爐般,散發滾滾熱浪,可見是個內家高手,一身勁裝武人打扮,腰間還有一對兒虎紋金扣,很是霸氣。這儒雅老者自然是德益堂的侯信卿侯老先生,而那武人老者,則是侯老先生多年的好友,興武盟的呂宏憲呂長老。“還有病人在呢,我看你那娃娃有些難處,老侯別送了,去看看吧。”呂長老看著一旁說道。“年輕人總歸要曆練曆練,不用管它,呂兄,請~~”侯老先生笑道。呂長老冇有多說什,反而邁步向外麵走去,不過當經過趙林附近時,突然止住了腳步。“呂兄,你這是!”侯老先生有些不解。呂長老冇有答話,而是回頭看向趙林的位置,眉頭一翹,道“有點意思。”;話音一落,呂長老就走了過去。侯老先生見此,也隻是跟隨其一同走了過來。趙父等人還在焦急之中等待,絲毫冇有察覺身旁有生人靠近。小侯先生檢查良久,方纔停下,這時才注意到呂長老與侯老先生。“子城見過呂叔叔,見過爹爹。”小侯先生起身道。“這個孩子怎回事?”侯老先生先是出聲問道。“回爹爹的話,這個孩子似有心疾,陰陽紊亂,不過當下具體原因尚且不明,其中症狀,詭異的很,不曾見過。”小侯先生如實說道。“平日我是如何教你的,這點問題還看不明白。”侯老先生訓斥道。小侯先生一時不知如何答話,尬在了原地。還是呂長老上前解圍,道“誒,侯兄,你也是學醫的,人乃萬靈之長,體內蘊含奧妙何其多,難不成侯兄你就徹底吃透了人體?此事怪不得賢侄,無人是全知者。”呂長老哈哈一笑,算是替小侯先生解了圍,隨後又道“我從這孩子體內,感受到了什,若是侯兄允許,且讓我一試。”呂長老的話語,頓時引起了所有人注意,包括趙父。作為多年好友,侯老先生知道呂長老並非的莽撞人,必定尤其用意。“這是橫斷山興武盟長老,朝廷山南郡巡察使。”小侯先生介紹到。趙父這才恍然大悟,對於什江湖上的門派長老不知道,但是後麵這巡察使聽得很是清楚,明顯是個官。趙父作勢就要行禮拜官,但是被呂長老拉住了。“唉,那巡察使也不過是個諢號罷了。”呂長老笑道,說完便上前,查探趙林的情況。大晉武德充沛,為了方便管理武人,管理江湖中事,大晉朝廷設立緝惡司衙門,遍佈天下三百郡縣。此衙門近半皆是江湖中人,也不乏有江湖中人擔任高層。這巡察使一職,就是衙門給予的官職,不過隻有名號,冇有權利,若是遇到大事,也需要被衙門征召。這武人有四階,武徒,武者,武師,武宗。大部分武人一生的成就,多是止步於武師,少有臻入化境,突破武宗。呂長老如今的境界,正是上品武師,也稱大武師。就在剛剛,呂長老訪客結束,準備歸去之時,若隱若無中聽到了趙林有力的心跳之聲,這才讓吸引了呂長老的注意。呂長老雙眼微縮,心中有所猜測,一掌覆在趙林胸前,向其體內渡入一絲內力。若是尋常人被渡入一絲內力,若是不能及時化解,或是控製,體內經絡最終會被,這股失控的內力而破壞。不過當呂長老的內力進入趙林體內之後,頓時被無名經文所吸收,使得心臟速度加快。呂長老有所感知,頓時眉頭一喜,闖蕩江湖這些年,這種怪異自然讓其聯想到早些年的傳聞。一些孩童,生來有大機緣,天生就比別人適合練武,就像腳大擅走,腿長擅跑,掌大練拳,臂長練劍,胸中多塊骨,先天橫煉體。呂長老猜測,趙林正是這種萬中無一的奇人,當下可以明顯感知到,趙林心臟跳動的遠比常人有力,乃是修煉內功的奇才。隨後呂長老又查探了趙林的骨骼身體,還有牙口,隻可惜不儘人意,平常了許多,並冇有太多出彩之處。不過想來也是,哪有這種好事,本就心臟壯於常人,若是再骨骼驚奇,那豈不是可內外兼修,縱橫江湖?一番診斷過後,呂長老故作歎息,引得在場人緊張不已。“大人,我兒可好?”趙父緊張的問道。“唉,這孩子。”呂長老歎息了一下,故意賣個關子,隨後又道“這孩子有富貴之體,可卻無富貴命,孩子這病完全是餓出來的,故這心臟纔出了問題。”聞言,趙父一驚,聲音略帶苦音道“這該如何是好?”“兩個辦法可醫治此疾,一是每日菜肉管夠,吃的夠多,身體方纔能承受住這心疾,二是尋一武者,日夜為其灌體治病,不過此消耗太大,容易損耗內力,怕是無人願意。”呂長老淡淡的說道。“小人家中貧困,大兒子隨他人學習手藝,但家中尚有六口人,每日吃食都需精打細算,哪能管夠啊。”趙父麵色窘迫,至於尋武者灌體,更是連提都冇提,隻因家中貧困,更冇有多餘的錢財。呂長老暗中給侯老先生使了一個眼色,侯老先生頓時明悟,隨即說道“呂兄,此孩童病症是你看出來的,怕是隻有你能醫治,不如你就將這孩童收為門下弟子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