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這就過分了
  3. 第34章吾之所在,即是生門!
陳天冉 作品

第34章吾之所在,即是生門!

    

巴掌聲清脆響亮,

而這一下,非但是扇醒了劉菲菲!

更是扇得直播間所有人懵逼!

等等!我看到了什麼?我剛剛看到了什麼?陳狗......打了劉菲菲??

你大爺陳狗!!你居然敢對劉菲菲動手?艸!!你特孃的彆想活著走出來啊!!

狗啊!!太特孃的狗了!不但帶著菲菲冒險,你現在還對菲菲動手?

真就是給你慣得?

一時間,彈幕直接是呈現爆炸式增長!

而就在那密集的謾罵聲當中,一個ID名叫盜墓行家的水友卻是在這時候發聲,

各位,在剛纔的情況當中,如果陳狗不扇出那一巴掌,恐怕劉菲菲神智就會徹底的沉淪!!

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陣法!!

一聽這話,水友們的好奇心頓時暴漲,

什麼什麼?老哥你又知道了??

快說說!!也好讓我殺陳狗的時候能夠有更足的動力!

不管怎麼樣,陳狗打了菲菲那都是事實!!陳狗必殺之!

隨著彈幕的湧現,盜墓行家的彈幕也是再度發出,

迷益陣!尋常迷益陣本就有著擾亂人神智的效果!

而這裡的迷益陣明顯更加的強力!

在一般的情況當中都是伴隨著伏火的噴發從而爆發!

但是現在,即便觸發伏火機關!卻已然發作!足可見這陣法的強大!!

這一局......陳狗有些危險了!

隨著盜墓行家的一番話出口,直接是讓水友們更加緊張!!

同時也是讓那坐在螢幕前的潘宗白和林宇眉頭緊皺,

“這盜墓行家是什麼情況?他好像......對墓道很瞭解?”潘宗白疑惑的看向林宇,

後者輕微搖頭,“這世界藏龍臥虎,繼續看吧!

若是陳天冉在這一關中徹底跪了!

到時候就是隻能等菊長他們來給他們收屍了!”

潘宗白聞言,也是點頭道,“我感覺菊長他們應該已經快要追上了吧!”

正當兩人說著的時候,

直播畫麵上,

火焰......已經開始翻騰!!

轟!!!

炙熱高溫瞬間席捲整個墓道!

甚至是在這一時間,讓人看不清這裡的情況!!

而這火焰的猛烈程度也驚了潘宗白和林宇一跳,

“什麼??這伏火的威力怎麼會那麼大?簡直是有些不可思議!!”

“太恐怖了!!根本不可能有活下來的可能性啊!!”

直播畫麵,徹底成了火海一片,

但就在這時候,一道身影驟然從中躍出!!

轟!!

一步踏出,虎虎生風!!

他身影如鬼魅,總能險之又險避開那一道道噴湧而出的火焰!!

而若仔細看去,才能注意到在他的身上還掛著劉菲菲!

同時在不斷驚呼尖叫!!

“啊!!!啊!!小哥!!慢點!慢點!!好.....好痛!!”

陳天冉自然是顧不得身上劉菲菲的尖叫,發丘印不斷髮作!抵抗著迷益陣的精神乾擾!

而他也是真正的意識到這迷益陣的可怕!

完全是對你的大腦進行一個強有力的撞擊!

若不是發丘印有著明神之效,否則單以他,早就被限製!

然後就會是火焰吞噬的結果!!

“天官賜福!”

陳天冉口中低吼,懷中發丘印散發微微光芒,隱隱有福澤降落!

同時他也在催動十六字風水秘術,在這迷益陣當中尋找著生機!!

伏火裝置,本就有著規律!

但是這規律是依照風水來的!

好在身上的衝鋒衣除了具備防割傷效果之外,還有一定的防火能力,

幾番騰挪之間,衣服纔開始有被灼燒的痕跡,

火之對立是為水!離為火,坎為水!離東坎西!

但是這裡的奇門風水方位也是特殊的很,即便是他尋找半天,也冇有找到相對應的坎位!

一時間也隻能是憑藉被強化過後的身體進行不斷的躲閃!

但,一味躲閃,體能總有耗儘的時刻!

還需要儘快尋找到突破口!!

直播畫麵烈火沸騰!

而水友們更是被驚得連連震驚,

我去!!這特孃的太凶殘了啊!!陳狗是真的有幾把刷子!居然能連續躲閃,他丫身法一絕啊!

火海狂舞?秀兒!!秀兒!!

不過話說回來,陳狗怎麼還冇有找到破局方法??咋回事?不對勁吧??這波難不成真的要廢了?

眾人詫異之中,盜墓行家也是發了條彈幕,

不知道為什麼陳狗居然能抗住迷益陣的精神乾擾,

但是這裡的風水局可不是普通人能破解的!!

破解的關鍵在於尋找到此地的坎位,

可這條墓道機關的設計非常的巧妙,顯然這是一位非常厲害的風水大師所設計,

以至於難以尋找到相對應的坎位!

體力終有耗儘的時候,若屆時陳狗還無法尋找到此地的坎位所在,那他們......可就真的危險嘍!

盜墓行家的一番話,無疑是再度讓彈幕區掀起熱浪!

而正在看直播的於德,更是眉頭緊皺,

“這下.....恐怕真的要完了!!”

一旁的吳俊鬆冷冷笑著,

“嗬,畢竟是盜墓賊死不足惜!他的價值也差不多就到這裡了!”

可就在這時候!!

畫麵上的陳天冉腳下一頓,身形一晃,手中不知什麼時候起出現了一隻機關匣子!

在看到這一幕後,於德瞳孔一縮,

“機關匣子?”他呢喃一聲,隨後又是一陣恍然大悟道,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這陳天冉果真是風水學上的大才!!大才啊!!”

孫東慶顯然是有些聽不懂對方的話,疑惑問道,

“老於!什麼意思?我怎麼冇看懂?”

“嗬嗬,”於德神色興奮,“看著吧!!這小子很能給人製造出驚喜!!”

“驚喜?”吳俊鬆聞言,眼中流露出一絲不屑,

可下一秒,那畫麵上的陳天冉卻是不再挪動身位,

兩旁伏火機關已是再度觸發!洶湧炙熱的火焰已是在噴吐的關鍵時刻!!

掛在他身上的劉菲菲自然是注意到了這一點,當即便是緊張到不行的催促道,

“小哥!!跑啊!!跑啊!!伏火要來了!!”

但後者卻冇有挪動的意思,反倒是說道,

“冇必要躲!”

“啥??”劉菲菲頓時懵逼,

陳天冉側頭看向她,唇齒微張,吐出一句,

“吾之所在,即是生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