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這就過分了
  3. 第48章卸你兩條腿!
陳天冉 作品

第48章卸你兩條腿!

    

“吼!!!”

狂暴嘶吼震耳欲聾!

機關巨猿速度本身就已經是極快,

可在接下來的數秒時間當中,

它再度突破了!

若說先前的機關巨猿就是一隻雀,那它現在已是鷹般的速度!

拳風呼嘯,碩大如巨石般的拳頭在呼吸間湊近!

“吼!!!”

它的聲聲嘶吼,並不簡單是吼叫,更是一種對精神的摧殘!

可以讓人精神稍顯瞬息呆滯!

而這瞬息,便是生死,

在先前的幾番交手當中,陳天冉依然摸清了對方的這一番套路。

也是因此,當它開始怒吼時,發丘印已是發揮作用,

天官賜福,百無禁忌!

這句話本身意義上並不僅僅是可以避災厄,

是以護住神智,從而抵抗妖魔詭怪的侵襲!

也是因此,麵對機關巨猿所發出的震耳欲聾的嘶吼,更是能起到一定程度的防護。

完全不存在所謂的精神呆滯!

拳勁轟鳴,在即將落到身上的刹那,

陳天冉選擇了屈膝,拳風從後背掠過,

雖未觸碰,卻依然是能感受到衝鋒衣被撕碎了!

後背也落下些許傷口,絲絲鮮血開始流淌,

但尚未落下,

陳天冉屈膝的身體,已是瞬間爆步!

“喝!!!”

相較機關巨猿那嘶吼,他的怒喝就顯得微不足道,

像是細小蚍蜉麵對巨象發出不甘怒吼,

但下一瞬,這隻‘蟲子’卻吐出一句句咒語,

“未羊遇馬為坤離;戌狗遇馬為乾離,上乾下離見生門.......”

隨著清冷之音不斷響起,

道道虛無常人不可見的玄黃之氣,饒體而行,

每吐出一個字,陳天冉那快若閃電般的刀便會在機關巨猿身上留下一道泛白的傷痕,

砰砰砰!!

越是往後,他的攻勢也是愈發凶猛!

機關巨猿本就是死物,毫無任何的痛感可言,

戰鬥越久,陳天冉便是容易落到下風,

當正當這時候,

一道怒吼直接蓋過機關巨猿的嘶吼!

“發丘——雙指!”

砰!!!

雙指出,

瞬間洞穿機關巨猿右腳關節處,

啪嗒!

指尖冇入,已是能觸及其內那千絲萬縷的蠶絲線,

巨猿不禁是殺人利器,

同樣也是一大陷阱!

手上冇活,全力轟擊,說不定還會遭到極大的反噬,

但,發丘雙指經過升級後,搭配上十六字風水秘術,

無利不往!

砰!!

巨大的機關獸右腿轟然倒地!!

“吼!!”

巨猿試圖移動,

但是缺失右腿,無疑是讓它徹底喪失速度,

乘勝追擊,陳天冉身形徐晃,鬥轉,騰挪,

已是瞬間來到另一側,

相同方式,再度卸去一腿!

砰!!

巨大身軀轟然倒地,

陳天冉佁然不動,屹立在哪,隱隱間耳畔邊聽到了一道聲音,

“不錯的後輩,”

他雙眼微微眯起,回頭看向劉菲菲,

“你有聽到什麼聲音嗎?”

“啊?”後者還沉浸在他擊敗機關巨猿的震撼當中!

那麼大,那麼大的東西,

小哥居然......居然就這樣將它擊敗了??

不由得,一股安全感直接溢位來,

讓她都有些心房亂顫,

回過神後,

劉菲菲也是立刻搖頭道,

“冇.......冇有,”

陳天冉微微點頭,也是確定了那道聲音隻有自己能聽見,

但具體為什麼,或許是跟機關巨獸有關係,

這時,一隻玉手輕輕碰了下他的後背,

“嘶.......”

那被拳風剮蹭出來的傷口還滲著血,往往是這種皮毛傷,才更疼!

“對......對不起!!”劉菲菲連忙道歉,又是從揹包中取出藥物開始塗抹,

“彆動,我來幫你上藥。”

陳天冉微微點頭,並冇有拒絕,隻是看向對方的眼神中,也是多了點東西,

在那場戰鬥之中,

直播間是很安靜的,

這是出於本能,也是處於被驚心動魄畫麵所吸引,

當機關巨獸轟然倒地,石門升起,劉菲菲給陳天冉上藥,兩人眼神拉絲的時候,

水友們有些繃不住了,

喂喂喂!彆搞啊!我特麼剛熱血完,你現在就開始給我搞事是吧?

菲菲!彆上陳狗的比當!這小子有毒啊!

你TM打巨猿就打巨猿搞什麼深情?

該死!盜墓者中最深情的男人?考古隊呢?怎麼還冇有來啊!倒地行不行啊?

就是啊?那三個膀大腰圓的人哪裡去了?我還以為考古隊進來之後,用不了幾分鐘就能追上,

但是現在看起來根本就不是這回事,

我隻想問一句,人呢?人在哪兒啊?

風水民調局中,

薛傲天麵色微微有些難看,

準確說,

他那張原本陰柔的臉,現在就隻剩下陰了,

至於柔則已經變成了猙獰,

一旁的潘宗白選擇性忽視的開口道,

“奇怪了,這陳天冉怎麼就過去了?古怪!真是太古怪了!”

林宇掃了眼他,冇有說話,則是拉著潘宗白來到了會議室中,

剛進去就聽到了錢德立的讚歎,

“這手上的功夫還真不是一般的強大,”

在他和於德的麵前,擺著一檯筆記本,上麵正在播放著方纔陳天冉大敗機關巨猿的驚駭畫麵,

那招式之間的流暢程度,堪稱藝術!

作為調教出多位龍紋司強者的錢德立也是立刻看出了這陳天冉的不凡,

一旁於德好奇道,

“我這些年離開龍紋司後,就冇有怎麼去瞭解八門之事,

現如今的八門,強者很多?”

聽到他的話,錢德立也是沉吟一會兒,

“現如今的八門早已經不複往西,不少高層已經歸化,

而至於說這位陳天冉到底是不是八門眾人,還是要打個問號的,

不過我已經托幾位老友去幫我打聽了,想來不久也將能得到結果。”

於德微微昂首,

“若是友,或許能共同探索始皇陵,可若是敵.......那就有些麻煩了,”

“於老!”這時候,薛傲天步入會議室內,直接開口道,

“老龐和羅毅他們仨不是已經下墓了!

雖然這陳天冉有些本事,但他充其量也是掌握了某些竅門罷了,

在這種基礎之上,老龐他們仨個,絕對能輕鬆將其拿下!!

實在不行!我就出手!”

他雙眸中泛著一絲絲的狠厲,顯然是臉有點腫了。

聽著他的話,於德也是微微沉首,同時疑惑道,

“照理來說,他們應該是已經要追上了,不過現在,怎麼還冇有趕上?莫不是出了什麼岔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