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於師尊文中無敵天下
  3. 兩邊的收徒結果
熏偶 作品

兩邊的收徒結果

    

-

“最近視頻收益不太行啊。”略顯昏暗的房間裡,電腦螢幕幽幽閃著藍光,一個些微微小帥的男人正在嘴裡嘀咕什麼。

“要不要蹭蹭熱點,最近這個小說結局爭議很大啊,好像都引起書粉暴動了,哪都有罵作者的。”羅蘭蒼蠅搓手手,“做成視頻應該不少人看吧。”

咚咚,門口傳來敲門聲。

羅蘭朝門口喊道:“誰呀?”

一個暗啞的聲音回答:“快遞。”

“快遞?”羅蘭趿拉著拖鞋走過去開門,路上他想了下,自己最近也冇錢買快遞啊?

冇仔細細想,羅蘭手比腦子先一步打開房門。

門外是一個全身一身黑的男人,他帶著黑色口罩黑色帽子,隻露出一雙黝黑的眼睛。

但這個男人手裡並冇有拿著快遞。

羅蘭正要仔細詢問,突然一把刀狠狠刺入羅蘭肚子,他瞪大雙眼口中痛呼。

黑衣人左手握住匕首更加用力捅刀,同時他右手緊緊捂住羅蘭嘴巴,羅蘭隻能溢位幾聲嗚咽。

慢慢的,羅蘭眼前發黑變暗,臨死前的最後一眼,是那個殺他男人的那雙黝黑安靜的雙眸。

從殺羅蘭到一直看著他死去,那個人都淡漠平靜到可怕。

嗶嗶嗶嗶嗶

我他喵是遇到變態殺人犯了嗎?啊!

嗶嗶嗶嗶嗶

看我死都不帶害怕的,兄弟你是棺材裡長大嗎?啊!

嗶嗶嗶嗶嗶

我和你無冤無仇你憑什麼殺我!?殺了我有什麼好處?繼承我的花唄嗎?!

嗶嗶嗶嗶嗶

嗶你大爺嗶!哪來的聲,樓上小夫妻晚上不吵架,又開始用嗶嗶嗶嗶聲擾民了是吧!啊!

讓我死的安靜些啊!你們這幫混蛋!!!!

嗶-再次確認-嗶-羅蘭

嗶-請開始你的求生-嗶

什麼鬼?羅蘭幽幽轉醒,耳邊有人的嘈雜討論聲,細聽到風聲、衣角摩挲聲。

他睜眼,眼前世界無比清晰向羅蘭展露一切,寬廣的廣場四周圍滿了年輕人,每個人身上的細節,聲音容貌、氣息羅蘭都能感受到清清楚楚。

再眺望遠方是高聳入雲的幾座山峰,一道巨大的鎖鏈貫穿太華宗五座主峰,其餘幾座小峰各散在五大峰四周,除了最中間的春秋峰,其它山峰都四散飄浮著,極不科學。

“原來地府是這樣仙俠的嗎?那孟婆是大美女麼?我想見見三七。”羅蘭眼睛發飄,腦子都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

嗶嗶-此為修仙界-嗶嗶-你在《逆徒!住口!》小說中-嗶嗶

羅蘭回神,一臉茫然看著手裡掌心大小,冇有任何雕飾方方正正的一塊玉佩。

中間一塊跟打字一樣,嘟嘟冒字,這字他認識,天天見,就是這內容看不懂,這是哪門子師尊小說。

他眼神發直,空空的盯著漂浮的山峰,“就這麼穿越了嗎?這麼魔幻的迷之中式建築,我能修仙了?”

嗶嗶-是的-你可得長生-嗶嗶

冇有聲音,羅蘭亦冇有看玉佩蹦字,但他就是知道它的意思,這種不科學的事讓他清清楚楚明白自己穿越。

羅蘭低著頭,左手五指張開蓋住大臉,嘴角不自覺上揚,越來越大。

“好好,這潑天的富貴終是輪到我羅蘭穿了,還是修仙文!”羅蘭發出猥瑣的笑聲,“財富法寶妹子!嘿嘿嘿……嘎”

羅蘭嘿嘿聲卡殼了,脖子哢嚓緩慢往左手邊看,有三個人和他拍拍坐,每個人頭上都有一排字,這字是浮空立體的,字麵超前,隻留給羅蘭一個直立扁平的側影。

離羅蘭最近立體字有所感應,他轉過直麵他,[扶延君]三個字寫的飄逸靈動。

看到字,羅蘭腦海突兀出現扶延君的資訊,太華宗歲朝峰峰主,善符籙,性格淡漠不好惹。

羅蘭臉有些麻木,眼睜睜看著[扶延君]字框框拍拍它後麵那個[周康]字框,然後往上飄不擋[周康]的視線。

[周康]字框框看清楚羅蘭後,康字下麵水的撇捺變成水滴,一滴滴往下落。

羅蘭臉木的不能再木,他腦子裡蹦出來這位太華宗掌門也就是春秋峰峰主,善五行術很容易哭,他還知道不要給這位掌門師兄添麻煩,因為他已經很不容易了。

[周康]眼淚流個冇完,龍飛蛇舞兩個黑色大字都變淺了,最後麵的四個字察覺到異常,往這邊探頭過來,然後看到自己敬愛的掌門師兄正哭個不停,[薑山多嬌]怒氣沖沖朝羅蘭奔過來。

[扶延君]咣的下來正正砸在[薑山多嬌]上,聽到聲音[周康]也過來,三個字框框混在一起,情況無比複雜。

[薑山多嬌]氣勢如虹,加上怒氣加持,把兩個字框框壓的死死的。

[薑山多嬌]四個字豎著排列,薑是頭嬌是腿,多字從中間分開,一個夕叉腰,一個夕直直指著他頭頂。

羅蘭順著看過去,果然在自己頭上看到三個字[沈經白],[沈經白]微微側身,明明幾個字冇有表情,但羅蘭見鬼般從裡麵看出幾分輕蔑。

這位丹辛峰峰主薑山多嬌最擅長丹藥醫術卻脾氣火爆,尤其是孤道峰峰主沈經白,他一點就能點著這位從小嬌蠻的小師妹。

眼看羅蘭腦袋上方將要上場彆具一格抽象打鬥,突然一道刺眼的光閃動。

羅蘭微眯著眼,探尋看向發出光的位置,在台下有一人,頭上光芒刺眼,隱隱能看出男主兩個字,下麵的人被光掩的,隻能模糊看出一個人影。

那人影發覺了羅蘭的視線,回望過來。

刹那間,兩人目光相對間光輝消散,羅蘭瞳孔裡就這麼突然出現一雙沉寂黝黑的眼眸。

羅蘭蹭一下站起來,眼神死死盯著台下孤身一人站著的少年。

那少年身姿如鬆,穿著一身白衣,頭上一顆木簪綰髮,他微微抬頭目不斜視凝望羅蘭,眼神不悲不喜古井無波般。

羅蘭不自覺顫抖起來,手按住腹部,彷彿還能感覺到匕首刺穿皮肉帶來的疼痛,失血過多引發身體發寒,眼前也彷彿昏沉。

羅蘭牙齒咬咯咯作響,心臟彭彭,他既恐懼又興奮,恐懼於眼前殺了自己的少年,又興奮自己可以親手報仇。

在這些激烈的情緒下,他有一個秘而不宣的猜測,究竟是他死了纔來到這裡,還是這個人送他穿越了?

無論如何這個傢夥不能放過,羅蘭心裡下了決定。

嗶嗶-確定主角-嗶嗶

嗶嗶-故事線開始-請開始你的逃生-嗶嗶

“什麼意思?”羅蘭疑惑詢問,得到的是那塊白玉的沉默。

台下的白衣少年垂下眼眸,彷彿周邊一切光影定住,羅蘭眨眨眼,隻是瞬息間,一切彷彿恢複了原狀。

同時羅蘭手裡的白玉好像成了一本書,此刻書翻到第一頁第一行。

[“逆徒!你怎敢!”沈經白緊緊攥住自己的衣領,他臉上因為憤怒已經浮上一層紅暈。

沈經白手中一甩,那金色的細小鎖鏈就牢牢困住剛纔對他不軌的逆徒晏子規,見這他順從的接受受縛住自己要害的鎖鏈,沈經白心中的驚恐和惱怒才減輕一些。

沈經白整理被晏子規弄亂的衣裳,尤其是被這傢夥解開的衣領,一想到他趁著自己酒醉對自己做了什麼,沈經白就怒血上湧。

他動了怒氣,化神期修士的威壓直接壓的晏子規撲通一聲下跪,他痛苦悶哼一聲,嘴角溢位鮮血順著嘴角下巴滴落到鎖住脖頸的鎖鏈上,鮮血融了進去。

晏子規的眼神死死盯著已經將衣裳恢複整潔,端莊沉靜的好師尊,他那鎖骨處被自己親吻而滋生的曖昧印記也被蓋住。

他的好師尊又重新變成了高高在上,無心冇肺的樣子。

嗬,真是好師尊啊。

沈經白看見了自己細心愛護長大的徒弟眼裡的嘲弄和隱藏在眼底那幾不可察的恨意。

沈經白眉頭不自覺皺起,“你究竟要乾什麼?”

“乾什麼?”晏子規低低笑起來,他壓低嗓音包含**纏綿說道:“那當然是乾你啊,我的好師尊~”

“你!!!”沈經白大怒,當即動用靈力驅使金色鎖鏈莫邪洞穿透晏子規的琵琶骨。

但莫邪僅僅是晃動兩下,隨後整條鎖鏈慢慢變紅然後一段段碎掉。

在沈經白驚疑中,晏子規慢慢站起身,他拇指擦掉嘴角乾涸的血跡,一步一步向師尊走去。

他一邊走一邊笑著說:“師尊不是憂愁我困於元嬰不得進步嗎?如今徒兒找到辦法突破元嬰了。”

晏子規的手指順著師尊的眉眼劃到他的嘴唇,曖昧的點了點,逆徒心難自抑的輕笑出聲,“隻需要一個爐鼎,一個師尊。”]

羅蘭手掌翻拍啪的把玉佩壓在桌子上,他麵無表情,仔細看還有點青。

嗶嗶-接下來是小說的最**最精彩的部分-嗶嗶

嗶嗶-建議你繼續看-嗶嗶

羅蘭皮笑肉不笑,“繼續看,再看我大好直男的節操就碎成渣了,從看到書名我就有預感。”

羅蘭咬牙切齒麵目猙獰,他惡聲道:“還真TM是本男男小說啊!”

嗶嗶-糾正是□□**小說-連載於花市文學城-嗶嗶

羅蘭嘴唇囁嚅,他很想罵幾句臟話,但說出口卻隻有一句蒼白無力的坑爹呢。

羅蘭雙手碰著那塊玉佩,像是捧著一個燙手山芋,“你讓我捋捋,第一:我穿越了。”

嗶嗶-是的-是本r18小說-嗶嗶

羅蘭表情痛苦,難受道:“彆再強調□□了,我知道了啊!”

他脫力靠在椅背上,耳邊嘈雜,跟他一排坐的幾個人低頭互相交談,原本他們頭上跟活的似的字框框呆板飄在各自的頭上。

他仰頭看到自己頭頂飄著沈經白三個字,羅蘭低頭,台下男主兩個大字熠熠生光。

羅蘭不忍直視閉上眼,嗓音有氣無力,“第二:穿進一本師尊**小說,台下那個一看就**炸天的是本文主角之一。”

嗶嗶-是的他是男主攻-你是男主受-嗶嗶

羅蘭忍無可忍,掌心握住那塊白玉恨不得捏碎它,“我、知、道、了。”他惡聲道:“你踏馬能不能閉上嘴?!”

嗶嗶

OK嗶嗶

“你丫可真國際化,連英文都知道。”羅蘭後背放鬆依靠椅背,經過一段時間後,掌心的溫度已經把白玉也就是係統溫熱。

羅蘭心裡卻總有一股寒意,離開自己所熟悉的世界來到一個小說世界,他要不是個冇心冇肺的,隻怕這時就已經嚇得惶惶不安了。

但現在羅蘭隻對這個係統充滿了疑惑和警惕,這是個什麼東西?怎麼知道英文的?他還能回去嗎?

還有最重要的,他還活著嗎?

有太多疑問現在都無法解答,唯一可以確定的是……

羅蘭伸出他的左手,那隻手骨架勻稱,皮膚細膩白皙,要是做手膜話錢絕對大發特發。

但這並不是羅蘭的手,身體容貌都不是他,他真真切切的穿越了。

“係統嗶嗶,你能送我回去嗎?”即使那個現實世界冇什麼留唸的,但羅蘭也不想在這個艸蛋的**小說裡求生。

他剛攢的一整季芙莉蓮還冇看呢!!!

冇有回答,剛纔那個他說一句就趕著話腳的嗶嗶聲冇有了,氣氛詭異沉默了起來。

彷彿有什麼恐怖的,不可違抗的力量凝視羅蘭。

羅蘭心神危機感都提到了最高,驚的汗毛豎了起來,心臟彭彭如響鼓,耳邊彷彿有巨雷炸響,強烈的恐懼感驅使他想把係統扔出去,人卻好像被什麼東西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氣,身體發沉使不上勁。

“喂……”羅蘭開口,發現自己聲音不自覺間抖的不像樣,他不由自主緊張的嚥了口唾沫,試探性打破沉默,“你還活著嗎?”

彷彿有人的歎息,輕飄虛渺一般,如同一陣清風。

羅蘭眼前蹦出幾個大字。

你可得長生

嗶嗶嗶—羅蘭—你要你活著—嗶嗶嗶

羅蘭,你可得長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