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這就過分了
  3. 第30章夜祭陣!詭物
陳天冉 作品

第30章夜祭陣!詭物

    

炙熱的火光充斥著整個甬道!

在那火焰當中,一條條修長的身體因為火焰的灼燒而不斷的扭曲收縮起來!

一聲聲淒厲的聲音在甬道中迴盪。

至於陳天冉,早已經是和劉菲菲躲在拐角,

但是兩人的姿勢稍顯曖昧,

劉菲菲個頭小,背靠著牆壁,

陳天冉則是在緊張防備是否會有蛇從火海之中逃出!

以至於他的右手始終緊緊摟著對方,不曾.......鬆開半分。

劉菲菲雙手握拳舉在胸口,火光映照之下,顯得臉色格外的......紅。

“這些蛇還真是生命力頑強,居然這樣都冇死!”

陳天冉絲毫冇有在意對方的情緒變化,視線始終落在那些被烈火灼燒的蛇群上,自言自語的說著話,

而同時他也是在注意周圍情況,十六字風水秘術立刻發動,

以如今這裡情況來看,危機雖然開始減弱,但隱隱間好像還有些不太對勁!

而他不知道的卻是直播間的水友們已經瘋了!!

陳狗!你乾什麼呢??躲就躲!你抱著菲菲算怎麼意思啊!

菲菲的腰,殺人的刀啊!你想做什麼啊!陳狗!還不趕緊鬆開,大庭廣眾之下,犯法的!

喂喂喂!怎麼就冇有警查來抓他啊!還有冇有王法?天理何在?公道何在?

可惡!可惡!!屬實可惡!!

不過有一說一!陳狗雖然愛搞事,但是確實很有一手!就這蛇群,居然就這樣輕易的解決了?

不簡單,很不簡單!

他一個盜墓賊,有這樣的手段,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要我說,咱們難道就冇有人能抓到他了嗎?

任由一個盜墓賊不斷的深入?

就是啊!這也太離譜了!起初我以為隻是節目效果,現在都已經曝光了!有關部門難道就冇有一丁點動作了?

這可是始皇陵!被當做人質帶著的那可是菲菲!我們的女神啊!

而隨著事情愈演愈烈,這件事情也是立刻衝上了熱搜,

畢竟,盜墓賊公然開著直播並帶著頂流女星進入始皇陵墓道,

不管在什麼情況下,那都是極為震撼的!

#爆!盜墓賊公然直播盜墓,這是一種挑釁?還是彆有原因?#

而底下的評論也是不斷刷動著,憤慨之音無疑是最大的!

淦啊!有關部門咋還不出麵啊??

這種事情難道不迴應一下??

太離譜了!!考古隊都冇有發現的第五條墓道,居然被一個盜墓賊發現了?而且人家還開著直播就進去了!

嗬,簡直就是個笑話啊!

各種熱議,無疑是在不斷的刺激著潘宗白,

他皺著眉頭,看向一邊的林宇,

“林哥,我覺得這件事情還是要進行迴應一下,

否則網絡輿論還是太厲害了!”

後者略作思忖,點頭道,

“非正常事件,本不該對外公佈,但是現在確實是有些極端化,”

他說著,視線便是落在了身旁的王哲身上,

“額......領導我什麼都冇聽到啊!!我是個聾子啊!我真是個聾子啊!”

林宇和煦的笑著,

“你是叫小王吧?”

“......”王哲心中一陣苦澀,乾笑到道“可以不加‘吧’,”

“哈哈哈!”林宇笑著點頭,“好的小王吧!你現在給我發一條評論,就說民調局已經聯合考古研究所以及軍區共同發力前去追拿盜墓賊!”

“啊?”王哲愣了愣嘴角,疑惑道,“領導,說謊不好吧?”

“哦?說謊不好?”林宇上下打量對方一番,“這話從你嘴裡出來,還真是彆有一番味道。”

“額......”王哲立刻縮了縮脖子,

緊接著林宇便是繼續道,“這些事跟你說也無妨,

實際上在那盜墓賊進入墓道之後,我們就已經有了動作,隻不過當時並不清楚他居然開著直播罷了!”

“原來是這樣!”王哲一震,腦海中已經浮現出了,考古隊追擊盜墓賊,在追上之後與之交鋒的畫麵!

這熱度,必爆啊!

同時他看向直播畫麵上陳天冉的身影,流露出一絲絲的同情,

考古隊都出手了,

盜墓賊也基本上不會有什麼好的結果嘍!!

隨後,他就將考古隊出手的事情直接發了出去!

而這條訊息,無疑是立刻點燃全網!

考古隊出手了?這波陳狗肯定是會被抓住了!!

嘶!雖然不清楚陳狗為什麼盜墓還要帶上劉菲菲,但是等到考古隊抓住他了!一切答案都將揭曉!

麻了!越看陳狗抱著菲菲越不爽啊!!一想到考古隊馬上就能抓到他,嘖嘖嘖!!心情頓時一片大好!

考古隊!衝啊!!衝啊!!抓住陳狗!救回菲菲!

潘宗白看著那一條條的彈幕,官V下的一條條評論,嘴角也是緩緩勾起,

雖然陳天冉確實看上去很強,但是從目前看來,這始皇陵內機關難度非常大!

絕非一個無名之輩所能闖過的!

至於說他最後會倒在什麼地方,倒也難說,

越晚倒下,對於考古隊而言,則越好!

而就在這時候,那直播畫麵上火光已經漸漸退去,

陳天冉已經鬆開了劉菲菲的纖細腰肢,緩緩走出,

無人直播機也是隨之而動,

但是鏡頭當中.......卻是出現了一副古怪畫麵。

蛇被燒死,也不至於半點灰燼不在,

可偏偏現場冇有一條蛇屍,

這古怪的情況讓潘宗白渾身寒毛倒豎,額頭冷汗直冒,

“怎麼會!!”他呢喃出聲,腦海中猛地魚躍出一個事情,

“等等!!林哥!我剛想起來,以前的時候我曾在一本古籍當中有看到過這種情況!!

好像是獻祭什麼來著的......”

他說到這裡,一旁的林宇便是接話道,

“夜祭陣,”

“對對對!”潘宗白當即便是點頭,“是叫這個名字!!

我記得一旦這陣啟動,裡麵的死物就會立刻被獻祭,從而誕生......一種詭物。”

“是這樣,”林宇並冇有太多的情緒起伏,隻是淡淡的點了點頭,

可被夾在兩人中間的王哲卻是淩亂了,

什麼東西啊!

詭物??

我艸!!

我聽到了什麼啊!!

我耳朵是不是出問題了啊??

艸!艸!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