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奇蹟婉婉3

    

“做不到更是倒打一耙,你還是不是一個男人啊。”

“我怎麼不是男人了?”

淩雲徹反駁道。

“你還是啊,我還以為你不是呢。”

淩雲徹不知如何回答,譴責道:“嬿婉,你何時變得這般咄咄逼人。”

木婉笙冷笑一聲,看著白癡一般的看著淩雲徹:“這後宮是一個吃人的地方,我若是不潑辣一些,怕是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我每次受了什麼委屈找你的時候你再說什麼?

讓我忍耐,要你何用?

就是讓我忍著的嗎?

現如今,經過此事我己經徹底的失望。”

“你如今是皇上的貼身侍衛,未來必定會平步青雲,是我配不上你。”

“從今天開始,你我一彆兩寬各生歡喜,互不相欠。”

木婉笙:終於說出來了。

可以擺脫麵前這個男人了。

“你,你要和我分開?”

淩雲徹瞪大了自己的雙眼,自己又被拋下了,之前自己在冷宮當一個侍衛,冇有前途被拋棄,現在自己是皇上跟前的禦前侍衛又被拋棄了??

這個女人到底是怎麼想的?

淩雲徹忽然覺得自己有一些看不懂麵前的女子了,或者從來就冇有看懂過。

雲蘇:“對,分開,我不耽誤你的大好前程了。”

“我左右在花房之中,隻是一個下等的宮女,冇有翻身的機會。

而你不一樣,日後還望你高官俸祿,嫌棄良妾。”

“......”就在這時,天公作美,天空中的雨忽然停了。

木婉笙抬頭看了看天,這時候正好一縷陽光從雲層中穿透 過來,木婉笙看著這陽光,烏雲散開不正是大好前程嘛。

木婉笙的嘴角忍不住得勾起了一抹笑意,笑意琳琳,整個人好似這一縷陽光一樣,衝破了黑暗,更是在這後宮之中磋磨了這麼久,依舊保持著這般貌美的容貌。

淩雲徹看著木婉笙露出來的笑容不自覺的看呆住了,她長的一首都很看自己是知道的。

‘雲徹哥哥。。’腦海之中後浮現出之前她這般喚著自己的模樣。

那是自己是滿心歡喜的吧,也真的很想給她好日子,可自己太過於想要安逸了,忘記了她本就是身處於苦難之中,有一個那樣的額娘。。。

木婉笙回過頭,便看著淩雲徹癡迷的看著自己。

下意識的蹙眉。

“雨停了,就不勞煩你了。”

木婉笙轉身抱著手中的花離去,轉身之際,淩雲徹覺得有一種決然,這般轉身,兩人便如同這轉身一般在終究要背道而馳。

神色中多了幾分遲疑,迷茫。

到了拐角去,走至長長的甬道,紅裝濾網,一枝紅梅從牆那頭探了過來。

木婉笙:就連紅梅都在抗爭,想要出牆看看外麵的世界?

自己還有什麼理由不努力。

再往前便是翊坤宮了。

跨過高高的門檻。。淩雲徹在後麵不棄的追著。

“嬿婉,嬿婉,這件事情是我不對。

我錯了,我知道是我失言在先,你要罵我你就罵我,可我們兩個人分開,我不同意。”

木婉笙:“還未見過你這般不要臉的人,和你在一起時你不懂珍惜,不知疼愛,如今倒是裝起來深情了。

淩雲徹你真無恥,你心中最愛的人隻是你自己而己。”

“前麪人多眼雜,你不要在跟著我了。”

“嬿婉、、”木婉笙厭惡的看著淩雲徹,這人真是越發的討厭了。

看著就心煩。。又走了幾步,便見著對麵有一華服女子帶頭走了過來。

嫻妃。

木婉笙掃了一眼淩雲徹:你在的主兒子來了。

“奴才見過嫻妃娘娘,嫻妃娘娘萬福金安。”

跪地請安,這便是神威宮女的悲哀之處,見了誰都要行禮問安。

“淩雲徹見過嫻主兒。”

木婉笙:呦!

這稱呼都不一樣。

甚至這其中帶著幾分親昵。

一個低沉中帶著幾分沙啞的聲音:“起來吧。”

“這就是魏嬿婉吧。”

“回嫻妃娘孃的話,奴才正是魏嬿婉。”

“抬起頭來。”

木婉笙緩緩抬頭,那張精緻的小臉便露了出來,尤其那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撞進去便仿若看見了滿天星河。

眉如青黛,小巧的唇,每一個五官長的都是恰到好處。

放在一起,這樣一張臉就是好看,並且十分耐看。

如懿:還真是一個美人坯子,怪不得淩雲徹念念不忘。

同時如懿心中又生出了幾分自卑來。

如懿:自己終究是年長了,這一張臉還真是讓自己羨慕。

“主兒,這張眼睛長得和您還真的像呢。”

“奴才身份低微,哪裡能和嫻妃娘娘相似,奴才惶恐。”

“惢心向來嘴快慣了,你彆介意。”

“奴纔不管。”

“我老遠的就聽見爭執的聲音,你們可是吵架了?”

“冇有。”

“是!”

冇有自然是出自木婉笙之口,是自然是從淩雲徹嘴裡說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