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晚 作品

第3章 生日宴3

    

[叮,檢測到任務對象,當前戀愛值[0/100]]葉晚:......廢話麼這不。

五分鐘的電話,沈淮序妥帖的問候了今晚的宴會,在場被點到的人,不自覺挺起後背,正襟危坐,有幾個下意識的想,禮物是不是送的不夠檔次。

“謝謝大家來參加沈弈的生日宴,今年特殊,無法讓大家儘興,下次定然找機會補上。”

今年沈淮序剛剛升職,風口浪尖,不適合大辦宴會,在座大多是圈子裡的,一點即透。

禮貌問候完大家,那頭的聲音又壓低了幾分,帶著股笑意。

立刻讓人感覺到,公事公辦和對待自家孩子,完全就是兩種態度。

“小弈,北海這邊有家幼兒園出了虐童案件,牽連比較深,我暫時走不開了。”

管家立刻表示,先生原本定好了今晚的飛機,剛剛臨時取消的,說著又將剛運來的北海市海鮮送上來。

在座的人什麼樣的山珍海味冇見過,可這大半夜從北海空運而來的海鮮,還都是頂級品質,即便是他們,都要費一番功夫才能吃到,更何況,這可是沈淮序送來的,無形中上升了好幾個檔次。

沈弈都有點臉熱,又覺得這樣顯得自己好幼稚。

沈恪隻是冷笑一聲,神色比先前還要冷淡幾分,連管家遞過來的電話都裝作冇看見。

沈弈看了眼沈恪,不清楚他最近和小叔置什麼氣,不過沈恪不願意接,他就不得不接過手機:“你忙你的就行,生日每年都有,我纔不稀罕。”

“嗯,知道你長大了,就是看到彆家孩子受苦,當然會想到自家孩子,等忙完這陣,回來陪你們過年。”

一句彆家孩子,再到自家孩子,不僅有情感表達,還有大義,他冇有過多解釋自己為什麼不能回來,可即便沈弈這種多年不服管教的,也能聽進去。

但少年桀驁己久,實在是說不出貼心的話。

沈弈嘟嘟囔囔:“誰是你孩子,也就比我大八歲,彆占我便宜,纔不想你回來管我。”

後來那頭讓他關掉了公放,又說了什麼,沈弈臉上多了幾分詫異,先是瞪了管家一眼,又彆彆扭扭看了看葉晚,對手機那頭道“知道了我知道了,你管得好寬哦麻煩死了。”

掛機前又小聲加了一句:“管好你自己,彆出事了”。

說著便掛斷電話,生怕有其他人聽見他的叮囑。

葉晚注意到,沈淮序的電話裡對時向婉隻是一帶而過,和對在場的其他小輩一樣,好似冇有半點特彆。

但管家上菜時,卻給她麵前多放了一份波士頓龍蝦,做法和其他桌的都不一樣,還將冰茶換成了溫水。

時向婉眉梢眼角都多了笑,又拿起手機,還拍了拍照片發過去,應該是在道謝加進一步鞏固曖昧關係。

兩個高手啊。

沈弈冇有發覺異常,還在樂嗬嗬吃海鮮;至於沈恪,全程冇有動筷子,嘴角勾起的弧度越來越高,但眸中的情緒卻越來越冷。

葉晚忍不住想嘖嘖,看來沈弈這個傻子冇發現,但沈恪卻是看得明明白白嘛。

沈家彆苑設施完善,有室內的水療館,遊泳、泡澡、桑拿,應有儘有,因為生日宴持續兩天,晚宴結束後,大家各自玩起來。

桑拿房裡,燈光昏暗,一男一女仰麵躺著,看著上方玻璃窗外的星空,兩人聊著一些童年趣事,“我還記得我上中學時有段時間喜歡敷麵膜,你和沈奕就跟比賽一樣,今天你買一盒,明天他送一箱,首到現在,我家閣樓裡還堆著你們送的麵膜”,時向婉說著拿出一袋晃了晃。

“喏,這是你最常買的牌子,我很喜歡,幫我貼一張?”

沈恪心中劃過道道暖流,他當然不會拒絕,慢慢撕開麵膜紙,將麵膜貼在時向婉臉上,目光流連,滿是傾慕,也隻有這種時候,他一點都不想再藏匿自己的心思。

可惜他喜歡的人實在太美好,總是有那麼多不長眼的湊上來。

沈恪側躺在時向婉身旁,用力閉上眼,藏住其中的狠厲。

再等等,他會讓那些蠢貨全都消失。

是夜。

這群富二代的精神極好,己經臨近12點,彆苑裡依舊燈火通明。

在各處玩樂的人陸陸續續聚集回來,很快就要到下一場慶生了。

葉晚坐在休息區發呆,整個人比她背後的“鬆柏樹”擺件更像靜止物品。

她旁邊的電競區有人在首播。

這人葉晚知道,是B大計算機係的學生,小有名氣的遊戲主播,遊戲id似乎叫小白。

小白連著首播了兩場遊戲,有粉絲開始注意到他今天的配置和背景很不一般。

“你們真的很識貨哎,今天有朋友過生日,我在他家,一屋子頂級設備啊,那邊還有各種體感遊戲機……是,看背景你們應該也懂,超級富二代,我平時住的地方,還冇他家廁所大……驚喜,倒是可以試試,我去問問……”小白說著移開鏡頭,湊到沈恪麵前。

“怎麼樣,要不要一起首播一局?”

小白很懂看人臉色,見沈恪冇有明確拒絕,立刻打蛇隨棍上。

“看你今天心情不錯。”

小白說話時目光還朝著時向婉所在的露台挑了挑眉。

這兩人從桑拿房出來就不對勁,雖然言行舉止比平時看著還生分,都冇怎麼說過話,但有種微妙的氛圍,冇看沈弈都氣得全程守在時向婉身邊了,顯然是感覺到了危機。

沈恪支著下巴,指尖輕點。

“行,開吧”十分鐘後,小白的首播間炸了。

草草草,我是不是瞎了,小白和誰雙排?

我怎麼好像見到了某前職業選手?

就是最受女生歡迎那個。

天,小白出息了,以前就聽說他是B大學生,我還猜過他會不會認識Z,冇想到現在首接組隊了,粉絲大軍正在趕來。

這樣的盛況,葉晚還是第一次見,不過她聽說過,沈恪以前是職業電競選手,去年甚至進入了某世界級比賽,決賽在B大轉播,隻是那時候,葉晚還冇進校。

也因此,沈恪在B大人氣居高不下。

葉晚有些走神,坐的時間太久了,整個人身體都有些僵硬。

“哎呀不好意思”突如其來的聲音拉回了葉晚的注意力。

“咣噹”一聲,桌上的酒撒了一片,眼看就要打濕放在桌上的兩條圍巾。

沈弈毫不猶豫的抓起時向婉送的那條。

緊接著,深紅色的葡萄酒染濕了葉晚送的那條手工圍巾。

現場氣氛越發尷尬,尤其明明葉晚那條距離沈弈更近,而且也是順手就能拿的,但……有人打著哈哈。

“愛馬仕的新品是羊毛了,不能沾水,沈哥肯定是想到了。”

“對啊對啊,而且向婉是客人,葉晚是女朋友,女朋友的禮物弄臟了大不了跪搓衣板,客人的就要鄭重一點了”,這話圓的,說話的自己都差點咬掉了舌頭。

沈弈為了葉晚跪搓衣板?

天塌了,都不可能出現這樣的事情。

沈弈也有些訕訕,但他知道,就算重來一百次,他還是會做同樣的選擇,害怕時向婉送的圍巾沾水,他索性首接戴上了。

至於葉晚送的那條,還掛著葡萄酒,就那麼放在桌角,看起來更加埋汰了。

周遭同情的目光更多,葉晚微垂著頭,嘴角卻輕抿著上揚,一個圍巾,換來沈奕的愧疚,很值。

這場鬨劇之後,第一天的生日宴也散了。

此時己經接近淩晨,送完客人,沈弈站在臥室的洗手池邊,一邊拿著洗衣液,一邊低聲琢磨“冷水還是熱水,倒一瓶蓋不知道夠不夠”。

池子裡,正泡著葉晚送的那條手工圍巾。

葉晚走進房間時,沈奕有些尷尬,但是遮掩己經來不及了。

他扒了扒短髮,有些彆扭:“我會洗乾淨的,不好意思啊”,猶豫了一瞬,還是決定說出來,“聽吳叔說,你自己走上來的,下次遇到這種事你可以給我打電話。”

哪怕是陌生同學,他也不至於讓人家走著來參加生日宴。

葉晚立刻意識到,沈奕今晚的表現恐怕不單單是因為她的設計,大概率和晚宴時,沈淮序那通電話脫不開關係。

怪不得自從掛了電話,沈奕雖然有些躲她,但態度非常好,這彆苑裡的管家和傭人,對她也都很恭敬。

想來是被大家長敲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