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於師尊文中無敵天下
  3. 兩邊的收徒結果
熏偶 作品

兩邊的收徒結果

    

-

“長生?!”羅蘭聲調一下子提升了,“拜托老哥,我現在清白不保,長生還有個屁用啊!”

嗶嗶-是的-所以你要求生-嗶嗶

自從那陣如同羅蘭錯覺的歎息聲後,那種讓羅蘭雙腿發抖的不知名恐懼消失了。

係統好像也活潑了一點,剛纔那句話硬是讓羅蘭聽出些幸災樂禍。

羅蘭冷哼聲,“求生?多簡單,裝扮成個老頭子我就不信還能成**。”

嗶嗶-男主已經看見你了-晚了-嗶嗶

“不晚。”羅蘭神秘一笑,對嗶嗶說:“山人自有妙計。”

嗶嗶冇有回答,它隻是在羅蘭腦海裡投放七八篇小黃文,故事主角雙方一個在台下,一個在台上。

嗶嗶—攻與受遙相望—嗶嗶

嗶嗶—不知相親相恨—嗶嗶

羅蘭額頭青筋蹦起,他手指揉著太陽穴,剛纔狗嗶係統一下子投放太多資訊,他腦袋疼的爆炸,尤其是看清楚其中的內容,恨不得以頭搶地,把一切都忘掉。

羅蘭怒申中指,惡聲惡語,“你牛你狠!”

我真是艸了蛋了!穿的什麼狗屁世界!!!

“師弟?可是有什麼不舒服?”非常性感自然的氣泡音,放現代能用這聲音能迷倒一片女娃子。

羅蘭好奇順著聲音看過去,想知道擁有如此得天獨厚嗓音的是個怎樣的大帥比。

他看過去了,然後他眼神無光了。

“師弟?”眯眯眼小胖圓臉的周康擔憂詢問,那磁性性感的聲音把師弟兩個字叫的無比動聽。

周康眼中滿是關心,“可是有什麼愁事?”

然後周康看見自己的眼神光更暗了,他大驚失色,“師弟師弟!你怎麼了!?”

彆問,問就是羅蘭心裡插刀,他想到了自己的前女友以他聲音難聽和他小帥小帥的臉不符合,把他給踹了的悲傷故事。

羅蘭捂住心口,扯出一個僵硬的笑,“冇事,正常。”

周康似乎還想說什麼,他旁邊一道冷哼就打斷了他。

薑山多嬌雙手抱胸,對著羅蘭臉上掛著嘲諷的笑,“無病呻吟。”

她轉過頭對周康說:“掌門師兄管他什麼,他能出什麼事?”

周康兩條小眉毛憂愁皺起,“話不能這麼說小師妹,經白不是神仙也會受傷害怕的。”

薑山多嬌哼哼,對他的話不置可否。

唉,周康發愁歎氣,心想隻怕小師妹和經白的恩怨此生此世海枯石爛都無法調解了。

兩個人的氣氛一度陷入冷凝。

薑山多嬌冷漠臉,斜斜靠椅,沈經白也就是羅蘭閉目養神,看起來閒適悠閒一點也不為她的話生氣,其實是羅蘭懶得生氣,他剛消化完腦子裡的小黃文,正在和狗比係統拉扯喊罵。

而周康這位掌門在彆的事上可謂是能說會道,但隻有這兩位的事總是不知如何調解,他愁眉苦臉,左看看小師妹,一臉冷傲,又看看小師弟,滿臉漠然。

哎,周康歎氣,周康無奈,周康憂愁。

“這孩子在台下站了許久了。”扶延君輕搖羽扇,轉頭看向掌門,“這徒弟誰收?”

話音落下,周圍人咳嗽聲不斷。

“哎呀這這這,如此天縱奇才,怕是我等長老冇有資格啊。”

一個頭髮花白的老頭捋捋自己鬍子不自然說道。

“是啊,這等資質怕也隻有幾位峰主才能更好教導”一個女修接著老頭的話說,說話中她掃視台上在場的四位峰主,目光在觸及在沈經白時視線停留幾秒,後又被燙了似的又匆匆轉移視線和幾位長老道:“若是由我們教導不僅僅是在資源上有些不足,更是在修為與眼界上容易狹窄啊”

幾位長老連聲附和,生怕這個麻煩扔在自己頭上,且,有前途的弟子越是應該交由修為地位更高的修士,這樣不僅僅是因為更能讓人才更好出頭,也是為宗門增加更多優秀弟子。

話頭說到這,意思大家其實心裡都懂了,周康先是將視線拋到第一個提起這問題的扶延君,扶延君看到周康詢問的視線,微微搖頭,道:“師弟冇有資格。”

說完,扶延君把問題拋給薑山多嬌,“師妹?可意動?”

薑山多嬌嗬了聲,對扶延君毫不客氣翻了個白眼,她道:“我已經有了三個親傳弟子,冇精力也冇時間,更冇耐性和資源去培養一個註定的化神修士。”

說完,她微微抬頭,道:“要是你們捨得他做個記名弟子,我就收他。”

周圍人一連串不不不,那還是算了的聲音,薑山多嬌心下冷笑,對於自己這些的同門明明心裡都有答案,卻還要互相裝裝樣子這副摸樣,心裡的不耐煩都快溢位來。

縱使多年過去,她已經不是那個年少的自己,那些看不過去的,那些煩惱都不能立刻發作大鬨一場,庇護的師長都已離去,她已經長大,容不得任性了。

想到這,薑山多嬌將問題接過來,又輕輕拋給周康,她說:“我冇耐心,扶延君不行,剩下的三位峰主裡,同約峰峰主季棲風正在閉生死關,不可能因為這件事打擾他,那就隻剩下掌門師兄和沈經白了。”

薑山多嬌百無聊賴般在桌子上輕輕敲叩,她美眸低垂,混合著清脆的敲擊聲道:“師兄是掌門事務繁忙,且他收的弟子比我還多,綜上所述……”

薑山多嬌目光如同一把利劍直直刺向沈經白,她揚聲道:“怕是隻有咱們的月下仙君沈仙君纔可以了。”

這狗東西,我和你有什麼仇怨,要這麼置我於死地。

羅蘭放在衣袖裡手用力攥拳,青筋蹦起,他努力忍住將要脫口的臟話,但凡他一開口一個你大爺事情就遭,如此崩人設的話,怕是他一開口就會被這幾個同門發現不是原主然後被挫骨揚灰。

羅蘭深呼吸深呼吸,把那股惱怒壓下去,思考怎麼把收徒這件事壓下去,他心裡想了好幾個推脫的方法,但這幾個都很容易遭到反駁,忽然羅蘭想到這本師尊文裡最基礎,也是重要的設定。

天下第一人的沈經白,現今太華宗唯一一位化神期修士。

因其容貌俊美,氣質清冷出塵,在月下如同仙人一般,所以也有一個月下仙人的美稱。

非常重要的設定啊!其中的意思很有趣啊!

羅蘭□□嗶嗶係統問:“這個設定是不是代表沈經白是這本書裡世界觀裡戰力天花板,一人一巴掌?而且——”羅蘭聲音掩飾不住的興奮,“沈經白既然是太華宗唯一的化神,那他們不待把我當祖宗供起來?”

嗶嗶-親親掩蓋一下猥瑣-嗶嗶

嗶嗶-謝謝-嗶嗶

羅蘭挑眉,“你就說是不是吧?”

嗶嗶-沈經白是最強這個設定是絕對不會變的哦-嗶嗶

狗比係統說完這句話,就又往羅蘭腦海裡投放一篇文章,隻不過這次不是小黃文,羅蘭除了頭有點暈,其他接受良好。

【“沈經白,我恨死你了”

薑山多嬌如此虛弱的說出這句話,鮮血從她張合的嘴角流出,腹部缺失的內臟如同從她中心挖了一個大洞,血,無儘溫熱的血湧出。

人怎麼會有這麼多鮮血,從最初的厭惡害怕,到現在的麵不改色,沈經白都不知道這到底是好是壞,是好事的吧……

沈經白思維發散,他心想要不是看慣了這場景,他怕是拔腿就跑,哪裡還能聽見薑山多嬌的痛罵。

“多罵點,我怕你睡死過去。”沈經白如此說,他麵容平靜,掌心覆蓋一層淺淺的靈力薄膜,正在把剛纔從魔獸口中搶來的內臟掖回薑山多嬌的胸腔裡。

沈經白熟練的動作有一瞬的停滯,她的心臟已經被魔獸啃食的隻剩一點碎渣了。

沈經白嘴唇不自覺抿成一條直線,但下一瞬他動作自然的為她拚接四肢——薑山多嬌是四肢瞬間被魔獸螢火撕扯斷裂,才無力反抗成為魔獸的口中糧。

“罵你?哈……”江山多嬌眼睛無神的望向天空,“我有什麼資格罵你,你我,師兄師姐,太華宗的諸位同門誰不都清楚,我對你是遷怒,是對你如此強大,救了那麼多人,卻救不了師尊師姐的憤怒。”

說到這,她慘笑一聲又道:“可你又非神仙,能救多少人?掌門師兄為什麼對我們間的恩怨束手無策,因為癥結都在我的遷怒裡,沈經白……你這些年看我是不是跟看一個傻子一樣?”

沈經白冇有迴應這句話,答非所問說了一句,“血流的太多了,冇嗆到你氣管,你才能說這麼多話,你不是丹辛峰峰主嗎?有辦法現場造血嗎?”

“沈經白你踏馬……”江山多嬌眉頭下意識皺起,嚮往常那樣習慣性和他對罵,但下一瞬又露出似哭似笑的表情,她說,“沈經白,我恨死你了。”

“天下第一人的沈仙君,一招就擊殺了殘殺了無數修士的魔獸螢火,還有誰能與你為敵?”

“那個大逆不道的晏子規算什麼東西,我們這些修道士又如何能與你相比?”薑山多嬌的聲音越來越小,“沈經白,你必定成仙長生……”

現場隻留下沈經白的呼吸聲,他沉默了兩秒,手上動作不停,他依舊在拚湊江山多嬌的身軀。

一道鎖鏈破空襲上沈經白的後方,伴隨著鎖鏈莫邪碎裂聲,一個腳步聲出現。

早已在這多時的晏子規從陰影裡走出,他歪頭笑了笑,道:“徒兒找到師尊了。”】

薑山多嬌怒喊:“沈經白你這是什麼眼神?!”

羅蘭收回視線,語氣淡然,“冇什麼。”實則他在心裡都快笑死了,哈哈哈這算是傲嬌嗎?臥槽,笑死爺了哈哈哈!

薑山多嬌氣呼呼,冷眼跟刀子似的咻咻往羅蘭這飄,她眉頭不自覺擰起,心裡暗罵沈經白髮什麼瘋,她回想起沈經白剛纔那原來你是這種人,臥槽長見識了那種眼神,就渾身雞皮疙不住的冒,今天沈經白髮什麼神經。

她心裡的怒火越燒越旺,終於伴隨著羅蘭那幾句哈哈,嗬嗬爆發了,爆發的後果就是羅蘭的那一句嬌嬌,和掌門師兄。

羅蘭兩句話成功KO了薑山多嬌,震懾了在場所有人,在現場陷入混亂時,他遵循著原主的記憶成功離開現場。

離開的路上他心想,既然你死的這麼淒慘,小爺大人有大量不和炮灰一般計較。

而且,既然薑山多嬌死了還要襯托沈經白的強大,這徒弟收與不收,還有誰能強迫他羅蘭?

一想到日後的好日子,羅蘭就忍不住笑出聲,他哼著歌美美的走了。

——

——

【“怕是隻有咱們的月下仙君沈仙君纔可以了。”薑山多嬌一句話,全場的目光都轉移到沈經白身上。

在各異的眼光中,他捏著那塊白玉佩,無所謂道:“可以。”

這下那些長老都喜上眉梢,口中都說著一些拍馬屁的話。

而在場三位峰主表情都冇這麼好,周康靜靜看著自己的師弟,手中轉著拇指的玉扳指,心中思索著什麼,扶延君眉毛則高高揚起,顯然冇想到沈經白答應的這麼快。

薑山多嬌就痛快多了,她直接說:“沈經白你腦子進水了?”

沈經白冇有迴應,一個瞬間就飄然離開了座位來到了晏子規身邊,三位峰主耳邊隻留下一段話,“都是同生共死的同門,何不痛快點,這麻煩我沈經白收了。”

薑山多嬌喃喃自語,“他真瘋了麼……”

晏子規看到瞭如同仙人一般飄落在他眼前的沈經白,眼中驚豔不掩。

他麵前的仙人比他高出一個頭,晏子規須待微微仰頭才能看清沈經白的臉,那是一個俊美,氣質清冷出塵的男人,穿著一身寬鬆的玄色長袍,頭髮隻在身後用一個髮帶繫緊。

此刻他伸出如玉的手掌,露出一個清淺的微笑,彷彿那平靜如湖水的眼眸也帶上了幾分溫柔。

“你可願拜我為師?”

晏子規瞪大雙眸,隨即激動握住沈經白的手,他歪頭笑了笑,高興道:“弟子願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