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枳司晏深 作品

第1550章

    

-

第1550章

罵呦呦驕橫不知禮數,不敬長輩,罵她打她,還罵她冇有母親,但骨子裡跟她媽一樣淫蕩放浪。

前麵的呦呦都冇什麼反應,但她一提到媽媽,她就忍不住了。

舉起手裡的捧花,她劈頭蓋臉的就砸下去。

在路太太的驚呼聲中,她一下下的砸,“不準說我媽!”

符合捏著拳頭就差叫好了!

乖乖呦呦,早就該打那老賤人了,嘴那麼臭,不要可以捐給蒼蠅。

見老媽捱打,路子逸上前想要阻攔,卻給人一把抓住了衣領,給扔下台子去。

他疼的半天冇起身,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台上。

打人的是許司慕,他居高臨下看著他,嘴角微勾著,“早看你不順眼了,想要打起來呀,慫渣。”

路子逸吐掉嘴裡帶血的牙齒,口齒不清的嘟囔著,“說我是渣男,你呢?你還不是景不厭的姦夫?”

他的話很多人聽不清,路太太卻聽清楚了,再看著兒子滿嘴是血倒地不起的樣子,她像個瘋狗一樣抓住了呦呦的手腕,“你這個小賤人,被千人騎萬人睡的爛貨,姦夫竟然敢打我兒子,我現在就把你扒光了,看看以後誰還敢娶你!”

呦呦被抓的生疼,正想要一腳踢過去,卻發現手腕一鬆,已經被摟入到一個熟悉溫暖的懷抱裡。

隻聞著熟悉的柏木香氣,她就知道是司君木來了。

她還以為,這場婚禮看不到他。

但看到了更難過,自己這麼狼狽的出現在他麵前,可真糟糕。

司君木把呦呦護在身後,朗聲道:“你們路家不檢點,路子逸吸D出軌,路太太貪財欺負未過門的兒媳婦,路江做假賬吃回扣侵吞公司財務,一家人都爛到骨子裡了。”

話說完,門口就出現了一群警察,分兩撥兒,把路江和路子逸給銬起來。

路太太已經顧不上呦呦,衝上去想要救兒子,“你們放開,我兒子冇有,你們一定是被司家收買了,我要告你們。”

警察把她推開。

她嗷嗚哭著,站在那兒不知所措。

付清羽也趁機走開,臨走前偷偷看了司君木一眼。

司君木微微點頭,然後放開呦呦離開。

呦呦手臂上的力量消失,不由失落的垂下眸子。

這時候,景墨被人扶著上台。

他不愧是經曆過大風大浪的,此時麵不改色,甚至還微微笑著。

“給大家看了一場戲,就當是年底娛樂了。我宣佈,我景家跟路家的婚約取消,路子逸豬狗不如,配不上我的寶貝女兒景不厭。不過今天我女兒的婚服這麼漂亮,婚宴也這麼豐盛,還有親朋好友幫著籌辦婚禮也很辛苦,我們不能辜負了呀。我景墨,現在現場給我女兒征婚,誰願意當這個新郎?”

現場嘩然!

連呦呦自己都驚呆了,冇想到爸爸會玩這一齣兒。

她驚訝的看過去,“爸爸......”

景墨拍拍她的手背,示意她稍安勿躁。

台上站著這些小輩兒,都熱血沸騰。

景叔叔好帥呀,真是不按常理出牌的魔神。

符合心想路子逸他媽不是說呦呦冇人要嗎?現在就給她看看,她是多搶手。

被警察已經帶到門口的路家父子也停下腳步,扭頭看過來。

景墨,真的要給景不厭現場征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