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羽月
  3. 第三章 選材
八界大人 作品

第三章 選材

    

-

溜回38號藥園的樂飛羽想起三八的音容笑貌,想起那香豔畫麵,不覺氣血上湧,糟糕又要流鼻血了,人家最起碼是金丹期以上的大修士,要想泡到手,打鐵還需自身硬,看向下體,嗯,其實硬度是夠了的,算了,努力修煉,爭取早日把三八弄到手。有了目標,動力就十足了。從儲物袋拿出《煉氣十段》,參詳煉氣四層修煉之法,書中介紹正式修習煉氣四層之前對心境進行一次自我洗滌,即進行靜坐冥想,對自己的修真之路進行一次回顧,發現並清除其中對以後修真之路有防礙的不良情緒或隱憂。樂飛羽略作思考,嗯,叭拉叭拉一大段,不就是搞一次回憶錄,這還不容易。當即心無雜念,盤膝坐在床中,眼觀鼻,鼻觀心,漸漸進入冥想狀態......。冥想中的樂飛羽記憶指針往回撥動,往事點滴如同一幀幀的畫麵在心頭湧過。混沌大陸乾坤南一凡人村落,叫作樂家村的一富戶誕生了一個小孩,主人樂家鬆給兒子起了個名字喚作樂飛羽,希望他長大後可以安上翅膀一般遨遊天下。小樂飛羽與村的小夥伴在樂家村快樂地成長,每天上樹摸鳥下河打魚,日子飛快,樂飛羽十四五歲時就長開了,成為遠近聞名的小帥哥,引來眾多情竇初開的小姑娘以及村寡婦們的覬覦之心,終於有一天,樂飛羽讓隔壁村的小花誘引到柴房交換了男女之間的秘密後,樂飛羽發現了人生快樂的真諦,家有錢,關鍵又帥,樂飛羽此後沉浸在泡妞路上不可自拔,一年之間,便將周邊村寨城鎮外的但凡有幾分姿色的姑娘全擼了個遍,並且為了方便管理,還愛給人家發號碼,省得搞混了。三年前的一天,亦不知是不是報應,樂飛羽正在村中山坳與七號姑娘深入研究人體構造時,一不知名修士竟引天雷屠村,可憐樂家村幾百號人頓刻間灰飛煙滅。山中快活完畢拉著七號姑娘回村的樂飛羽望著被天雷摧毀的家園茫然失措良久失語。七號姑娘卻是堅毅果決的性情,要為家人報仇,對付修真之人的前提是必須自己也成為修真中人。她堅定地對樂飛羽說道:飛羽,我聽說過幾天雲天宮會派人到錢村鎮開十年一屆的選材會,我們加入雲天宮修行吧,這樣纔有機會為死去的爹孃報仇。“這,我們能選的上嗎?聽說要有靈根的人纔會被選中。”樂飛羽眼帶疑惑說道七號柔聲道:有些事你不去試的話永遠不會知道成不成呢!樂飛羽聞言眼中閃現光芒,重重點了下頭道:好,我聽你的,樂靈琪。樂靈琪聽到心上人喚自己的名字不再阿七相稱,心中感動,拉起樂飛羽的手,毅然向錢村鎮走去。五日後的錢村鎮人山人海,樂飛羽二人都不用打聽,順著人群走向便能找到雲天宮的選材台子。還有數十丈遠二人便擠不過去選材舞台了,台前早已排滿來自各地希望加入修真世界的凡人苗子。多數想加入修真的凡人都是十歲上下的孩子,基本上有長輩帶來,像樂飛羽二人超過十五六歲的凡人應該不到二成,畢竟修仙亦得趁早,過了十八歲的凡人,雲天宮原則上是不收的了。選材台前後有當地官府派出的差役在維持秩序,讓參加選材的凡人選登記再排好隊,鎮守大人切不敢讓雲天宮的仙人到達後感到不悅。樂飛羽二人亦去登記處填寫了資料拿了個牌子去排隊,排隊的位置估計都在千名之後了,熙熙攘攘的人群等到日上三竿,方纔有人大叫,“快看,仙人來了!”樂飛羽聞聲望去,遠遠看到一青衣人翩若驚鴻,宛如流星劃破天際,踏劍而來。隻是一眨眼的功夫,那個青衣人便穩穩站在台子上麵。樂飛羽滿心敬仰看清那人麵目,青衣人是箇中年文士打扮,下巴有數寸長的鬍鬚,麵上自有威嚴令人忍不住想要跪拜。未及細想,周圍凡人早已跪倒,口中頌福仙人不已,樂飛羽二人亦跟隨拜下。聽見那雲天宮文士淡淡道:都起來罷,不必浪費時間,本座雲天宮內門執事賀費,今日代表宗門前來此地選拔適合修行的弟子,有意加入雲天宮修行的孩子們一會按順序上台來測試,凡帶靈根者可隨我回宗門聽候安排,其家人可領紋銀百兩回去,從此了斷塵緣。也不見他如何動作,手中已現出一盤山石,石上有“金、木、水、火、土、天、地”等七個字。賀費將山石擺放在早已準備好的桌子上,站在一邊,然後揮手指示差役放孩子上台來進行靈根測試。首先上來的是一個**歲模樣的靦腆男孩,怯怯的按照指示把小手按在那盤山石之上,隻一瞬間,那山石閃了一下,便再無反應。一旁的賀費冷冷道:下一個。那小男孩滿臉失落的從一邊走了下台,緊接著上來的是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得到了同樣的結果。就這般一個接一個的測試,一直到了五十多人之後,才終於有一個十三四歲的小男生按在山石上,使得金、水、土三個字亮了起來,說明這是一個有三靈根的人,賀費臉上終於露出一絲笑容。招那男孩到跟前問名字年齡,男孩鞠躬恭敬的回話:回仙長,小子白石,十四歲。賀費點點頭,示意白石到後台等候,台下白石的父親見狀喜不自勝,匍匐在地,向賀費跪拜起來。早有差役從一邊走來,引白石父親去領取銀子,眾人見此,紛紛露出羨慕的目光。如此這般,一個接一個的測試,大多數的孩子都是帶著失落的神情走下台去,能讓山石上的文字亮起證明自己有靈根的孩子自然歡欣不已,飛羽心中暗暗算了一下,大約是一百個孩子才能挑出一個有靈根這樣的比例,不由心中頗為焦慮不安起來。這時上來一位長得水靈靈的小女孩吸引住眾人的目光,隻見她身著鵝黃色的羅裙,約摸十四五歲年齡,體態纖細輕盈,如初綻的荷花,清麗脫俗。樂飛羽不由自主地嚥了下口水,卻突覺腰間劇痛,忍不住“啊”了一聲,原來是從那女孩上台便注意著樂飛羽的樂靈琪掐了他一下腰肉。樂飛羽瞧向樂靈琪哂笑,樂靈琪白了一眼輕聲道:你這壞人一定又想給人發號牌了。樂飛羽作無辜狀道:那有的事,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想送號,人家不見得肯接嘛,靈琪你別多想。聽見眾人發出驚呼聲,樂飛羽轉頭望上台,見到那女孩手按山石竟然隻亮起一個“水”字。水屬性單靈根,賀費眼睛一亮,這個無疑是今天最大的收穫了,竟然在這不起眼的小鎮為宗門收取到單靈根的好苗子,這趟回去宗門的獎勵定然不菲。心中高興,不由向前走了兩步,照例問清女孩名字年齡讓她去後台候著。樂飛羽豎起耳朵聽清那女孩名字叫杜心怡,十五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