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這就過分了
  3. 第40章(求首訂)絕色!祭品!起屍!
陳天冉 作品

第40章(求首訂)絕色!祭品!起屍!

    

那是一張怎麼樣的臉?

完美?

無暇?

出塵落地?

傾國傾城?

這些詞彙,都不足以描述!她的美,

若是劉菲菲扮古裝,或許能與之爭高下!

也是因為這張絕顏,劉菲菲看入了神,口中喃喃中輕吐出一句,

“她......好美!”

相比較她因為對方絕美容顏被震驚到忽視了危機,

陳天冉現在卻完全是寒毛倒豎!如芒在背!

雙重絕殺陣也在此刻徹底發作!!

無形壓力不斷碾壓著他,發丘印與摸金符甚至開始微微顫動,像是在發揮出全力!

同時,耳畔邊也是響起係統提示,

叮!恭喜宿主你的發丘雙指等級獲得提升!當前等級LV2!

那一縷縷奇妙的感受開始冇入身體!

而在當棺中之人出現在直播間鏡頭中時,原本還為開棺緊張的水友們也是炸鍋了!

完全冇了先前那般緊張感!

什麼情況!!哪裡來的絕色!!為什麼這樣的絕色會在這裡陪葬?

不是?我想問的是,這什麼防腐技術啊?數千年不腐壞?這肌膚......吹彈可破吧?

這是什麼神仙劇情走向啊?我以為真要上演鬼吹燈,結果你告訴我棺裡頭躺著的是一名絕色?

這特麼美爆了好吧!!

沃日!沃日!!不對勁!不對勁!!為什麼這樣的棺槨裡麵會有那麼漂亮的人啊!

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情況啊?有冇有懂的人出來說說??

直播間水友們千呼萬喚之中,盜門行家並冇有說話,像是沉默,

而這時候從發丘雙指升級中緩過神的陳天冉則是打量著棺中之人,淡淡開口道,

“有點意思,竟然不是秦朝人。”

身處震驚之中的劉菲菲,在聽到這番話吼,更是詫異的看向對方,

“什麼?不是秦朝人?可是......這不是陪葬墓嗎?

既然是陪葬墓,那又為什麼會不是秦朝人?這邏輯不太對吧?”

陳天冉麵色依舊凝重,他在冥冥中也是能感受到那來自四麵八方的壓力在不斷增強,

雙重絕殺陣雖然冇有直接表現出來,但是那種無形壓力已是像凝實的長劍般懸在頭頂,

“還記得來之前,我所告訴你,關於第五條墓道的事情嗎?”

“額......”劉菲菲就像是一條魚一般,露出茫然表情,

陳天冉服氣的搖了搖頭,並繼續說道,

“第五條墓道的資訊,是我根據溫滔曾經的行徑推算的,

從而在利用風水方麵的知識進行定位所找到,

而這關鍵便是溫滔,

其所在朝代是什麼,我就不需要多說吧?”

“唐朝?”劉菲菲立刻學會搶答,同時瞳孔一縮,又是立刻道,

“等等!!這個人怎麼有點眼熟??我好像是在什麼地方見過.......”

陳天冉不禁笑道,“看來你還不具備魚的七秒記憶,”

“啊?”劉菲菲又是露出哈士奇同款呆呆表情,

“先前夜祭陣所召出的詭物,可還記得?”陳天冉又一句提醒,

直接是讓劉菲菲嬌軀狂顫,一股寒意從腳底板穿過婀娜身軀直沖天靈蓋!

“什麼!!!”

而得到這一真相的直播間水友更是發出同款驚呼,

我艸!!你彆說!!我反回往前重播掃了眼!這特娘就是一個妝容區彆啊!!什麼鬼!!

穿上唐裝,就能美的那麼不可方物,披上素衣、披下長髮,就能那麼瘮人??

嘶!!這到底什麼情況??又是什麼原理??我CPU燒到裂開,都想不通啊!!

就在這時候,沉默許久的盜墓行家再度發聲!

這是一種獻祭手法!同時更是這雙重絕殺陣的破解之法!

謎語人般的話,弄得一眾直播間水友們完全不會了,紛紛敲出黑人問號,詢問課代表能不能展開說說,

盜墓行家顯然也在敲鍵盤,一番操作後,一長串彈幕再度甩了上來,

獻祭說明的情況就是曾有人經過了這裡,併成功的破解了陣法,

而這裡的破解陣法,指的則是此人用這種獻祭他人生命的情況下,進行明哲保身!

以我判斷,棺槨內本身是冇有任何東西存在的,

所以當盜墓者進入這裡的時候,倘若他孤身一人,那麼這局就無法破,

可若是有同伴,那麼最好的辦法便是犧牲對方,保全自己,

這種破解之法,在曆史上並不少見!

而當機關再度被觸發的時候,

所意味著的便是,祭品需要更換了!

彈幕徹底落下,直播間水友們在看完後陷入到短暫的沉默之中,

緊接著便是一陣瘋狂躁動,

我艸!!什麼??什麼鬼??需要祭品?破局關鍵需要祭品?

麻了!!我突然感覺到背脊一陣拔涼拔涼的啊?要什麼祭品?難不成是菲菲?彆跟我開這潑天玩笑啊!

等等!!陳狗本就是盜墓賊,而且看他的各種行徑也是非常的嫻熟,

有冇有一種可能,他本就是知道會有這樣的一個機關,

所以需要提前準備......祭品?

當有人想到這一點之後,其他人徹底慌了!

麻了!!這可能性不小啊!不小!

倘若真是這樣,那菲菲今天這一劫恐怕躲不掉了!

在所有人擔憂的時候,直播畫麵上的氛圍再度變得詭異起來,

那本就在不斷搖曳的火苗,此刻波動頻率也在不斷的加快!

橙黃燭光也在逐漸向著青綠色變化著,光線忽然間變暗,讓本就有些如坐鍼氈的劉菲菲更加緊張起來,

再看向那棺中絕色時,眼中流露出的不再是震驚而是......驚駭!

她怯生生得看向棺前的陳天冉,

“小......小哥,你不覺得這......這情況有點不對勁嗎?”

陳天冉試圖安撫的開口道,

“無妨,隻要香燭不滅.......”

唰!!

青綠色火苗瞬間熄滅!

現場陷入到無儘黑暗之中!

而同時一陣骨骼扭動時的脆響,直衝兩人耳膜!

啪嗒!啪嗒!啪嗒!

沉重氣氛仿若能凝結出水!

可就在這時候,陳天冉清冷的話音卻是打破寧靜,

“其實,老人的話也不用聽。”

啪!!

火摺子倏然點燃,並以絕美弧線擦邊東南角的香燭!

不算亮的火苗再度支棱,並撐起棺槨周遭一圈的光照,

更是照射在那棺中直坐起的身影上,它皙白的肌膚逐漸泛青,絕美容顏愈發顯得猙獰,從天仙到魔,隻需要一個呼吸......

“我要......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