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這就過分了
  3. 第26章盜墓賊在直播盜墓啊!菊長!
陳天冉 作品

第26章盜墓賊在直播盜墓啊!菊長!

    

無人直播球的探照燈照在那蛇頭上,卻可見其上,有一雙指般粗細的血洞!

鮮血不斷往外湧!

往後便是那一道身影,瘋狂用一對手指戳擊著巨蛇的七寸!!

每一下,都讓其發出嘶吼,

砰砰砰!!

“吼————”

下一刻,隨著劉菲菲的呼喊,蛇背上的身影果斷放棄了這條巨蛇,雙腿微曲,借力爆發!

下墜速度奇快!

隻在瞬息間便是趕到!

左手探出,攬住纖細腰肢,右手再度爆發發丘雙指!

嘭!!

以指化掌,猶如鐵鍬般在牆壁上鑿出凹坑狠狠拉住兩人下墜的趨勢!

轟!!

巨蛇落水濺起大片猩紅水花!

倒灌而下的水,逐漸停止,

下方的水位也在不斷的降低!

現場重新回到了寂靜,

唯有兩人能聽到或是感受到對方傳來的呼吸聲,

“呼......”

劉菲菲麵色微紅,下意識偏過頭去,同時心跳也在驟然間加速!!

陳天冉並冇有在意這些,而是抬頭看向上方,隨口說道,

“抱緊我。”

“啊?”劉菲菲一愣,但下意識便是如八爪魚般黏在對方身上,令陳天冉能空出左手開始向上攀爬!

而同時之間,

直播間已經是炸翻了!!

我艸!!好大的蛇!!光看那蛇頭分明就不是蟒蛇,而是眼鏡蛇啊!!

怎麼會有這種大小的眼鏡蛇,開玩笑的吧?

相比較蛇的可怕......我反倒是覺得這陳天冉太逆天了!!!

蛇頭也是有骨頭的吧!他居然......用雙指戳出那麼大的洞!!

人家打蛇七寸是用武器!他徒手啊!!前有武鬆打虎!今有陳狗錘蛇!

原來他去上麵並不是逃跑!而是再找生路!!是我們誤會他了!

該說不說,這兩人怎麼CP感......更強烈了???

陳狗是故意的吧,有掛山梯不用,反倒是讓菲菲掛在他身上?

報警!報警!必須報警!!這要是不報警可就說不過去了!

觀察室內一片安靜,

依依腦海中全是陳天冉徒手殺蛇的驚駭畫麵,

原本還狂吠對方不是東西的花紳也是緩緩的坐到了位置上,臉又黑了,

陳司臣目瞪口呆,表情微微有些凝固,

“這......這還算是人嗎?”

......

而隨著直播間熱度爆發,剪輯師自然是將這段視頻又是發到了網絡上,所形成的熱度則是再度的上了一層樓!

這更是令本已經要置身事外,開始登錄小網站的潘宗白,再度的收到了來自快鬥APP的推送,

“什麼?節目組承認了??這算什麼情況!搞熱度?”

潘宗白滿腦子都是疑惑,當即便是點開鏈接,進行播放視頻,而下方則是各種留言評論,

這小哥的身手也太恐怖了!!這居然是真實存在的人??

實拍......怎麼也冇有想到這居然是實拍啊!直播盜始皇陵!簡直是我這輩子都冇有聽過的離奇事情了!

話說回來,這事情都鬨得那麼大了,居然冇有官方的人出現??都盜墓了啊!!盜得還是始皇陵啊!

潘宗白眉頭緊緊皺著,先是掃了眼這些評論,隨後視線便是落在這視頻上,

當畫麵上那石門落下,水開始倒灌而下的時候,他也是立刻認出來,

“水牢機關?這種機關想要破解的難度可有些不小!但也有些簡單,也能造假可,......”

他剛說到這裡,瞳孔便是猛地一陣緊縮!

隨後就看到了那一隻隻黑色蟲子開始伴隨著水流落下!!

“什麼!!”

驚呼當中,逐漸的他開始吞嚥唾沫,

“不可能!!這不可能!!這始皇陵怎麼可能真的存在第五條墓道!!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啊!!”

而畫麵上,當那蟲子開始湧入,開始發出銳利聲音之後,潘宗白也是更加懷疑自己的判斷!

但他卻又是猛地搖頭,

“不不不!不可能的!菊長怎麼可能會錯!!那可是我最崇敬的人!!他怎麼可能判斷錯!!”

而當那畫麵上的陳天冉一步衝出水麵,如一隻猿猴般開始在墓磚牆麵上來回騰挪消失在畫麵中的時候,他再度生生嚥了口唾沫,

“好......好強......他......到底是誰!!”

潘宗白徹底是有些傻眼,隨後便是再度的拿出手機開始給菊長於德撥打電話!

“嘟......嘟......”

對麵不停地傳來聲響,但始終冇有人接聽,

可就在他準備放下手機的瞬間!

直播畫麵上,猛然間發出厲聲嘶吼!!

巨蛇瞬間衝出!

“什麼!!!”

潘宗白下意識身體向後仰,而電話那一端終於傳來了接通的聲音,

“喂?宗白?”

“菊長!!!”

他的聲音帶著一絲絲淒厲,

“出什麼事情了?讓你那麼激動?”電話對麵的於德也有些困惑,

而潘宗白剛穩住心神準備將到了喉嚨的話吐出來的時候,

那畫麵上......卻已經是出現了陳天冉宛若瘋魔般狂懟蛇七寸的畫麵,

他直接再度失聲。

......

同時間,身處墓道內的於德聽著手機裡自己下屬幾度停止說話的情況,也是皺起了眉頭,

“宗白?宗白?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他們剛剛纔險之又險的闖過聯排弓弩機關,併成功打開石門,全員都尚且處於休息狀態,

這一次的闖關,消耗......大了點。

當孫東慶聽到於德的聲音後,也是好奇的走了過來,

“老於?這是怎麼了?”

後者搖了搖頭,麵色稍顯凝重,又是重複的說道,

“宗白,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而這一回,對麵之人有了響動,電話中,潘宗白明顯是在努力的控製著情緒,就像是碰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他在穩住心神後,緩緩說道,

“菊長,說出來,你可能不相信,但這是一個事實!”

於德眉頭皺緊,“你說!”

“菊長,”電話那端潘宗白說著又是頓了頓,“您當年所在始皇陵推算,並冇有推算出的一件事情,

始皇陵......有第五條墓道!!”

“嗯?”於德一愣,繼而便是看向了身旁的孫東慶,

後者也是麵色一凝,疑惑這電話之人是怎麼知道的。

於德連忙詢問,“你怎麼會知道的?”

電話那端潘宗白顯然是冇有察覺到對方話中的意思,繼續回答道,

“說出來,您可能不信,因為......有盜墓賊在直播盜墓啊!菊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