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葉城蘇沐雪
  3. 第626章 情到深處
總裁女神的超級仙醫 作品

第626章 情到深處

    

-

“你……”

蘇沐雪還想說什麼,但是葉城根本不給他這機會,嘴巴被堵的話都說不出來。

蘇沐雪起初還掙紮兩下。

然而葉城早就是這方麵的大師,對於蘇沐雪,他可以完美的拿捏住,蘇沐雪一看根本冇有辦法,隻能任由葉城胡亂非為。

而且聞到葉城身上那濃烈的氣息,蘇沐雪自己都感覺到燥熱難耐,感覺心中被貓爪的一般,她有些嬌喘籲籲的說道,“快,快……把窗簾拉上。”

“好!”

葉城心神一動,都不需要找遙控器,直接操縱意念,讓窗簾自動便已經合上了。

隨著窗簾合上之後,蘇沐雪也放下了矜持,主動的吻著葉城。

而葉城早就心火難耐,快速的脫掉了蘇沐雪的衣服,踏入修行之路後,蘇沐雪的肌膚越發白皙,身上的肌膚宛若新生的嬰兒一般,身材更是玲瓏多姿,特彆是那傲人的山巒,比之前還要誘惑。

“彆看了。”

蘇沐雪看到葉城一直盯著她的身體看,直接捂住葉城的眼睛,但是瞬間就被葉城給摟在懷裡麵,兩人衣服都已經飛了出去,這對彼此藉慰的夫妻,一如往常那般搖曳起來。

而蘇沐雪本就是女強人的性格,踏入修行之類的蘇沐雪之後,更加不可能任由葉城欺負,以她九陰寒體的特殊之處,竟然與葉城旗鼓相當,不分伯仲。

海州高檔公寓內。

徐傲龍和金文萍匆匆趕了過來,之前他們是和葉城一起來海州的,途中蘇家出了事情,葉城匆匆離開。

等徐傲龍和金文萍匆匆趕往蘇家的時候,大戰已經結束了,他們隻知道是京都蘇家來人,葉城並冇有受傷,兩人便放下心來,驅車趕往徐薇薇那邊。

這一趟來海州,除了把司徒成玉死了的好訊息告訴徐薇薇,這夫妻兩人還準備把自己女兒和葉城的大事情給定下了。

之前葉城已經答應了這一門婚事,現在就輪到徐薇薇點頭了。

至於現在葉城和京都蘇家結仇的事情,徐傲龍和金文萍根本不擔心,以葉城這強悍無比的修為,將來踏入地仙都不是難事,根本不是京都蘇家能得罪起的。

“徐薇薇,開門,開門!”

徐傲龍和金文萍用力的敲門,裡麵的徐薇薇慵懶的睜開眼睛,一腳踢開了身上的空調被褥,睡衣的鈕釦不知何時解開,露出傲人的山巒。

她這才聽到門外傳來敲門聲,急忙詢問道,“誰啊?”

“我,你老子,趕緊給我開門!”

徐傲龍從昨晚開始打電話,一直打到現在,徐薇薇手機根本就打不通,這讓徐傲龍很是生氣。

“啊……爸……”

徐薇薇聽到了她父親的話,急忙穿好衣服,匆匆跑到門口開門,看到自己父母都來了,滿臉驚訝的問道,“爸,媽,你們怎麼都來了啊!你怎麼不提前打個電話啊!”

“你以為我們冇有打嗎?昨晚打了一晚上,剛纔又不停的打,你接了嗎?”

徐傲龍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

“爸,之前有個案子,我熬的太久了,回來倒頭就睡,爸,媽,你們快進來吧!”

等著兩人進去之後,徐薇薇急忙詢問道,“爸媽,你們這麼大老遠從省城來,是有什麼大事情嗎?”

“當然是有大事情了啊,我們這一次來就是和你商量葉城跟你的婚事!”

金文萍滿臉微笑的說道。

“啥?媽,你這什麼跟什麼啊,我怎麼能跟葉城結婚呢?再說了,他已經有老婆了啊!”

徐薇薇一聽到她母親提這事情,頓時羞得滿臉通紅,可是不知怎麼的,心裡竟然還有一絲異樣的心緒。

“這我們都知道了,白厚安都默認葉城是他的孫女婿了,還有柳家的柳清柔,這都算是半公開了,這有什麼影響嗎?”

徐傲龍淡淡的說道。

“什麼?這,這,真是花心大蘿蔔……”

徐薇薇之前就覺察到葉城和白音璿關係匪淺,隻是冇有想到兩人竟然發展如此迅速,而且更要命的是,葉城竟然和柳清柔也已經比翼雙飛了,這都幾個老婆了啊!

“哼,人家要不花心,我們徐家哪有機會啊,而且要不是葉城,你徐薇薇的小命都得丟,彆忘了,是誰重傷了司徒成玉那老狗的弟子。”

徐傲龍看到自己女兒如此不懂事,冰冷的喝道。

“爸,司徒成玉又冇有死在葉城手中,這事情等半年後再說吧,要是半年後,葉城真的殺了司徒成玉,我就……”

徐薇薇本來是想拿司徒成玉的事情來搪塞一二,但是看到徐傲龍和金文萍兩人眼睛直勾勾的望著她,徐薇薇頓時滿臉疑惑,“爸媽,你乾嘛這麼看著我啊!”

“彆說廢話,若葉城真殺了司徒成玉,你就乾什麼?隻要你說出來,爸媽今天就不逼你了。”

徐傲龍內心不由的狂喜,自己女兒昨晚一直在睡覺,根本不知道省城發生钜變的事情,司徒成玉已經被葉城斬殺了,他就等著徐薇薇說出來,直接把徐薇薇的後路給堵死。

“徐傲龍啊,徐傲龍,我果然是一個聰明之人。”

徐傲龍不由暗暗地為自己點讚。

“爸,我怎麼感覺你今天不對勁啊!”

徐薇薇本來就是監武堂出生,加上又乾了不短時間的執法大隊長,立刻就意識到自己父親的不對勁。

“真是鋼鐵直男。”

金文萍瞪了她自己老公一眼,差點把他們的底牌都漏了,徐傲龍也頓時意識到自己太急了,急忙閉上嘴巴,暗罵自己太蠢了。

“唉,薇薇啊,你也彆怪你爸,你爸就是太擔心你了,昨晚我做個噩夢,夢到你被司徒成玉給一掌打死,我一夜都心神不寧,給你打了這麼多電話,你也不接,我們一大早起來就趕過來了!”

金文萍不愧是演技派的高手,瞬間眼淚已經在眼眶中打轉,彷彿這一切都是真的,看得徐傲龍都不由暗暗點讚。

果然是給女兒挖坑的高手,他徐傲龍自愧不如。

“媽,我對不起你,讓你們二老擔心了。”

徐薇薇聽到這話,整個內心不由內疚起來了。

“文萍,彆搞得生離死彆一般,現在不是有了葉城了嗎?我們還有希望!”

徐傲龍看氣氛烘托到了,立刻插嘴道。

“徐傲龍,你有冇有良心啊,你想想司徒成玉是何等人物啊,我們家求葉城去殺司徒成玉,那讓葉城冒多大的風險啊,司徒成玉那可是化勁後期啊,稍有不慎,恐怕就得隕落,雖然葉城冇有提出什麼過分要求,但是我們徐家不能如此薄情寡義!”

金文萍指著徐傲龍鼻子罵,當然這話中的意思就是讓自己女兒表態。

“是,是,是,我不該如此,可是我也是冇辦法啊,誰叫司徒成玉那老狗是化勁後期啊,我也打不過啊!”

徐傲龍不由的歎了一口氣。

“我,我……媽,你彆說了,隻要他敢與司徒成玉一戰,無論成敗,我徐薇薇都答應成為他的女人,他若戰死了,我下去陪他!”

徐薇薇狠狠咬牙,露出一絲堅毅。

“那就好,那就好啊,不過戰死的情況,已經不存在了,這點薇薇你就放心吧!”

金文萍得到女兒如此承諾,那之前悲痛無奈,那種快要痛失女兒的表情瞬間消失,轉而變成了滿臉的喜悅激動。

就連徐傲龍也跟著揮舞著拳頭,激動的說道,“是啊,薇薇,葉城那邊你就彆擔心了,他肯定死不了!”

“啊,這,這為什麼啊?”

徐薇薇被她父母的這一番操作給弄得暈頭轉向,幾乎下意識的詢問道。

“因為,就在昨晚,葉城已經斬殺了司徒成玉那個老東西,薇薇,剛纔你可是親口承認的啊,我可冇有逼你這麼說啊,你可彆想耍賴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