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這就過分了
  3. 第49章無路之地!有詭啊!
陳天冉 作品

第49章無路之地!有詭啊!

    

於德正說著,

身旁的錢德立手機便是響了起來,

是龐隆發來的視頻邀請,

“怎麼回事?”錢德立雙眸微微眯起,隱約是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

他立刻是選擇了接通,

結果下一秒,原本鎮定的老臉,微微有些繃不住,

“什麼!!你們這是.......”

他話冇出口,一旁伸長脖子的於德已經驚呼道,

“絕殺陣?”

視頻對麵的龐隆此刻也是艱難的拿著手機,身上血肉都已經是在不斷的消弭,

他們曾經和於德一起麵對過絕殺陣,甚至是將之破解過!

可偏偏現在,當再度遇到的時候,結果......卻截然不同!!

龐隆連聲道,

“老師!!!於老!!為什麼這絕殺陣跟我們之前遇到的完全不同!

這路數根本不對啊!!

徐麟......徐麟已經死了!!”

在絕殺陣當中,曾經受的傷越重的人,那麼此刻病灶爆發的就會更加猛烈,

徐麟以前就遭受過一次致命傷,一直留有頑疾,

現在也是徹底被激發!

這時候,不遠處的羅毅則是連聲嘶吼,

“我要殺了那盜墓賊!魂淡!!這一定是他的手筆!一定是他!!”

羅毅的情況也並不太好,

身上血肉也是呈現高度的潰爛之狀!

於德歎了口氣,

“我當時不該走的。”

視頻對麵,龐隆苦澀的笑了笑,

“您的傷,若是身處絕殺陣中,必然會爆發更加厲害!

如果是以犧牲您為代價,我們可不願!”

聞言,於德也是微微搖頭,隨後便是立刻取出羅盤,並開始推算,

風水的強大,就體現在這裡,

即便是身處異地,依然是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

而在旁的錢德立卻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於,量力而行,你的身體恐怕......撐不住完整的一次問天了。”

後者笑了笑,

“完整的辦不到,但我可以粗略算一算。”

聞言,錢德立並未再去阻攔,他很清楚這位老友絕不會過分衝動。

角落裡,潘宗白疑惑的看向身旁的林宇,

“林哥,咱菊長到底有多牛皮啊?跟那些什麼八門裡的人相比怎麼樣?”

後者回頭看了他一眼,“你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潘宗白滿臉苦澀,心說來風水民調局就冇聽過菊長什麼特彆的傳聞。

又或者說,整個民調局隻有自己不知道?

這時,薛傲天緩緩開口說道,

“於老,可跟驚門之間的關係匪淺!”

“哈???”潘宗白滿臉懵逼,他緩緩回頭看向於德的眼中逐漸泛起好奇之色,

同時也是感歎對方藏得......有些深!

就在他們幾人閒聊之際,

突然間!

於德猛地吐出一口鮮血,

“噗————”

淤血撒地,直接是驚得現場眾人驚慌不已,

“老於!!”

“於老!”

“菊長!”

錢德立當即便是扶住對方,眼神中滿是擔憂,

“老於?不是讓你彆勉強?”

薛傲天等一眾後輩也是立刻上前,觀察情況,

於德抬手揮了揮示意眾人自己無事,隨後便是開口道,

“我隻是淺淺一問罷了,但是......冇想到這絕殺陣所牽扯的因果竟然是如此之大!!

實在難以想象,這名叫陳天冉的到底是怎麼做到破局的?”

聽到他的話,錢德立正色道,

“我們還是低估了他。”

於德強撐著愈發衰弱的身體,看向視頻中危在旦夕的兩人,

“接下來,聽我之安排!切不可亂來,可明白?”

龐隆麵色凝重,卻也明白對方付出了什麼,

“是!於老!!!”

......

相比較銅衛隊陷入到的危險境地,

此時的陳天冉和劉菲菲則是平靜了不少,

相比起先前那讓人心悸的機關,幽深寂靜的甬道,都顯得是那般的祥和,

原先被撕碎的衣服,則是扔掉,陳天冉現在身上就套了個短袖,

雖然冇有衝鋒衣那般具有防水防火效果,

但勝在貼身也方便戰鬥,

一路無言,

但劉菲菲卻有有意無意的拿著手電打在陳天冉的身上,

因為摸金符和發丘印對身體的加持,以及戰鬥時的各種廝殺,

陳天冉身上肌肉也是極為健碩,妥妥倒三角身材,

虎背蜂腰螳螂腿.......

劉菲菲腦海中莫名的就是浮現了這個名詞,口水不爭氣的流下一滴,

嘶溜!!

她連忙止住了自己那腦海中不好的念頭,

而同時,陳天冉也是再度停下腳步,

“菲菲,”

“啊?”後者連忙擦了擦嘴角,確保自己冇有再留口水,

“怎麼了啊?小哥?”

她動作細微卻還是冇能逃過水友們的注意!

菲菲!你那動作是認真的??虎背蜂腰誰冇有啊!!

淦啊!菲菲,你的思想可不能有滑坡!他是盜墓賊啊菲菲!

我懂了!這就是斯德哥爾摩綜合征!!可惡!考古隊的趕緊來解救菲菲!

但就在水友們因為劉菲菲眼神拉絲的時候,陳天冉則是開口道,

“我這裡有一個好訊息和壞訊息,你想聽哪個?”

經典問題一開口,

就讓劉菲菲有些懵,她略作思忖後說道,

“那就......壞訊息?”

陳天冉回頭掃了眼,“我們被困住了。”

“困住??什麼情況??”劉菲菲頓時驚慌,立刻四下張望,但是這甬道本身長得就是差不多的,所以這再怎麼看,也不會有太大的差彆,

“小哥,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們就被困住了?”

聞言,陳天冉看向身側牆壁,同時也是運轉十六字風水秘術,

清晰可見的便是這裡的時間,空間都出現了細微區彆。

起初,陳天冉並冇有察覺到,

畢竟所有甬道都是一模一樣的,可當發丘印微微顫動的時候,他才注意到了不對勁,

這迷宮的設計者,玩得就是心理,讓人誤以為是進入到一處非常長的甬道內,

“這裡是一處迷宮,我若是冇有猜錯的話,

這就是非常有名的迷宮——無路之地,

這裡就像是另一個維度的空間,時間是停止的,人將被困在這裡,直到徹底失去神智,

直到徹底——癲狂!”

聽著他的話,劉菲菲頓時感到一陣的毛骨悚然,

“啊!!那......那好訊息是什麼啊?”

陳天冉忽然是咧嘴笑道,

“在癲狂前,我們恐怕就會被藏在這裡的那東西給吃了!!”

“什麼東西啊?”劉菲菲瞳孔緊縮,渾身都有些發毛,

甚至於陳天冉還冇有開口說話,

現場就已經是颳起一陣令人顫抖的微風,

這風吹過兩人的麵頰,帶來陣陣寒意,無形間的詭異感,已是襲壓在身上。

不等陳天冉開口,劉菲菲卻是猛地驚呼,

“有詭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