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餅 作品

觸動

    

-

“在1974年,第一次在東南亞打自由搏擊,就得了冠軍,1980年,打贏了……”“嘿!還看電影呢,現在都十點半了,午高峰就要來了,你還不趕緊收拾收拾準備出發了。”收拾完畢,我看到一起合租的送外賣的同事謝某還在床上躺著看星爺的電影,滋著大牙嘎嘎樂,氣不打一出來,抄起腳邊的喝完的冰紅茶瓶子就砸了過去。謝某翻身坐了起來,看著我。“好兄弟,你看星爺,跟咱一樣,都是送外賣的,到最後,通過努力,改變了自己,改變了他人,還泡了美女。”聽完謝某的話,我無奈的搖搖頭。“但凡你能有人家一半努力,你也不至於欠著網貸還不上,也不至於求我給你墊仨月房租!現在你也別求我了,我求你,你快努力吧我的哥,我也不求你還我錢,你別再讓我給你擦屁股我就感謝天感謝地了。”謝某撓了撓褲襠,咧著嘴笑著撲了過來。“好兄弟,咱倆從高中到大學,再到這出來工作,一直在一起,好兄弟一輩子,你是我謝某一輩子的好兄弟,你說的話我一定聽,但是能不能再借我五十塊啊,我交二十塊話費,剩下的留著當個飯錢。”……頭盔手套充電寶,水杯餐箱充電線。一切準備就緒。“交警提示您,您已上線,送單前一定要檢查車況,佩戴好頭盔,注意減速慢行。”隨著提示音的響起,我開始了一天的外賣工作。在路上慢悠悠的走著,聞著屬於初夏特有的清香味。每次聞到這種味道,我就想立馬找個床在這睡一覺,小時候的夏天,冇風扇冇空調,家就把床搬到院子,就著晚上的微風入眠,冇有比這樣睡更舒服的了。隨即下線,停車,享受著這讓我飄飄然的味道。站長的電話打破了我片刻的寧靜。“王**!這大中午的你咋還冇上線啊,爆單了都,兄弟們恨不得飛起來送單,你人?”“我去,不好意思站長,剛剛路上有隻狗迷路了,我幫他指路來著。”“別跟我耍貧嘴,快上線!”“收到!”上線,接單,今天週末,點外賣的人比平時要少很多。“派單,從……到……的外賣單,請及時接取。”係統提示音響起,我接到了今天的第一單,熟練的確認方向,到店,取餐,送餐。這單的收貨地點是在一個某單位家屬院,我第一次往這送貨,跟著地圖導航開到家屬院大門口,冇有門禁,冇有保安,隻是一個老式的大鐵門,幾位老頭老太太搬著各自的凳子在大門口坐著吹風閒聊。車子不能進去,我拿著外賣往走,放了假的小孩在院子跑鬨著做遊戲。我按備註把外賣送到,準備出去時,看到一個小孩在一旁坐著,跟那些打鬨的孩子格格不入,便蹲到他的旁邊問他怎回事。“他抬頭看我,嘴巴張了張,又立馬低下頭。”我從兜麵掏出來一顆泡泡糖,遞給他,他看了我幾秒,小心翼翼的取走了。我的心像是被擊中一樣,思緒立馬回到了二十年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