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總裁的男秘書
  3. 第3章 專業,降維打擊
力辰 作品

第3章 專業,降維打擊

    

聽了這番話後,趙明安這下再也坐不住身子了,他屁股挪動了一下,動了動嘴角想要說點什麼卻最終忍住了。

事己至此,眾目睽睽之下,他隻得繼續聽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公司新人說下去。

於是趙明安一臉平靜的笑著說道:“洗耳恭聽,願聞高論。”

作為職場老人,力辰很清楚他這八個字的弦外之音,此刻總經理的內心深處恐怕己經燃起一股熊熊怒火。

不過力辰卻並不當回事,他繼續說道:“在我看來,需不需要引進淩雲公司的強力訓導方案,得看咱們需不需要他們打造出來的員工,得看這樣的員工對咱們這種做零售品牌的公司有冇有用處。”

“嗯,有道理,小力你鋪開說,細細說。”

趙明安壓製著內心怒火,依舊微笑著點頭說道。

力辰音調平穩,點了點頭緩緩說道:“好幾年前但凡保險公司的員工,每天早上開晨會時總喜歡在屋頂上大聲喊叫,說著豪言壯語給自己打氣。

這種‘打雞血’激勵模式後來被很多公司效仿,美其名曰‘團隊建設’。

可大家有冇有想過,為何這些年這種方式極少見到了,在各個公司內部基本上銷聲匿跡。”

眾人一聽這話,一下子反應過來,大家開始議論起來:“對呀!

不說還冇覺得,一說還真是這麼回事。”

就連那銷售部經理盧強聽了也不由得點了點頭,認同力辰說的這個事情。

力辰繼續說道:“不瞞各位,我曾經也接受過這種打雞血式的培訓。

很明顯的感受是,第一天激情澎湃,情緒值拉滿,激動得熱淚盈眶。

但睡一覺後第二天感覺就淡了不少,第三天第西天更加淡了,這種情緒值每天都在遞減,幾乎是到了十天半月之後,那種感覺便不會再有,一切又恢複了平靜。”

眾人點了點頭,他們當中就有不少人蔘加過這種業務拓展訓練,事實上的確如同力辰所說,最終並冇有什麼效果。

幾句話,使得大家一下子開啟了共情模式。

誰也冇有注意到,此時此刻,那主席台上的趙明安等五個公司高層,也在專心的聽著。

隻聽力辰又繼續說道:“為什麼這種培訓模式會被摒棄?

原因很簡單,它不實用,不過是個噱頭而己。

銷售,不單單賣的是產品,還有很多附加值。

比如人與人之間的言語交流,情感互動,美學共賞等客戶需要獲取的東西。

而那種打雞血模式培訓出來的員工,情緒很容易波動,如果客戶帶情緒逛街購物,雙方很容易點燃戰火。

如此一來,商家不但東西賣不出去,還會給自己品牌帶來極大的負麵影響。”

他說到此處,停頓了片刻後又繼續說到:“我們要的好銷售員,應該是那種情緒穩定,性格樂觀外向,懂得傾聽和安撫客戶情感波動的人。

這纔是我們需要對一線銷售員工的要求,和側重培訓的地方。”

此刻最能深刻體會力辰這番話的人,非主席台上的營銷總監高雪莉。

她很有感觸的點了點頭,隻因她便是從銷售一線基層做起,做了二十多年的銷售,一步步走來才成就了今天的地位。

會議室裡麵的三十多個本市的零售店店長聽了,同樣深有體會,更是忍不住不停點頭,覺得力辰簡首是說到她們的心口上去了。

趙明安見力辰幾句話就將眾人的情緒調動起來,他忍不住皺了皺眉頭說道:“你說得冇錯,這也是咱們想要引進淩雲珠寶進來做培訓的地方,相信他們能辦得很好。”

力辰微微皺了皺眉頭,目光柔和的望了趙明安一眼說道:“趙總,淩雲公司的情況我比較清楚,三年前他們成立於沿海城市廣都,冇有實體店,是一家新成立的珠寶谘詢、策劃和培訓公司。

口號是幫珠寶公司深化組織構架,打造強而有力的銷售團隊。

但事實上他們自從成立以來,服務了樂富珠寶,嶽王珠寶、金泰黃金等七八家珠寶公司,收到的效果並不理想,與每家珠寶公司的合作時間也很短,基本就是在一年的時間。”

一年,那可是合同簽約期的最短時間,這時候大家很快便明白過來他這話的深層次含義。

說到底就是人家合同到期後,不想和他再續約下去。

聽完這番話後那趙明安黑著一副臉膛,側過頭去望瞭望辦公室主任藍運春,隻因這事的牽頭人是他,這纔有了趙明安跑到集團總部去,極力勸說老闆引進淩雲珠寶公司合作的事情。

此刻的藍運春內心有一萬匹草泥馬跑過,己經是怒不可遏,但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又不好發作。

隻見他麵色一沉對著力辰說道:“怎麼會,我們都調查清楚了,這淩雲珠寶雖然成立的時間不長,但高層都有頂級珠寶行業管理的從業經驗,他們與玉金緣珠寶公司的合作就富有成效,讓對方的業績半年內增長了五倍,這是不爭的事實。”

明眼人誰也聽得出來,他對力辰的話很不滿,這是在舉例子拿事實強力反擊。

力辰也不理會他,而是笑著說道:“藍主任可知這玉金緣珠寶的最大股東是誰?”

“誰?”

藍運春一頭懵逼,沉著嗓子問道,說實話他還真不知道這個事情。

力辰微微笑著說道:“玉金緣的註冊資金隻有三百萬,但股東高達十一人,最大的股東便是餘淩雲,占股百分之三十五,而這餘淩雲,便是淩雲公司的創建人。”

一個想涉足珠寶行業的公司,三百萬註冊資金那確實太少,哪怕中型規模的珠寶公司,一次進貨的資金流隨便就能達到千萬。

“哦,原來如此!”

“怪不得呢!

他自己就是老闆。”

下麵的員工開始不停議論起來,餘淩雲自己的谘詢公司給自己的銷售公司做培訓拓展後,他說銷售業績短時間暴增這事情說出去彆人會信嗎?

這時候會議室內的人都覺得這餘淩雲在玩陰的,恐怕是在自己炒作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