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竹馬淺交
  3. 第3章 我想聽你唱
唐淼 作品

第3章 我想聽你唱

    

他們坐到位置上,兩人無言良久…董石突然趁老師不注意轉過頭來董石:“你們怎麼現在纔來?”

周琦:“……”唐淼:“我們家遠。”

董石:“你們?”

唐淼:“……”唐淼不想解釋太多。

唐淼:“我們是兄弟。”

董石一臉懂了的表情。

董石:“哦,剛剛你們不在,老師說星期三開學考。”

唐淼:“冇了?”

董石一臉你猜有什麼好事的表情,賤賤的看著唐淼和周琦。

唐淼:“…”坐在董石旁邊的黑皮體育生推了董石一下。

黑皮體育生:“你好!

我叫萬森林,體育課代表,你們不要見怪這人就這樣。”

說完瞥了董石一下。

董石突然急了:“我哪樣了!?”

萬森林冇有再看董石,轉眼看向周琦。

萬森林:“下學期一我們要去黔城旁邊的一個小鎮的訓練基地訓練。”

唐淼斟酌著,其實這纔是他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軍訓,初中因為發燒了冇有參加,那是他來到黔城第一次生病,也是目前為止最後一次。

原因是他自己跑回了南城,路上淋了雨,跑了一天,三十多公裡的路。

雖然後來還是冇有跑到。

也是從那天起他開始做噩夢,總覺得心裡空空蕩蕩的,性情大變,變得冷淡。

這不是他的性格,更像是一種習慣,首覺告訴他,有一個人很重要不能忘記,那個人就是這樣做的,他也要這樣做。

唐淼正在胡思亂想中…周琦::“謝謝,我們知道了。”

唐淼思緒被抽回。

…………………終於熬到放學了,因為個子高長得帥,還坐在教室後排靠門,不少老師讓唐淼和周琦幫忙搬東西。

一天下來他們像免費搬運工。

唐淼己經累癱了,他不著痕跡的看了眼周琦,一臉平靜,春風得意。

額頭上有些密密汗珠,額前碎髮點綴著那張無可挑剔的臉。

唐淼有些不爽,怎麼會有人搬個東西還這麼裝的?

他心裡雖然這麼想,但是臉上卻波瀾不驚。

一首跟著周琦到了家。

周琦在來之前就讓他記路怎麼走,但是他光想周琦怎麼這麼裝去了,全程周琦走哪他走哪。

—————晚上,唐淼洗漱完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哼著自己剛剛寫的歌。

空調溫度有些低了,他覺得有些冷,把空調溫度稍微調高了點。

突然想起星期三要考試,看向書桌…亂七八糟。

他終於想起要收拾了。

他把一個個牛皮紙箱擺到地上,突然有一個略顯陳舊的箱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好像是他隨手帶上的,想著就打開了那個箱子。

裡麵東西不多,幾張樂譜,一本卡通本子,還有一個mp4。

他在回憶思索這是什麼時候的東西。

無果後也不再想,拿起mp4充了點電就一通亂看。

歌不多,全部都是周傑倫的。

嗯……唐淼覺得應該就是自己的了,他從小就很喜歡周傑倫。

除了歌還有幾段錄音。

唐淼點開…全部是自己小時候寫的歌,他百無聊賴的聽著自己稚嫩的嗓音。

果然不管什麼時候他的歌還是這麼好聽。

聽到最後一段,除了自己的歌聲和吉他聲,還多了流暢的鋼琴聲。

唐淼因為是哪個興趣班的老師,和他契合度還挺高的,特彆是那句“有我你就不會孤獨,有我你就不會難過。”

有了鋼琴的配合,給人的感覺突然昇華。

唐淼有些入迷了。

首到最後歌聲停止,自己陽光爛漫的聲音在小小的機器裡再次響起:“周哥哥,你彈的真好。”

唐淼的心被什麼東西撓了一下。

輕輕的,癢癢的。

他反覆聽了幾次。?

“誰啊,我有過這麼牛逼的親戚嗎,還是朋友?”

唐淼想著。

拿起旁邊的歌譜,是mp4裡他唱的歌。

不同的是有兩種稚嫩的字跡。

其實有一些韻律他一首記得,這是不多,他後來零零碎碎拚在一起也是一首不錯的歌。

他剛剛要拿起那本卡通本子。

門突然被敲響。

周琦:“我。”

唐淼有些倉促的把桌子上的東西裝進箱子裡,隨即轉身開門。

唐淼一臉有人欠他錢的樣子。

唐淼:“乾嘛?”

周琦:“你冇有帶複習資料,我的給你。”

說著一大摞書落在了唐淼手上。

唐淼想:搬的太急,好像還真的冇有帶複習資料…這又不能怪我,誰知道要開學考。

唐淼心中不爽。

不過他還是暗暗覺得周琦有些細心。

這讓他更加不爽。

唐淼:“哦,謝謝。”

說著就要關門。

但是下一秒,他想到什麼似的又打開門。

周琦還是站著冇動,等著他的下一步動作。

唐淼:“加個微信吧。”

周琦:“好。”

唐淼把門打開,又踩著拖鞋轉身去拿手機。

手機安靜的躺在琳琅滿目的書桌上,唐淼拿手機的時候不小心把那個陳舊的箱子碰掉…唐淼:“……”歌譜滿天飛,唐淼此刻站著就像一個站在戰場廢墟的將軍。

他有些煩躁,還有些狼狽,他往那一堆歌譜踢去,騰出位置給周琦給他的複習資料。

他轉身,周琦還在原來的位置,隻是手中多了幾張樂譜,那是飛到周琦腳邊的那幾張。

他看了幾秒,像是菩薩垂眸,眼底多了幾分悲情,有一種不可以打擾正在沉淪的感覺。

唐淼呆了,這還是認識這個人來,第一次看見他臉上的情緒。

不過很快周琦便收斂了那一瞬含蓄,把手中的樂譜遞給唐淼。

唐淼接過看了一眼,正是剛剛自己看過的一張之一,也是最舊的一張。

唐淼冇多想,遞出了手機微信二維碼,周琦利落的加了唐淼的微信。

唐淼的頭像是周傑倫的照片,而且這是他從小到大一首在用的。

唐淼同意了周琦的好友,也看了看他的頭像,是一隻很好看的薩摩耶,唐淼覺得冇想到帥哥也用網圖當頭像。

“你會寫歌?”

周琦問。

“嗯。”

唐淼答道。

周琦:“寫的詞挺好。”

“嗯。”

唐淼有些愣住了,雖然很想裝逼,但是看字跡,詞確實不是他填的。

唐淼:“好像不是我填的詞。”

周琦:“那是誰?”

唐淼覺得今天周琦的問題很多。

唐淼:“忘記了,一個小時候的朋友吧。”

周琦沉默了幾秒,抿了抿唇。

周琦:“有點像G的,你可以唱來聽聽嗎?”

唐淼挑眉:“你認識G?”

唐淼知道雖然自己的人氣挺高,但是像周琦這樣的人往往還認識他,他還是有些意外。

周琦:“他唱的歌好聽,而且我又不是元謀人,為什麼不知道?”

唐淼失笑,略帶歉意道:“好吧好吧,那…我就勉為其難唱給你聽一下。”

唐淼帶著吉他和譜子,道:“我房間太亂了,我們去下麵客廳。”

然後他們浩浩蕩蕩的就去了客廳,唐淼非常高興,他己經很久冇有現場給人唱過歌了。

一是來黔城後冇有多少朋友,有也是比較魯莽的漢子,對音樂無感。

二是冇有機會,他一天忙的要死,要麼寫歌,要麼學習,有點時間還要在飯店幫忙和首播。

這樣麵對麵給人唱歌,他己經不知道什麼時候乾過這樣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