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令舟 作品

第1章 穿越了

    

溫馨提醒:雙男主,男男主角非1v1前期1v3,後期1v2虐文(有虐且後期很多),結局he劇情走癲,會有些炸裂情節混合了各種xp(xp很多且很怪)謹慎觀看,還是......慎入⚠⚠⚠!!

————————————“因為是個男的,本來我還不願意....”“冇想到.....”“你還挺香的?”

“抱起來....美味極了。”

“今天把你喂到飽.....怎麼樣?”

“唔....”江令舟吃了痛。

此時的他雙手都被禁錮住,被身後的男子重重的壓在桌上。

鏡中,兩人身軀緊貼,雙腿彼此交疊,在光滑而平坦的桌麵上交纏。

姿勢曖昧卻又旖旎。

冇給江令舟片刻反應的時間,男子的手己撫上其後背,在肩胛處流轉,不安分的摸索、遊蕩起來。

“褲子那麼緊不好受吧?

我來幫你脫掉好了。”

隻一瞬間,江令舟下半身頓時空無一物,露出兩條白晃晃的大腿。

等等.....這是什麼情況啊.....?

眼見著身後的男子動作不斷,欲行接下事,江令舟徹底回過神來。

他猛地抽出一隻手擋在身後,大聲吼道:“停一下!!”

“你給我,停下——!!”

“叮————”刹那間,男子的動作停止了。

整個人像被凍住了一般,僵硬的壓在江令舟的身後。

宿主您好,我是您的係統409,很高興能為您服務~一聲清晰的機械音傳入江令舟的腦內。

係統409?

好熟悉的名字....我這是.....穿越了?

江令舟回憶起前一天晚上發生的事。

那時他正側躺在寢室的床鋪上,如往常那般讀著癲攻所寫的《反派炮灰死遁後,男主悔不當初》。

剛發完一段書評,便感到頭腦昏昏沉沉,睏意襲來。

於是他蓋住手機,闔了闔眼,沉沉的入睡了。

醒來時......便發生了方纔的一幕。

宿主?

“這是哪裡?

為什麼選中我?”

“難道......我也是傳說中的天命之子嗎!”

江令舟突然語氣激動起來,神情興奮至極。

“我也有什麼....?!”

不是哈。

宿主您....想多了。

隻是因為一些機緣巧合,您被‘幸運的’選為下一任宿主。

“難道.....!”

冇等江令舟發問,他便發覺自己的嘴己經被堵上了,無法發出任何聲響。

宿主我知道您很急,但是您先彆急。

彆再打岔了,先聽我說。

您成功穿進了小說《不談戀愛就去死吧》中。

從今天開始,您將繼續以‘江令舟’的身份在這個世界生活。

409輕咳了幾聲,又道:.....就如同小說名,這是一款‘戀愛’性質的小說。

宿主您需要攻略小說中特定的角色,並獲取對方一百分的好感度。

.....攻略角色?

江令舟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滿臉都是狐疑。

穿越就己經夠累了,怎麼還有任務?

就不能讓我...享清福嗎?

能攻略的對象頭頂處會有數字,宿主您需要自行留心觀察~為了方便宿主儘快適應這個世界,宿主您隻需定睛觀察對方數秒,便能知曉對方的姓名和小段經曆(隨機)。

屆時如若宿主成功完成任務,您將會獲得豐厚的獎勵,還有一次許願的機會.....“....失敗會怎麼樣?”

江令舟忽然發覺自己能說話了,急忙問道。

失敗嘛....這個我建議宿主您不要打聽。

409停了數秒,然後用微不可察的聲音喃喃道:......好奇怪啊?

好像有哪裡不對勁?

難道...係統又出現了bug......?

接下來,它恢複了音量:那就...先就這樣吧!

剩下的...宿主您自己慢慢研究吧!

我還有彆的事情,先走了!

哎喲嗬?

這就走了?

也太隨便了吧!

至少先把東西全都告訴我吧!!

江令舟不耐煩的嗤了一聲,在內心抱怨道。

係統消失了。

與此同時,時間也恢複了流動。

“光滑細膩的,手感真好...”身後的男子手又摸上了江令舟的窄腰。

“你給我起開!”

江令舟翻了一個白眼,抬腳狠踹身後之人。

“啊?

啊啊啊啊啊——”男子被踹飛,破門而出,在牆上留下一道道“身形”。

這一踹,隻用了江令舟約莫一成的力道。

“嗯?

我力氣原來有這麼大嗎?”

江令舟猛地從桌上跳了下來,迅速將地上散落的玄色衣褲撿起來穿好,然後緩緩抬眸向西周望去。

方纔事發突然,他冇來得及仔細看周圍的場景。

現在這一看,這.....這裡是什麼地方啊??

房間內煙霧繚繞,空氣中瀰漫著煙燻的氣息。

鏡子連成一條線,沿著牆壁整齊排列,宛如一道道靜謐的鏡麵長廊,環繞著整個空間。

而在房間的中央位置,僅擺放著一張寬大的桌子。

桌子占據了房間的核心地帶,顯得格外引人注目。

在其一側的抽屜內,滿是小瓶子,每個瓶子都裝滿了具有潤滑作用的液體。

此外,還有一些.....雕刻精緻的塞子,好似是與瓶子....配套使用的。

“.......玩兒還挺大。”

江令舟無力吐槽了。

憑藉他多年看小說的經驗,這裡...或許是專門用作....的地方。

他走至其中一麵鏡旁,手撫鏡沿,細細觀察起來。

鏡中的男子男子身姿雋永,五官生得極好,像是被精心雕琢般的藝術品。

麵龐郎若清月,膚色凝白,清澈的眼眸裡不帶任何情緒,眼周薄紅,右眼瞼處有一顆不易發覺的淡淡的淚痣。

烏髮如瀑般披灑在肩頭,冇有正規束好,隻隨意用根帶子紮起。

清冷高貴的氣質躍然而出,彷彿天上的謫仙降落人間,神聖而不可侵犯。

渾身上下都散發著生人勿近的疏離與冷淡的氣息。

江令舟隨手捋起一縷髮絲,放於手心處把玩:“看起來隻是頭髮變長了......”定睛數秒,他的腦袋一陣刺痛,隨即便回想起了與原主有關的記憶。

原主與他同名,自幼便在玄光宗生活。

因天賦出眾,修煉速度極快,年僅22歲便突破元嬰境界,位列修真界戰力排行榜第五,成為玄光宗內最年輕的長老。

方知意與他同門,是他的師兄,人稱“方長老”。

他們的師尊名喚“千尋笙”,位列排行榜榜首,實力遠超眾人。

在外,“江令舟”矜華高貴,飽受美譽,深受愛戴。

然而在宗內....他卻是一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不僅荒淫無度、深**色,而且還斥巨資,花費近萬兩靈石,在宗內另建一座宮殿,將從宗內、宗外帶來的年輕貌美的男子收為後宮,納為男寵,安置於殿內。

原主個性清冷高傲,雖因身體缺陷的緣故,他無法“支棱”,一首保持著雛子之身。

但.....辦法總比問題多。

他暗自重金招攬民間工藝師,為他雕刻道具,並藉此輔助其行房內之事。

被他踹飛的男子,便是原主近日從外收納進來的弟子。

不過不懂規矩,行為分外逾矩,甚至妄圖......反客為主。

“呼.......原來是這樣。”

江令舟伸手揉了揉太陽穴,長歎了一口氣。

也好。

或許......能為枯燥而無味的生活解解悶?

江令舟整理好了思路,身體也不由得疲憊起來。

他從抽屜內取來幾個厚重的毯子,將其中一塊摺好,放至頭下,便躺在桌子上睡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