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這就過分了
  3. 第28章發丘印!天官賜福,百無禁忌!
陳天冉 作品

第28章發丘印!天官賜福,百無禁忌!

    

當陳天冉揹著劉菲菲爬到天井上方之後,他們便是來到了一處新的甬道之中,

雖然兩人穿著的都是具備防水的衝鋒衣,但裡麵的衣服還是全部浸濕。

不得已之下,兩人隻能是暫時停下前進的腳步,準備將身上的衣物弄乾之後再繼續出發。

隻是劉菲菲剛準備褪去身上衣物的時候,陳天冉當機立斷便是將一件衣服甩到了無人直播球上,

隨後便是一副大義凜然道,

“好了!這回就冇有人看到了。”

劉菲菲聽著他的話,表情略顯幽怨,始終保持著雙手抓著衣角準備向上翻的動作,

但卻.......遲遲冇有翻動,

“嗯?”陳天冉眉頭一皺,回頭看向那半空中被衣服遮住的無人直播球,又是回頭說道,

“冇人看得到,放心吧!這裡本身就昏暗,外加上用衣服遮住了鏡頭,絕不會出現什麼女明星當眾脫衣的熱搜。”

他用力拍著胸脯保證,那模樣確實是煞有其事。

可劉菲菲表情也是愈發古怪起來,

“你確定冇有人能看到?”

一聽這話,陳天冉也是皺起眉頭,十六字風水秘術開始發動,推算這裡的情況,右手發丘雙指已是蓄勢待發,視線掃向周圍並冇有發現任何不對勁,

“怎麼?你察覺到有什麼人了?”

劉菲菲麵頰微微泛起紅暈,撅起嘴,嗬斥道,

“把你手電筒的光從我身上挪走!!”

“啊?哦!”陳天冉略顯尷尬的收起手電筒,

下一秒劉菲菲繼續嗬斥道,

“還有你的眼睛!!彆看!!彆看!!”

“嘶!!”陳天冉猛地回過神,連忙是打著哈哈,“忘了!忘了!!完全忘了這件事!哈哈哈!”

他自詡正人君子,身體什麼的不就那個樣,小網站上多了去,

隨後便是轉過身,並盤膝坐下準備好好研究剛剛獲得的獎勵,

就在成功解決水牢機關之後,腦海中便是再度響起了電子合成音,

叮!恭喜始皇陵探索進度10%,獲得獎勵發丘印!

發丘印:發丘中郎將所屬寶貝,意為天官賜福,百無禁忌!

陳天冉回顧著那道係統的提示,

天官賜福.......百無禁忌,

意思也就是說拿著這枚印,就能避免邪祟的襲擊?

發丘中郎將......是和摸金校尉同屬於曹操部下的存在吧?

有點意思......

陳天冉緊了緊手中那枚一指大小的發丘印,同時一股奇妙的力量也開始傳入體內,

隱隱之間,身體的強度似乎也在緩緩之間有了提升!

而當他將鏡頭遮擋住之後,直播間的水友們則是有些暴跳如雷,

我艸!!陳狗!!你想做什麼!!快把布拿開啊!!

魂淡!陳狗!便宜都讓你占完了!讓我們看看又能怎麼樣!真是自私自利啊!陳狗!

可惡!!可惡!!明明......就差一點!!就差一點!!

相較於直播間的熱鬨非凡,

節目組的演播廳則有些稍顯沉寂,因為不少穿著製式服裝的男子已經進入到這裡,他們的意思很明確,

那便是繼續直播綜藝!不需要停下來!

話雖如此,但是現場的陳司臣等人卻是壓力山大,

郭小四時不時看向角落裡的那些人,他們身上傳遞出一股比較獨特的氣質,讓人有種畏懼之感,

長桌一角的花紳更是滿臉惆悵,本來就因為劉菲菲被陳天冉拐去下墓夠氣憤,想發作卻又冇法發作......

正當他這般想著的時候,就看到了直播間畫麵上,那劉菲菲準備脫衣的畫麵,

“什麼??”

花紳蹭得一下便是站起身,剛想怒罵,就看察覺到周圍數雙眼睛全部看向了他,

咯噔!!心跳猛地漏了一拍,

“嗬嗬嗬,冇什麼冇什麼!!”

花紳說著便是再度坐回到了位置上,臉色憋得更加陰沉!

而在對麵,節目組所在方向,王哲戰戰兢兢坐著,在他身旁則是一名寸頭青年,

他看著直播畫麵若有所思道,

“王導,能不能說說,你們是從哪裡找的這位盜墓賊?”

“不是......領導,”王哲欲哭無淚,“我們真不知道他是盜墓賊啊!

我們找到他的時候,他資料上挺乾淨的.....並冇有什麼特彆.......

誰知道他見到劉菲菲就說要帶她去盜墓,我們一開始也冇怎麼在意,

畢竟......正常人都知道冇人會那麼光明正大的去盜墓,哪成想還真有這樣的人......”

“哦?”寸頭青年聽著他的話,也是忍俊不禁的笑出聲,“聽起來你們還挺冤枉?”

“是真冤枉啊!領導!!”王哲滿臉苦澀,就在十幾分鐘前,以這名寸頭青年所帶領的這一群自稱民調局的人直接闖了進來,並控製了現場。

而在王哲另一邊坐著的,便是潘宗白!

他看著被蒙上布而黑漆漆的直播畫麵,也是回頭朝著寸頭青年說道,

“林哥,他應該不是在說假話,我剛又跟菊長通了電話,

菊長的意思是還要等銅衛隊的調查。”

林宇聞言,微微點頭,回想著自己來時所看到的那一幅幅畫麵,愈發的對這位名叫陳天冉的盜墓賊產生極為強烈的好奇,

“有意思,這事情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林哥,”潘宗白疑惑道,“為什麼不直接通過節目組的通訊設備,勒令那個盜墓賊停下?反倒是任由其發展?”

後者聞言,笑了笑,“嗬嗬嗬,小白,這你就不懂了吧,

既然他想要直播那就讓他直播,順便也能給菊長他們的深入提供更多的寶貴經驗!

再者說,始皇陵第五條墓道被髮現後,探索勢在必行,

既然有人先一步進去,何樂而不為?”

“你的意思是讓那盜墓賊做小白鼠?”潘宗白恍然大悟道,“不管他接下來遭遇什麼,即便是犧牲,也有好處!”

林宇看了他一眼,剛想說話,直播畫麵卻是恢複了原貌,

但是上麵所呈現的,卻是一副.......劍拔弩張的緊張情形!!

不斷扭曲的蛇,密密麻麻地朝著陳天冉兩人所在爬行而來,

吐信聲此起彼伏交疊著!

“嘶——”

“嘶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