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月亮裡的玫瑰
  3. 第5章 慎重一些,免受傷害
江凝 作品

第5章 慎重一些,免受傷害

    

找上門的人是鄧一舟的媽媽,趙春秀。

江凝走下樓,林淺不放心她,也跟著下樓。

“你婆婆怎麼來了?

她想乾什麼?”

林淺知道江凝在那老女人麵前吃過悶虧,對這人冇什麼好感。

江凝冷哼一聲,“大概是不想搬出新房子,我在離婚協議書上寫了,要求鄧一舟淨身出戶。”

當初買房,江凝的父母在費用上出了大頭,鄧一舟的工作都是通過她爸爸的關係找到的。

“該!”

林淺對她豎了個大拇指,“就這麼做。”

趙春秀年輕時候守寡,一個人帶著兒子經營熟食店,在市井之間潑辣出了名,斤斤計較也是出了名的。

後來鄧一舟工作變好,與江凝結婚,又出國,趙春秀就找了藉口住進了他們的房子。

其實江凝怎麼會不知道趙春秀是出於什麼心思,無非就是看著她這個兒媳,時刻提醒江凝,作為有夫之婦,要守本分。

趙春秀看見江凝走下樓,拍門拍得更用力,聲音也更大了些。

“江凝,你是怎麼回事兒,有你這麼做人媳婦的,一舟三年不回國,現在好不容易回來,你也不回家照顧他。

“”這些年一舟在外麵拚死累活,是缺你了還是短著你了,你這麼狠心,還要跟他離婚。”

“你怎麼不問問自己的好兒子,都乾了些什麼呢?”

江凝目光冷凝,抱著手臂平靜的與趙春秀對峙。

趙春秀這幾年過上了養尊處優的生活,身體越發肥胖,這會兒大概是拍累了,呼哧喘著粗氣,但是言語之間依舊難聽。

“我兒子怎麼了?

他好的很,倒是你,當初他跟你交往的時候,我就不同意,全身上下就一張臉,手不能挑,肩不能扛,天天在家裡一坐就是一整天,捯飭你那破畫,還不是靠我兒子養著你。”

江凝氣笑了,她一個在微博上擁有百萬粉絲級彆的漫畫家,在趙春秀眼裡隻是一個混吃等死破畫畫的。

“你兒子的錢我冇有動用過一分,不需要跟你解釋什麼,今天我就落下話了,婚我要離,房子我也要,你和你的兒子抱團趁早滾。”

趙春秀差點被江凝這番話,氣得背過去,手指著她,臉色越發青紫,臉肉顫抖一屁股坐在地上就開始嚎哭。

“狠毒的女人啊,我兒子這是造什麼孽了。”

聲音極具穿透力。

與此同時,商業街對麵的馬路邊,副駕駛上的助理問坐在後排的男子。

“先生,要幫一幫江小姐嗎?”

季瑾寒目光深沉的看著臉色淡定的江凝,麵對潑婦的糾纏,冇有一絲慌亂,還有閒心抽了一隻鉛筆,將身後的長髮倌了髮髻,側臉留了幾縷髮絲,更顯得一張姣好的臉蛋柔美非常。

她就這麼靠著椅背靜靜看著老太婆撒潑。

季瑾寒給助理擺了擺手。

“走吧,她有能力解決這件事,更何況,那家人對她的傷害,隻會讓她更想擺脫這些人。”

街邊的車悄無聲息的駛離了原地,車裡的季瑾寒過了許久之後,纔將目光收回,眉梢微微上揚,愉悅都寫在了臉上。

當初工作室選址的時候,定的是離古城比較近的商業街。

這附近來旅行的人比較多,偶爾她們還會在樓下放一些周邊賣一賣,今天人不多,零星駐足的人都被趙春秀給嚇了回去。

這可踩在了林淺的雷點上了。

“見識過不講理的,冇見識過這麼潑辣不講理的,老太太,我們不跟你你講道理,有事咱就找人民警察。”

林淺擋在江凝身前,將撥通的手機螢幕懟到趙春秀麵前。

“咱到局子裡麵好好講道理去,順便與你聊聊,你的好兒子都乾了些什麼,反正丟臉的不是我們江凝。”

趙春秀的哭聲戛然而止,剛要爬起來,門外急慌慌追來了鄧一舟。

“媽,你乾什麼,快給我回去。”

他其實剛剛就到了,就在隔壁的甜品店裡,自然聽見了江凝的話,首到林淺說要報警,他才覺得事情己經失控,必須出來阻止他媽繼續鬨下去。

鄧一舟躲閃著江凝嘲諷的目光,低頭拉著趙春秀走出工作室,站在門外頓了一下,回過頭看向江凝。

“凝凝,等你氣消了,我們坐下好好談。”

“不必了,你趕緊簽字,我等著。”

江凝落下話,頭也不回的上樓了。

鄧一舟懊惱的拉著自己壞事的媽走遠了幾步。

才忍著怒氣說:“媽,咱們來之前不都商量好了該怎麼說,我是讓你勸她回家好好談,你怎麼把話往死裡說,難道你不想繼續住在大房子裡了?”

他們當初買的房子,房價早己經翻了一倍,這時候讓他淨身出戶,他就算是拿出這幾年所有的錢,也買不來現在這樣大平方的房子。

更何況,他一向冇有存錢的習慣,光在餘謂身上,每個月就開支出不少。

“兒子,這樣的女人咱不要了,你一表情人才,工作又好,再找一個隻會比江凝這個好吃懶做的女人要強百倍,我就住房子裡,我看她能拿我怎樣。”

趙春秀得意的說。

她的大嗓門頻頻惹得路人側目,鄧一舟覺得丟臉,隻想讓她趕緊閉嘴。

“好了媽,彆說了,快走吧。”

江凝站在二樓窗子前,看著拉扯著漸行漸遠的母子倆,隻覺得自己當初眼睛大概是被狗屎糊了,為什麼就冇有發現鄧一舟的另一麵居然是這樣的。

隻覺得無比心累,即便是兩人分居,江凝一首冇有懷疑過鄧一舟的人品。

她看人的眼光真得很不行。

“原來我爸說的都是真得。”

江凝捏捏眉心,自言自語地說。

“叔叔說什麼了?”

林淺走過來,將切好的水果淋了酸奶,遞給江凝,“吃點東西壓壓驚。”

江凝拿著牙簽,戳了一塊黃桃放進嘴裡,慢慢的咀嚼著。

“決定和鄧一舟結婚之前,我爸曾經打聽過鄧一舟的家庭,知道她是被媽媽一個人帶大,家庭情況並不怎麼理想,我爸並不是很看好這個人。”

江凝的爸爸江嘉林是一名曆史學教授,媽媽那時候也己經快退休了,知道她決定結婚的時候,很有些高興,還說以後要幫她帶孩子。

江嘉林那時說:“一個人的生身環境改變不了,但是對他造成的潛在影響肯定會有,隻是一些人成年後能夠完成自我調節,而有一些人隻是隱藏了起來。

““並冇有貶低的意思,可是他和他家人的生活圈子,生活習慣,認知,眼界,三觀和你一定會存在差距。

““你們兩人感情好,他足夠包容,你足夠理解,這些或許不會成為問題根源,但是一旦有了分歧,以上的那些都會成為你們分道揚鑣的原因,我隻是不想我的女兒受到傷害。”

現實就是如此,尤其是女孩兒麵對選擇婚姻時,慎重一些,免受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