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原神:食譜之神
  3. 第二章 真實的蒙德
琥珀色琉璃 作品

第二章 真實的蒙德

    

-

炎炎烈日下,兩小兒在辯鬥。一兒曰:“天這熱,咱們去‘天使的饋贈’買冷飲喝。”一兒曰:“你家摩拉多,我不行,我看還是買幾個日落果或是樹莓解解暑算了。”想喝冷飲的繼續堅持道:“一杯冷飲才花幾個錢,我幫你出了便是。”想買水果的搖頭說:“不了,喝了那兒的冷飲,怕是以後很難接受用水果解暑這樣的方式了。”聽到兩人爭論的話語,藝遜略有不解。不就是冷飲,買這種東西還需要糾結?最後,兩人還是放棄了買冷飲的打算,乖乖地來到了藝遜的攤位前。“老闆,來四個日落果。”“好,一共600摩拉,拿好咯。”藝遜擺出一副職業假笑,將四個日落果遞給其中一個孩子。緊接著,他便主動搭話問道。“這熱的天,怎不去買冷飲喝呢?”“我們買了冷飲,誰還來照顧你們家生意?”年紀不大,口氣倒是咄咄逼人。但畢竟是客戶,藝遜還是勉強擠出一副笑容接著迴應。“這話是冇錯,但我隻是好奇...”“大哥哥,查爾斯那兒的冷飲一杯就要一千多摩拉,我們都是小孩子冇有那多零花錢的。”與那位不差錢的孩子不同,另一個孩子語氣明顯柔和許多。藝遜終於明白了對方的難處,也大致瞭解了這的物價水平。店賣的日落果一個150摩拉,大概摺合原來世界一塊五毛錢左右。而一杯冷飲動輒一千多摩拉,差不多原來世界的十塊錢,甚至是二十塊錢。普通小學生的購買力確實很難承受長期的消費。更何況,還要考慮蒙德的收入水平。或許比起現實世界的水平更低一些,估計與某些落後國家的收入水平相當。這時,那個咄咄逼人的小孩子隨口抱怨了一句。“哼,不就是加了水果和糖的冰水嗎,竟然賣這貴。”藝遜有些好奇的問道。“對啊,你們為什不能自己動手製作呢?明明原材料都很普遍。”那小孩略帶無奈地回答道。“我們冇有製冰的工具,大人們也不可能給我們買那貴的東西。”“製冰?他們都是用什工具製冰?”藝遜突然意識到,這個世界的工業文明還處於相對落後的狀態,尤其是蒙德,製冷設備的工藝即使存在,技術含量估計也不會很高。除非...“冇什神秘的,就是用了冰霧花而已。”果真如藝遜所料,蒙德人選擇了最簡單高效的辦法——利用“魔法”。雖然冰霧花是這個世界上隨處可見的植物,但身具冰凍力量的它確實屬於魔物的一種。藝遜繼續提問。“額,我是外地來的,對這邊的物價不是很熟悉。這個冰霧花...很貴嗎?”“那可不!冰霧花很難采摘的,蒙德城出售的冰霧花花朵都是商家委托冒險家協會的冒險家們采摘的,而且一般情況下接這種委托任務的人都是能夠使用元素力的大人物哦!”另一個語氣溫和的孩子聽到自己熟悉的話題,也湊上去補充道。“是呢是呢,這些會使用元素力的人都是蒙德城響噹噹的大人物,不隻是委托任務,在蒙德城遭遇魔物襲擊時他們也會協助騎士團戰鬥!”兩小孩越說越帶勁,似乎對戰鬥話題格外感興趣。前麵的話確實能夠給藝遜提供不少本地的資訊,但後麵就有些離譜了。什迪盧克可能是風神大人安插在蒙德的使者,羅莎莉亞是丘丘人化身,菲謝爾是雷神早年在蒙德的私生女...但不管怎樣,藝遜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情報。而且,這個情報還引出了一個解決日落果滯銷的點子——做成冷飲。耐著性子聽完兩個小顧客的亢奮發言後,藝遜笑嘻嘻的送走了他們。過了許久,水果攤老闆回來了。藝遜將製作冷飲的點子說給了老闆聽,但老闆卻對此保持懷疑。“大家平時都去酒館購買飲品,城兩家酒館早就把生意壟斷了,咱們突然整這一出,且不說口感冇有人家專業的好,光是這成本就很難收回。”藝遜辯解道。“雖然酒館在這方麵的業務已經成熟了,但畢竟價格擺在那嘛。一杯的成本不到三百摩拉,售價卻能賣到一千五百摩拉,這高的利潤完全有操作的空間!”“你是想打價格戰?”“我們雖然冇有他們專業,但我們有原材料供貨商的成本優勢,完全可以把價格打下來。”“你打算賣多少錢?”“一杯成本三百左右的摩拉,我們可以賣八百嘛,再不濟可以降到五百。”老闆想了想,似乎有點動心。藝遜滿懷期待的等待老闆的迴應,結果卻等來了截然相反的答案。“算了,別想這些歪門邪道了。”“可是...”“可是什,你怕是隻考慮摩拉,冇考慮人情世故吧...”人情世故?這是唱的哪出?藝遜麵露疑惑,愣在一邊。見對方冇能理解自己的意思,老闆解釋道。“你可知,那兩家酒館的背後都有誰在支援?”“酒館的背後...”經老闆提醒,藝遜突然想到了不得了的事。“天使的饋贈,是萊艮芬德家的,別說你不知道萊艮芬德...”萊艮芬德這個家族名號藝遜確實不熟,但萊艮芬德的掌門人他卻熟的很。就是那位紅髮的暗夜英雄——“迪盧克老爺”。“另一邊,貓尾酒館,儘管看起來不起眼,但這些年敢和萊艮芬德家族唱對台戲,你認為他們憑藉的是什?”“額...”“貓尾酒館”背後的勢力藝遜不甚瞭解。但與貓尾酒館有關的人,他還是知道的。就是那個貓耳娘調酒師——迪奧娜。但這個酒館憑藉著迪奧娜敢和迪盧克叫板,未免有些牽強吧...“那個...迪奧娜?”老闆搖了搖頭。“雖然她作為神之眼的擁有著有一定的影響力,但其關鍵作用的還另有其人。”“那是誰?”“迪奧娜背後的清泉鎮獸人世家——凱茨萊茵家族。”藝遜對此頗感意外。由於之前對遊戲的理解並冇有那深刻,所以很多人物關係他也冇能理清。如今看來,這蒙德城大大小小的神之眼擁有者多半都有點背景的。老闆見藝遜露出吃驚的表情,嘴角一翹,接著說道。“哼,還有一件事,估計你也不知道,他們兩家酒館似乎已經暗地合作了。”“這兩家合作,那豈不是真的壟斷市場了。”“你知道為什這多年蒙德城冇有第三家酒館的原因了吧?倒不是說競爭不過他們,隻是一想到涉足這一領域,就意味著要得罪他們背後的勢力。”老闆拍了拍藝遜的肩膀,以一副長者的口吻說道。“而一旦得罪了他們,作為異鄉人的我們就不要想能夠繼續待在這了。在蒙德城,如果有人敢於挑戰家族的權威,我想人們可能第二天就見不到他了。”聽過老闆的這一番話,藝遜之前躍躍欲試大乾一場的熱情瞬間涼了下來。更重要的是,作為外鄉人,藝遜已經初步認識到了蒙德城的水有多深。全都是家族勢力,包括騎士團的各個大大小小的官僚和騎士、西風教會的神職人員。除了老闆提到的萊艮芬德家族,還有鼎鼎大名的古恩希爾德家族。這些家族中,琴是西風騎士團代理團長,芭芭拉是西風教會祈禮牧師,兩人的父親西蒙佩奇則是享譽大陸的大冒險家、現如今西風教會的主教。而琴的副手凱亞,則來自萊艮芬德家族,與迪盧克是義兄弟的關係。這還不算其他家族在蒙德權力機關當中的角色。可以說整個蒙德,家族勢力盤根錯節,涉及權力和摩拉乃至重要物資的領域幾乎都被家族勢力把持,平民很難參與其中。不僅如此,那些家族甚至不惜用恐怖的手段來統治自己的國民。真不知道巴巴托斯如果知道蒙德這個被稱為“自由之國”的國家,如今早已變成“囚籠之國”,會有什樣的感想。“黑暗,真是黑暗。”儘管已經瞭解了蒙德的現狀,但藝遜還是有些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實。畢竟在遊戲當中,這個國家帶給他的是一片祥和與安寧,而不是現在看到的這般黑暗景象。“難道大家就甘心忍受這樣的現實嗎?”大概是對這個國家過於失望,藝遜默默說出了心話。聽到這話,正在抽菸的老闆猛地抬起頭來,隨即左右張望了一下。見冇有人路過,老闆方纔放心地深呼一口氣。隨即,他從收納袋中迅速地掏出了一萬摩拉遞了上去。看著亮閃閃的摩拉,藝遜冇能理解老闆的用意,便問。“您這是...?”“今天的工錢。”“你這兒原來是一日一結啊,還給這多。”“不,這是全部的工錢。”“全部的工錢?”“你被解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