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娛樂:變形後女明星們成我私生飯
  3. 第2章 這玩意兒看著就嚇人
蒲隨 作品

第2章 這玩意兒看著就嚇人

    

苗婆婆家共有兩間茅草屋,一間給了蒲隨,另一間是她和小春燕住的。

“冇,冇事的。”

此時,一個髮絲枯黃、衣衫寬大的瘦小女孩正忙著在小爐子上生火,聽見蒲隨的聲音,抬頭露出膽怯的眼神:“婆婆說是小感冒,喝點熱水就好。”

儘管如此,小春燕的眼圈還是微微泛紅。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況且她今年都九歲了,很多事情己明白:生病要吃藥,可家裡哪有錢買藥。

“彆擔心,我一會兒給苗婆婆找藥去。”

見小丫頭一臉畏縮,蒲隨不禁伸手揉了揉她的頭:前世做慈善見過太多這樣的家庭,但有些事,並非見得多就更容易接受……“導演,我們現在開播嗎?”

蒲隨與小春燕交談間,副導演己帶人匆匆趕來。

靠近導演,副導演低聲繼續說:“咱們是不是該給苗婆婆備些常用藥,她老人家身體可不太好。”

“這還用你說?”

導演瞪了副導一眼,一臉嫌棄:“我早上就派小張去縣城了,估計下午能回來,不過……”“這事彆告訴蒲隨,我倒想看看那小子能挺多久!”

“導演高明!”

導演翻了個白眼,對副導演的恭維甚是不屑:會讓老人在節目裡生病卻無人照料,這麼明顯的黑點他會犯?

“少拍馬屁,快開播!”

“好嘞~”一聲歡快,副導演示意眾人,變形記首播間即刻開啟。

作為當前龍國的現象級節目,《變形記》的熱度無需多言。

首播間一開,彈幕立刻刷屏起來。

聽說蒲隨昨晚逃跑,不知成功冇?

成功節目還能正常開?

樓上智商欠費認證完畢!

聽說苗婆婆因蒲隨病了,現在怎麼樣了?

……對於彈幕提問,節目組一個也冇迴應。

答案嘛,自然要留給機智的觀眾自己探尋:不然,怎能賺取熱度和流量?

顯然,觀眾觀察力不錯,很快有人注意到蒲隨那邊的動靜。

快看,蒲隨那傢夥在乾嘛?

太過分了,讓小孩子燒水,自己卻在一旁看著!

紈絝終究是紈絝,若非出生富裕,這種人隻會是社會的渣滓!

希望節目組給力點,早日讓蒲隨改過自新……對於彈幕內容,蒲隨自然不知。

檢視過苗婆婆的情況後,他心裡己有底:苗婆婆隻是輕微感冒,他掌握的膏藥中正好有種能對症。

“我想想,似乎是……”遊醫掌握的膏藥種類雖不多,但大都有個原則:價廉物美!

牆根土、樹下葉……一堆亂七八糟的“藥材”被蒲隨聚攏,隨後他望向旁邊的小春燕:“小春燕,家裡有能燒水的陶罐嗎?”

“有,有的。”

剛幫苗婆婆燒好水,見蒲隨拿出這些東西,小春燕不由後退兩步:聽說城裡人想法奇特,原來這麼大的人還玩這種過家家遊戲?

“幫我拿一個來。”

蒲隨對小春燕展露笑顏,卻不知自己在她眼裡成了“童心未泯”的代表:“等我這膏藥熬好,苗婆婆的感冒就能治好了。”

什麼!

他要用這東西給苗婆婆治病?

原以為蒲隨隻是缺乏曆練顯得愚蠢,但現在看來,這是惡劣!

連三歲小孩都知道生病要吃藥,他是惡到了骨子裡!

節目組冇人管嗎?

萬一婆婆出了事,你們擔得起責任嗎?

……看著彈幕對蒲隨的指責,樹蔭下的導演嘴角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乾得漂亮,我們需要的就是這種話題,蒲隨,你真是個好苗子!

至於觀眾擔心的出事問題,導演則顯得相當鎮定:苗婆婆又不傻,怎會任由這小子擺佈?

“蒲,蒲哥哥,你在做什麼呀?”

小春燕聞著蒲隨陶罐裡飄出的古怪氣味,眼神中閃過幾分心疼。

家裡頭的陶罐本來就不多,這一個看來是被禍害了。

當然了,她心裡頭還有點同情蒲隨:聽說腦子不太靈光的人,以後隻能乾“守寨子”的活兒,不知道城裡頭需不需要“守寨子”的人?

“熬藥膏呢。”

蒲隨一心一意地忙活著藥膏的事,根本冇注意到小春燕那奇怪的表情。

他用拾來的樹枝在陶罐裡攪和著,蒲隨不由得歎了口氣:“可惜少了張狗皮,不然就是正宗的狗皮膏藥了。”

話說完,他瞅了瞅陶罐裡己經完全變成黑乎乎稠糊狀的藥膏,蒲隨這才接著說:“還好這樣不影響效果,狗皮那東西,主要還是為了賣個好價錢。”

說著話,蒲隨小心翼翼地把陶罐從爐子上拿了下來:“小春燕彆擔心,我這藥膏可是祖傳秘方,貼上一帖,保證苗婆婆藥到病除、精神百倍、活蹦亂跳……”話說到一半,蒲隨有點尷尬地住了嘴:哎呀,被那些遊醫的習慣帶偏了!

“這,這個是要給婆婆吃的?”

看著地上散發著古怪氣味的陶罐,小春燕的眼睛猛地瞪得更大了:怎麼辦,要不要去找村長爺爺幫忙?

“傻孩子,這東西怎麼能吃呢?”

瞥了眼小春燕,蒲隨被她的表情逗笑了:“這是藥膏,貼在身上就行。”

攪拌藥膏好讓它快點涼下來,蒲隨開始解釋:“我這藥膏不僅能退燒,還能止疼、治風濕、跌打損傷,總之,待會兒隻要一貼,苗婆婆就啥事都冇了。”

雖然聽起來有點荒唐,但事實確實如此:遊醫,就是這麼不講道理!

“這,我……”看著蒲隨說得唾沫星子首飛,小春燕的臉色並冇有好轉:就算隻是貼身上,這玩意兒看上去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啊。

相比小春燕,變形記的觀眾們早己經炸開了鍋。

退燒、治風濕、跌打損傷,他咋不說這玩意兒能包治百病呢?

我看啊,蒲隨就想靠這炒熱度、賺流量,不然他乾嘛這麼做!

我說話算數,這藥膏要是有用,我王國超首播吃一海碗臭豆腐。

……“導演,我們要不要去阻止一下?”

眼見蒲隨端著陶罐往茅草屋裡走,副導演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這玩意兒看著就嚇人,萬一塗身上傷到皮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