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在這個世界上的我
  3. 唉,愛?(二)
安餅 作品

唉,愛?(二)

    

-

我這幼小而又純潔的心靈第一次觸動大約是在小學四年級。班轉校來了一個戴著又厚又大的眼鏡片,有點齙牙,滿臉痘痘的小女生,叫小涵。小孩子往往對新的事物和新的人充滿好奇,一下課,同學們便像在動物園觀察動物一樣圍在小涵周圍,進行著各種猜測,卻冇一個人上前交流。班的其中一個皮孩子忍不住,上去開始問。“你是從哪學校轉來的啊?”“你家在哪啊?”“你眼睛多少度的?”“你的牙是怎回事?”小涵很溫柔,也很大方,她不畏懼別人異樣的目光,平靜的,微笑著,禮貌的回答著別人問的所有問題。我在旁邊不起眼的角落瞭解到,小涵是我們本地人,父母在深圳做生意,從小便把她帶到了上海上學,由於一些不可避免的原因,父母帶著她回了我們這小地方,轉學進了我們學校。小涵每次考試都考第一,成績遠遠超過第二名的全校第一。學校每週一升國旗都會讓她作為學生主持,每次活動都會讓她做學生代表。在一次放學的路上,我見到她喂流浪貓時的善良。在一次音樂課上,我在她彈的鋼琴曲中沉醉。在一次歌詠比賽中,我被她美妙的歌聲征服。我,愛上了她!小涵一次次的更新我對她的認知,我對她的愛就像是攢經驗,一次比一次多,每次見她,我彷彿看到她身上散發著光芒。崇拜、尊敬、可憐、羨慕、嫉妒、等等等等,小孩的愛不是愛,是簡單又純粹的未知。一顆糖、一包零食、一個玩具、一個約定。就像是藤蔓剛剛長出芽,如果冇有杆子指引,他可能會去所能接觸到的任何地方,小孩的愛就是這樣,在冇有正確觀唸的指引下,處處生愛,處處為愛。既是愛,又不是愛。我當時心的愛就是崇拜,我崇拜小涵。我開始想方設法的接觸她,上課了我一直盯著她,下課了我就去她周圍玩。每次換座位班主任都會讓我們挑,於是我每次都會堅定不移的坐在她身邊,然後被班主任調走,換成班前幾名。我會想儘一切辦法,能理她更近一些。那時學校圖書館,每週老師都會選幾名好學生去借一整個班級的書,班主任在某一節下課後點名讓小涵和幾位課代表去借書,我腦子跟抽了一樣,跟在他們屁股後麵,邊走邊問可不可以帶我一個一起去,其中有一個戴眼鏡的裝叉男,把我攔住,等小涵他們走遠了,抱著胳膊一臉正氣的看著我說:“安同學,請你不要再跟著我們了,為同學們借書是我們課代表應儘的義務,而不是你逃課的藉口!”“我去你個秋褲毛衣麻線團的,老子是為了愛情好不好!”上麵這一句是我在心說的。縣有一箇中小學生單人,多人和花樣跳繩比賽,學校呼籲我們每班選十二個人組成一個多人跳繩隊伍,到時候在學校進行比賽,每級六個班選一個班,代表學校進行比賽。小涵作為我們班的門麵,第一個被班主任選中,並兼任我們班跳繩隊隊長。還有十一個名額,班主任讓想參加的舉手,在我胳膊都要舉斷時,是一個名額被班主任點了出來,我不在列。難過。過了兩節課,班主任又來了,她認為得有一個人擔任後勤保障工作,也就是幫跳繩隊的收拾道具。吃力不討好的活,果然冇人乾。我的機會來了,我舉起了手。一次次的看著他們訓練,一次次的幫他們收拾。雖累,能理她近我就開心。那個戴眼鏡的裝叉男也在跳繩隊,一次不小心,他崴到了腳。於是我被當成替補進入了跳繩隊。開心。哈哈哈哈。由於每天隻看不練,我的技術跟他們差了太多,十次失誤七次都是因為我,為了不讓他們失望,我加倍努力的去練習,一次比一次跳得要好。在即將舉行校內選拔賽的前一天。班主任正在上課。小涵端正的舉起了手,老師看到後招呼著全班同學安靜下來,讓小涵發言。隻見小涵站了起來,用及其標準的普通話,大聲的說了一句:“老師,我建議把安同學提出跳繩隊,他隻會拖我們的後腿,我建議讓楊同學迴歸跳繩隊。”楊同學就是那個崴了腳的戴眼鏡的裝叉男。……我喝了口酒。博哥問我。“那後來呢?”我回答:“後來比賽的那個眼鏡男失誤了,他們被刷掉了。”博哥:“你恨他們嗎?”我:“當時是難過了一陣子,但是現在想想,人家是隊長,那做也是為了隊伍。”博哥:“那就是你一廂情願嘍。”我:“小孩的愛那就是無知的探索,因為一個契機愛上你,我也不知道愛你乾嘛,但就是止不住的想要交流,接近。探索為什愛,探索你到底是什樣的你。”奧拓:“那再後來呢?”我:“小學的就記那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