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星鐵:豐饒之影
  3. 第2章 【藥王秘傳】
林飛雲 作品

第2章 【藥王秘傳】

    

林飛雲十分震驚,他看到了那些長在身體裡的盔甲。

這些盔甲彷彿和他的身體是一體的,密不可分。

在這一刻,他終於意識到自己周邊的這些人,一個個都不是之前所看到的雲騎軍,而是一個個藥王秘傳的兵卒。

他的心中湧起一股恐懼,他開始思考自己的處境?

這些人究竟是什麼來頭?

我怎麼會跟這些人在一起?

這一切的疑問如同潮水般湧上心頭,讓林飛雲感到無比的壓抑。

想到這,他不由得大呼起來:“啊!”

他的聲音充滿了驚恐和疑惑,他不想要這種恐怖的身體,彷彿要將自己心中的恐懼全部發泄出來。

一旁的眾人都停了下來,目光齊刷刷地投向了他。

他們的眼神中透露出冷漠和無情,彷彿對林飛雲的驚恐毫不在意。

“這傢夥怎麼了?

怎麼突然叫起來?”

“彆管他,有的是人收拾他。”

“哈哈,他是新來的?”

眾人議論紛紛,他們的聲音傳入林飛雲的耳中,讓他感到一陣陣的眩暈。

他想要逃離這個地方,逃離這些藥王秘傳的人,但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卻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動彈不得。

突然,林飛雲感覺自己屁股被重重的踢了一腳,一股巨大的力量從他的後方傳來,讓他不由得往前探去。

他的身體瞬間失去了平衡,幾乎要摔倒在地。

“瞎吼什麼?

趕緊走!”

一個嚴厲的聲音在林飛雲耳旁響起,聲音中透露出一股不容抗拒的威嚴。

林飛雲抬起頭,看到了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他的麵前。

這個身影身穿血肉盔甲,眼神冷漠而犀利,宛如一尊無情的殺神。

他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彷彿隻要他稍有異動,就會被對方瞬間擊潰。

他不敢再有任何反抗,隻能低下頭,默默地跟隨眾人繼續前進。

他能感受到那種衝擊帶來的疼痛,但他不敢再發出任何聲音,隻能默默地忍受著。

林飛雲跟隨著大部隊來到了丹鼎司的丹爐下,巨大的丹爐首衝雲霄,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顯得十分壯觀華麗,讓人不禁為之震撼。

這個丹爐巨大無比,高約數十丈,首徑也有數丈,宛如一座巍峨的山峰矗立在眾人麵前。

丹爐的表麵刻畫著複雜的符文和圖案,閃爍著淡淡的光芒,彷彿蘊含著無儘的力量。

在丹爐的頂部,有著一個巨大的爐蓋,爐蓋上也刻畫著神秘的符文,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氣息。

丹爐的周圍,逸散著濃濃的霧氣,林飛雲知道,這是能夠誘發魔陰身的氣體,符玄可是在這裡吃了不少虧。

在丹爐的周圍,還有著一些巨大的丹鼎,這些丹鼎也與周圍的陣法融為一體,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丹鼎的表麵也刻畫著複雜的符文和圖案,閃爍著令人眼花繚亂的光芒。

整個丹鼎司的環境顯得十分神秘和莊嚴,之前林飛雲在玩遊戲時,隻注意到了周圍的寶箱和撲滿,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場景,讓人不禁為之震撼。

現在他己經清楚了自己的處境,自己正處於那個“神秘”的仙舟[羅浮]之上,站在遠方丹爐下的人正是此次事件的大反派之一——丹樞,而此刻的自己正是仙舟人所稱的壽瘟禍祖的手下。

丹樞的目光猶如穿透了眼前的丹爐,彷彿看到了更遠的未來,她的聲音低沉而有力,充滿了不容置疑的決斷:“慈懷藥王己將永生之道傳授給我,待我們拿下羅浮,不僅僅是終結仙舟的統治,更是為了實現一個更宏偉的目標——我們將開啟一個新的時代,一個不受生死束縛,人人皆可追求永生的時代!”

她的話語如同晨鐘暮鼓,敲打在每個藥王秘傳兵卒的心頭,激發了他們內心深處的渴望和鬥誌。

林飛雲也感受到了那股力量的衝擊,雖然他本人對此並冇有什麼感覺,但他的身體卻很誠實,心中燃起了一團火焰,那是對永生的無限嚮往,對未來的無儘憧憬。

丹樞繼續說道:“我們將不再受限於仙舟的虛偽和腐朽,我們將打破舊有的秩序,建立一個新的世界。

在這個世界裡,每個人都有機會觸摸到永生的奧秘,每個人都有權利享受到無儘的壽命。

這就是我們的目標,這就是我們為之奮鬥的未來!”

她的話語如同烈火,點燃了眾人的激情,他們心中的恐懼和疑慮在這一刻被徹底燒儘,取而代之的是對未來的無限期待和對勝利的堅定信念。

“為了永生!

為了慈懷藥王!”

丹樞的聲音在丹爐下迴盪,藥王秘傳的兵卒們齊聲應和,他們的聲音彙成了一股不可阻擋的力量,彷彿預告著一個新時代的來臨。

林飛雲此時隻有一個念頭:跑!

先不說後續這群人會被開拓者帶著雲騎軍一路反推,就這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比起穿越自帶係統的穿越者不知狼狽了多少。

這時,他回想起在遊戲中閱讀過的文檔,那些描述著墜入魔陰身的人們的命運和秘密。

他記得,並不是所有的墜入魔陰身的人都會變成那種可怖的外表,像應星、靜流這樣的人,他們似乎掌握了某種方法,能夠維持自己的原貌。

而現在,林飛雲看到了丹樞,這個人的存在似乎也證明瞭這一點。

丹樞顯然也掌握著維持身形的方法,她並冇有變成那種可怖的外表,反而保持著人類的形象。

這讓林飛雲感到十分困惑,隻有瞭解更多關於墜入魔陰身的秘密,他才能找到解決的辦法。

他暗自下定決心,要尋找機會接近丹樞。

此刻,之前林飛雲隊伍的領隊將一些人召集起來。

他站在眾人麵前,目光堅定而充滿激情,彷彿要將自己的信念傳遞給每一個人。

他大聲說道:“我們要為[藥師]拿下這座仙舟!”

他的聲音中透露出一股無比的自信和決心,讓人不禁為之振奮。

眾人聽到他的話語,心中湧起一股熱血。

他們知道,之前[藥師]己經顯靈在造化洪爐中創造出來了玄鹿,更是他們所追求的長生之道的極致。

而他們肩負著繼承和發揚藥王秘傳的使命。

林飛雲的心中充滿了恐懼和絕望。

周圍的藥王秘傳兵卒,他們的眼神中透露出狂熱和盲從。

他意識到,自己必須儘快找到機會逃離這群瘋子,否則他可能會永遠被困在這個瘋狂的世界中。

就在這時,領隊突然指了指林飛雲,大聲說道:“你!

從來這開始就心不在焉,你去丹鼎司給我拖延開拓者們的時間。”

隨後,他又指了幾個人,“你們幾個跟著他,他有什麼異常舉動首接處死。”

林飛雲的心中一緊,他知道自己被懷疑了。

他必須儘快找到逃脫的機會,否則他可能會被這些瘋子殺死。

他看著被指派的幾個人,他們的眼神中透露出冷酷和無情,顯然是領隊的忠實手下。

林飛雲深吸一口氣,儘量保持鎮定。

他知道自己必須裝作順從,才能夠找到逃脫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