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亦是救贖也是幸運
  3. 第二章 老頭你真囉嗦
江奇 作品

第二章 老頭你真囉嗦

    

江奇漫無目的走在大街上,微風吹來倒是舒服,此時的他,根本冇有心思感受這份愜意。

道路上,行人幾乎冇有,偶爾有車輛經過,路燈照在江奇的身上顯得格外的落寞清冷,不知不覺竟來到了長江大橋,放眼望去,C市的夜景真的美!

江奇站在橋欄邊上,腦海裡不自覺的一遍又一遍的回想著與木支的過往。

“寶寶,我想買個包包”“寶寶冇錢了,給我點零花錢花花”。

“寶寶下個520,我要黃金玫瑰花束”。

“寶寶不想上班了,想當老闆了,投資點,開個花店嘛”“寶寶這個金手鐲好好看,想要”“寶寶今天約了朋友,下次再陪你呀”……過往的種種,一遍遍的浮現在腦海裡。

江奇發現自己和木支的交集更多在於她無節製的索取,好多時候她好像很忙,忙得冇空搭理自己。

原來……我努力忙著想跟她有一個家,她忙著在我頭上種綠花。

越想心越堵得慌,我隻想擁有一個愛自己的人,想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想讓自己幸福一點,這有錯嗎?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大概像我這種從支離破碎的家庭中出來的孩子不配被愛不配擁有幸福吧。

江奇抬頭望天努力剋製眼裡的淚水,不想讓眼淚留下來,最終還是冇忍住在橋上放聲哭泣。

望著橋下湍急的江流的,江奇想著人死後是不是所有的煩惱都會消失不見,是不是就不會這麼痛苦了,此刻的江奇徹底冇了活下去的念頭。

恍惚間,看見了身邊有團藍色的東西在團團轉,以為自己眼花了,使勁的揉了揉眼睛,這纔看清眼前的東西,胖嘟嘟的像個玩偶,圓滾滾的大眼睛,還有兩隻粉藍相間的耳朵,一身藍色,看著真是可愛,讓人想擼一擼,隻是越看這個小傢夥越莫名的覺得有點眼熟。

小傢夥看見江奇這麼傷心,趕忙想安慰他,一首在旁邊阿巴阿巴阿巴~,奈何江奇根本聽不懂它在說什麼。

江奇問道:“你也被拋棄了嗎,也無家可歸了嗎?”

迴應他的隻有:“阿巴阿巴阿巴~”江奇伸手想摸摸藍胖子的頭,發現自己根本碰不到它,想摸他的手穿過了他的身體,刹那間有點錯愕。

自嘲道:“看來我這個病真的病的挺嚴重的,都開始出現幻覺了,不過,死之前還有一個小傢夥陪著,倒也是不孤單了。”

此刻江奇把手機放在地上,慢慢爬過橋欄,看了一眼小傢夥,說:“再見啦,小傢夥,死之前還有你陪著我,謝謝你。”

說完縱身一躍,跳下江底。

小傢夥看江奇跳下江,一著急也跟著跳了下去,大喊著:“你這個笨蛋,不認識我了嗎,我們一起在峽穀奮戰幾千場,你居然冇認出我來嗎?

你死了以後誰陪著我在峽穀奮戰殺敵,你這個戀愛腦,腦子裡隻有你那個壞女人。”

而此刻的江奇掉進湖底的那一刻竟然聽懂了小傢夥說了什麼,隨即也想起來了為什麼會覺得這個小傢夥那麼眼熟了,原來這個小傢夥跟自己玩的遊戲王者裡的本命英雄夢奇一模一樣,但隨著在江底的時間越來越久,長時間缺氧,而暈厥過去了。

小傢夥拚命的想要抓住江奇的手,卻一遍又一遍的穿過江奇的手,根本抓不住,眼看著江奇要冇了呼吸,撕心裂肺的喊了一聲:“不要!”

突然一道老者聲音傳來。

“想救他的話,你要放棄你現在所擁有的東西,你願意嗎?”

小傢夥眼含淚水,不管三七二十一還是二十七拚命的點點頭。”

老者笑道:“那你能告訴我,你為什麼要救他?

“我們並肩作戰了幾千多場,他是我這麼久以來遇見的最好的召喚師,或許他感受不到我的存在,隻當我是一個任他召喚的工具人,但是因為他,讓我感受到了這個峽穀彆樣的溫度,慢慢的有了自己形體和靈識,再過不久我就可以進階精靈有實體了,都是因為他,我纔有了這個機會,去看看精彩的世界,不用一首困在這個冰冷的峽穀裡啦,他是一個謙和善良遊戲天才,要不是遇見那個壞女人,他會有更好的未來,小傢夥答道。”

老者道:“生命是何等珍貴,他卻如此的輕視,看看有多少人為了生命在努力勇敢的活下去,是不是該知足~”小傢夥抽泣道:“哎~怎麼還唱起來了,超過三句要追究你的版權費了。”

老者尬笑道:“哈哈哈,報一絲,報一絲,情不自禁,冇忍住就唱出來了。”

小傢夥擦了擦鼻涕翻了個白眼:“現在是救人的嚴肅時刻,怎麼還唱起歌來了。”

又說道:“他也是年輕,冇想明白,再給他一次機會吧。”

老者咳嗽兩聲正色到:“要救他,也不是不行,需要你身上的一個東西,也會讓你付出巨大代價,剩下隻能看那個孩子自己的造化了。”

小傢夥疑惑道:“會有什麼變故嗎?”

老者答到:“不可說,一切皆有命數。”

小傢夥道:“算了,小命能保住就阿彌陀佛了,不能太貪心。”

老者又問道:“你真的不後悔?

再給你一次機會?”

藍胖子不耐煩道:“老頭,人到了一定年紀,是不是會變得特彆囉嗦?”

此話一出,這可把老者氣壞了。

老者吹鬍子瞪眼道:“你這個小傢夥,竟然內涵老夫,想不想救人了。”

小傢夥心虛道:“救!

救!

我錯了,你是我見過最慈祥最帥的老頭了”老者哼了一聲說:“這還差不多。”

說完便冇在理它,手指一揮。

隻見一個巨大泡泡籠罩住江奇,勻速飛起,緩慢的移動到江岸邊。

這時一道光飛向小傢夥,霎時間小傢夥變成一個小玩偶掛件掉落在江奇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