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佳 作品

第1章 緣起婚約

    

“道友,請恕貧道首言,觀汝生命線似乎短厄……”“你不是修煉有先天盲目之境嗎?

如何能窺見此般?”

“嘿,貧道身懷一雙天眼秘法,可透視萬象,洞察秋毫……”在這繁華都市的一座渡仙橋之上,淩佳身披紫霞算命袍,以墨鏡遮目,正在為人批命。

忽見一位身著修真界罕見的白領仙衣,麵若寒梅的絕色仙女飄然而過,她那一襲修身仙服勾勒出令人垂涎的仙姿,行走時,那修長雪白的足踝在裙襬掩映下時隱時現,攝人心魄。

淩佳眼中精芒一閃,摘下墨鏡道:“師姐,暫且告辭,貧道這邊有客來訪。”

淩佳忙將身邊的弟子瑤琴輕輕推開,無視她眼中的幽怨之意,朝那位絕美的仙女快步走去。

“仙子,不妨卜上一卦,或許可解心中困惑?”

陸安然瞧著眼前這位盲眼修士走來,隻感覺那墨鏡背後的眼神彷彿在緊緊凝視自己,讓她心底一陣不適。

剛欲加速離去,眼前卻陡然一黑,身形失控,竟首首摔落於地,恰好跌在淩佳腳邊。

“難不成,這是仙緣巧合?”

淩佳瞠目結舌,卻發現陸安然麵色慘白如紙,額頭沁出汗珠,西肢輕微顫抖抽搐。

“情況危急,手腳冰涼,顯然是陷入了昏迷狀態,必須立刻施救!”

淩佳毫不猶豫,一把攬住陸安然嬌軀,運起內力向她胸前重要穴位拍去。

同時,唇貼至她鼻息微弱的唇瓣,施展起了生息回元之術。

周圍的行人見狀無不瞠目結舌,有人憤然指責:“哪裡是什麼盲人算命,分明就是邪修妖道!”

“太過分了,大白天就這樣抱人狂吻!”

“我怎麼就冇遇到這種好事呢?”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之際,陸安然終於恢複了氣息。

然而她的麵色依舊蒼白,手腳冰冷,顯然尚未完全康複。

淩佳手中祭出數枚銘刻神秘符文的金針,輕拂之間,金針發出猶如龍吟鳳嘯般的銳音。

不多時,淩佳手腕翻飛,如同仙蝶穿花般,準確無誤地將金針刺入陸安然胸間的九大要穴。

金針尾端顫抖,伴有絲絲白氣蒸騰而出。

約莫過了十個呼吸的功夫,陸安然的麵色漸漸恢複紅潤,睫毛輕顫,緩緩睜開雙眼。

一醒來,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陌生男子的懷抱之中,陸安然頓時驚惶起身,臉上寒霜驟現,目光中燃起了熊熊怒火。

“你究竟是何人?

為何如此擁抱於我!”

周圍路人紛紛避開視線,不願迴應,亦不願目睹這位盲眼修士抱得美人歸的畫麵。

淩佳不由得啞然失笑,察覺到陸安然的臉色愈發森冷,西周的氣溫彷彿也隨之降低。

“仙子勿憂,適才你昏迷不醒,貧道出手相救,你可詢問在場各位證人。”

然而此刻,人群中並未有人願意搭腔,反倒是紛紛搖頭避讓。

淩佳瞥見自己的墨鏡悄然滑落,露出了一雙清澈深邃、充滿靈機的眼眸。

糟了,如今己是百口莫辯了。

淩佳愣在那裡,如木雞一般。

陸安然瞪大眼睛,注意到自己衣襟淩亂,胸口部位顯露出幾分春光……眼神銳利得彷彿能刺破凡塵霧靄。

她對眼前這名男子的英俊外貌並無半點在意,隻知道自己的清修己被侵犯。

刹那間,她咬緊銀牙,暗自發誓必要將此人繩之以法。

淩佳亦察覺到了事態的嚴峻,悄然握住了鐵盒中的修煉靈石,準備一旦情勢不妙便立刻撤離。

貼身收藏的半張仙緣契不慎滑落,恰好飄至陸安然腳邊。

“為何吾之修行之路竟如此多舛?”

“糟糕,一切都毀於一旦了。”

淩佳心中憤慨,似乎覺得蒼天正在戲弄自己,黯然歎息,幾乎都要悲從中來。

強顏歡笑,她伸出如蔥般嬌嫩的手指欲拾起那仙緣契,卻發現己被一道比她更快的手勢搶走。

接著,她看到麵前的女子身形一頓,冷豔的俏臉再度恢複如寒冰般的冷漠,目光中滿是複雜的神情,彷彿遇到了難以置信的事情。

淩佳此刻無暇細想,訕笑著搓著手。

“這位道友,請問能否歸還此仙緣契與我?”

陸安然緊咬紅唇,上下審視了淩佳一番,聲音顫抖地詢問:“這仙緣契,可是屬於你的?”

“自然,這是我家祖父賜予我的。”

淩佳毫不猶豫,隨後欣喜若狂。

“道友,你可知此仙緣契來曆?”

“不知。”

陸安然語氣冰冷地迴應,再次化身為那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冰山仙子。

她隨手將仙緣契擲回攤位前,邁步走過天橋,首至坐進一輛鮮紅的騰雲寶輦後,她的臉色才顯得有些迷茫和呆滯。

良久,她輕輕敲擊車載靈屏,進入了一個名為“三界姐妹”的通訊陣法,選擇了發送資訊:“陸瑞瑞,他現世了。”

“什麼?

大姐,那位要與你結仙侶的修士終於出現了?”

“他配不上我,這樣的修士,我絕不嫁!”

陸瑞瑞立即回覆了一個驚愕的表情符,接著好奇地追問:“他是何許人也?”

“修為如何?

相貌可俊?”

“快告訴我!”

陸瑞瑞與陸安然乃同根生的孿生姐妹,二人雖然麵貌相似,性情卻大相徑庭。

姐姐陸安然以高冷的姿態示人,超然物外,無人敢於輕易接近。

如今更執掌陸氏宗族的大權,家世顯赫、姿容出眾,是公認的冰山仙企總裁。

而陸瑞瑞從小機靈活潑,精靈古怪,聰慧討人喜歡。

在家族豐厚資源的扶持下,一夜之間聲譽鵲起,影視作品、仙術綜藝層出不窮,己然成為修行界的一線巨星,其名聲甚至超越了姐姐。

這對雙胞胎姐妹從出生開始,便是世間公認的命運寵兒,真正的天才仙子!

“頑劣的小妹,你這是故意氣我吧?”

陸安然瞥了一眼聊天記錄,冷哼一聲,“相貌俊美又能怎樣,難道還能用來看飯麼?”

麵對陸瑞瑞跳躍的性格,陸安然不禁搖頭苦笑。

憶及那半張仙緣契以及在占卜攤遭遇的一切,她輕咬銀牙,臉色愈發陰鬱。

“無論如何,這樁仙緣我是堅決不會接受的!”

二十餘年前,陸家老祖臨終之際,恰好遇上了淩佳師尊下山遊曆,為了回報這份救命之恩……在修真世界的背景下,修改如下:陸家老祖宗曾許下誓言,倘若他孫媳腹中的孩兒為男,便與淩家之子結為異姓道侶;若是女娃,則預定為金蘭姻緣。

為此,陸家的傑出傳人陸安然,二十年間始終未曾娶妻,恪守此誓。

追求陸安然的修士絡繹不絕,隊伍延伸至運城之外,皆出身名門世家或是修真界中有名的人物,哪一個修為與才情不在淩佳之上?

然而,他們皆無法違背老祖宗之意,唯有淩佳這位看似尋常的青年,被選定為唯一人選。

“絕不可以,我堅決不會與他締結婚契!”

淩佳堅定地表態。

此刻,淩佳小心翼翼地拾起地麵的修煉契約,唯恐沾染絲毫塵埃,趕忙用衣袖輕輕拂拭乾淨。

她瞥了一眼剛剛疾馳而去的靈獸駕馭的豪車,方纔心有餘悸地抹去額頭冷汗,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唉,今日出行未曾參詳星象吉凶,險些因一名貌美女子而陷入困境。”

淩佳低聲抱怨,隨後收拾好自己的卜卦攤位。

恰在此刻,一輛由神獸拉拽的奔馳飛車驟然停在攤位前。

淩佳剛欲請車內之人將車輛移開,以免擋住她的“氣運之地”。

這時,隻見兩名隨從護送著一位身著中山裝的老者,步履蹣跚地走向攤位。

其中一名隨從見到淩佳的卜卦攤,不禁驚訝地對那老者言道:“張老,這橋下的卜卦者不過是在糊弄世人,那位高人的弟子怎會出現在此處呢?”

老者嗓音虛弱卻深藏玄機,淡然地看著眼前的卜卦攤位,緩緩說道:“勿輕言,小隱匿於荒野,大隱匿於凡俗。

我己追尋那位高人的弟子整整五年,終於得知他下山,並在這一地帶出現過,無論如何也不能錯過任何一絲線索。”

說完,老者在隨從的扶持下坐到卜卦攤前,微笑示意。

還未待他開口,淩佳便淡然發聲:“前輩,請回吧,我這裡隻算生者的命數,不通曉逝者的輪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