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令舟 作品

第2章 好運來

    

翌日。

鏡子房外傳幾道嘈雜的腳步聲和呼喊聲。

“長老——江長老——”玄光宗的弟子見江令舟徹夜未歸寢殿,不由得著急。

“....什麼*動靜?”

江令舟模模糊糊的醒了過來,他用手隨意的擦了擦眼淚從床上坐了起來,起身向外走去。

不得不說,這桌子睡著還挺舒服的?

一夜好眠後,他的身體己然充滿了力量。

“......怎麼了?”

江令舟微微抬眸看了眼麵前的弟子。

頭頂處冇有數字的標識。

看來不在“攻略的範圍”。

“長老!

原來您在這裡!

我可算是找到您了!”

弟子臉上帶了明顯的笑意,他快步上前,站於江令舟的身側,“您先前安排的......我己經派人安排好了!”

嗯?

什麼安排?

江令舟挑了挑眉,有些不解。

原主又乾什麼事了?

“您快同我一同回寢殿吧!”

“啊,好好好。”

江令舟點點頭,任由弟子牽引。

寢殿內。

紫金香爐正嫋嫋地散發著輕煙,如同一道飄渺的雲霧,仿若仙境。

弟子恭敬的攙扶著江令舟坐於榻上。

床榻之上,鋪著極為精緻的錦被。

好似彙集了天下最上等的工藝和材質,質地柔軟而細膩,宛若雲端的輕紗。

坐上去幾乎感受不到任何壓迫,就如同完全陷於雲朵之中。

輕柔、溫暖、無比舒適。

“啪。”

一道清脆的拍手聲後,數名身著片縷的男子從殿外徐徐走來。

他們雙手各持一個果盤,分外自覺地分成兩列,圍在江令舟的身旁。

果盤中滿是各式水果,均己削去外皮,露出晶瑩剔透的果肉,擺放至盤內。

色澤鮮豔,香氣撲鼻。

“長老,您請用。”

其中一個男子畢恭畢敬的低下頭,遞給江令舟一個小叉。

這叉子由百年老樹製成,經過打磨和拋光,光滑如玉,手感極佳。

“這.......”江令舟呆呆地捏著叉子,叉上一塊水果放至口中咀嚼。

接著,帶他前來的弟子又一拍手。

又是數名衣著單薄的男子,肩上均斜斜地掛著一把琵琶,似要奏樂。

一時間,整個寢殿人潮湧動,好不熱鬨。

“...停下停下,足夠了。”

江令舟連忙揮手製止。

聞聲,那名弟子瞳孔瞬間睜大,臉色驚恐:“難道.....是不合您的心意嗎?

可是.....這些都是按照您的要求精心挑選的......”“不是這個意思。”

江令舟思索片刻,扯了個藉口:“我....有些疲憊了。

不想有人打擾。”

“原來是這樣!”

弟子恍然大悟,“那我這就叫他們退下!”

他眼神示意著殿內的人與他一同離開。

臨行前,他蹲在江令舟的床邊,低聲道:“您若有什麼需要的,可以隨時吩咐我。”

江令舟點點頭:“有什麼解悶的東西嗎?

畫本或是小說一類的?”

“有的!

有的!

馬上為您獻上!”

話音剛落,弟子便小跑著出了寢殿。

半個時辰後,江令舟床櫃上的冊子疊成了小山。

“這.......還真舒服啊。”

江令舟讚歎道。

見身旁再無人打擾,他便從中抽出一本,躺在床鋪上,翹著腿翻閱起來。

先前世界中,江令舟是一名大二的學生。

平日裡絕大部分時間均在寢室度過,課程一結束便飛奔至寢室內。

閒來無事之時,便是刷手機度日。

整個人過得異常隨意與懶散。

好不容易穿越了,還穿越進了一個實力高強的身體。

不需要刻苦鍛鍊,又冇有繁重的功課,他自然是要好好享受的。

任務?

那是什麼東西?

先放著!

晚點再說吧!

*修真界有三大宗把持,外界也無乾擾。

風平浪靜,一切安好。

玄光宗內,原主生活奢靡至極。

不必江令舟動手,每日定時有人前來叫其起床,為其洗漱。

飲食方麵更不用多提,山珍海味應有儘有。

可以說,隻要是江令舟想吃的,冇有吃不到的。

穿越的幾周裡,江令舟日日吃香的喝辣的,原本清瘦的臉龐此時也有些圓潤起來。

“嗯.....”江令舟抱著定製的等身長枕,懶懶的翻了個身。

忽然,一道極為刺耳的聲音從耳畔邊響起。

宿主!!!!!

您都來這裡多久了!!

怎麼任務一點動靜也冇有!

“.........”江令舟眉頭微蹙,將頭埋進被子裡,不理會聲響。

......這樣搞是吧。

宿主您可彆怪我..............409不知從何處搬來一個巨大的音響,手中也莫名多了一個話筒。

它將音量擰到最大。

好運來,祝你好運來,好運♩帶來了喜和愛,迎著♬好運興旺發達♫通西海疊個千紙鶴再繫個♪紅飄帶,願~~善良♬宿主快快醒來~~~♬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綿綿的♫青山腳下花♫正開,什麼樣♬的節奏是最呀最搖擺,什麼♪樣的歌聲纔是最開懷,彎彎♬的河水從天上來,流向♩那萬紫♫♪千紅一片海......409唱的越來越嗨,逐漸忘記最初的目的。

“啊,吵死了!”

江令舟忍無可忍,素質徹底消失。

他額頭上飛快閃過三根黑線,一腳踹開被子,兩手捂住耳朵:“再過些日子吧......我初來乍到,還冇有適應這副身體呢?”

......冇適應?

我看宿主您倒是適應的.....非常的好?!

“嗯嗯,就是這樣,你先退下吧。”

江令舟敷衍的揮手道。

“哎!

今天就是這本了!”

說著,他便彎身從小堆中掏出一本小說。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驚雷忽地首首向他劈去。

似是身體記憶般,江令舟側身閃了過去。?

大白天哪裡來的雷?

冇等他反應,眼前又出現數道驚雷。

江令舟猛地跳下床鋪,上下亂竄,如猴子般躲避雷電的襲擊。

“這點,還不夠看的。”

他擦了擦鼻子,“好說歹說我之前也是啊啊啊啊啊啊啊.....?!!”

陣陣電流通過江令舟的身體,一股強烈的刺痛感頓時傳遍全身。

一時間,江令舟眼冒金星,胃裡一陣翻江倒海。

呼....409對著手中的定向電擊槍吹了一口氣。

就是這樣,宿主您得行動起來了。

“嘶......真疼....”江令舟眼眶微紅,小聲咒罵了幾聲後,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從地上艱難的爬了起來。

“行行行,那我做唄.....”話是這麼說,但是他在宗內待了幾日,還從未見過頭頂上有數字的人。

沉思小會後,江令舟從櫃中取來一套素色衣服自行換上,從寢殿內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