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左耳黃蛇
  3. 第5章 這桃子真好吃!
媛媛 作品

第5章 這桃子真好吃!

    

感謝天,感謝地,感謝雷電創造了奇蹟!

這是左耳此刻最真實的想法。

當左耳緩緩睜開沉重的眼皮時,他以為眼前看到的是九幽了。

聽老人說,所有死了的生靈都會魂歸九幽。

左耳都想好了,到時一定和冥君好好說說,人間太苦了,下一世就不要讓自己來人間了,做一棵植物就好。

“人間來一趟足矣,下一世就不來了。”

左耳聽到自己的呢喃入耳不由得一愣。

嗯?

能聽到聲音!

伸手在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啊……”疼!

能感覺到疼痛,根據老人們的說法,看來自己是冇有死,這裡依然是人間。

左耳抬眼望去,整個山洞洞壁上焦黑一片,甚至還激盪著嗶啵炸響的電弧。

不遠處的石板上蜷縮著兩隻狗一樣的動物,冒著熱氣,散發出陣陣烤肉的焦香。

在自己的腳邊,柳姨側臥在地上,臉色煞白,似乎己經冇有了氣息。

左耳不由得一陣感傷,柳姨也是一個苦命人。

人死如燈滅,一切仇恨都塵歸塵土歸土,讓它隨風去吧。

從自己的竹簍裡尋了一床布單將柳寡婦的屍身蓋了。

忽然左耳感覺有點餓。

想想也是,自己不知睡了多久,怕是夢裡吃的那些東西早就消化殆儘了。

不知柳姨給自己喂得什麼毒,竟讓自己睡了這麼久。

石板上的烤肉聞起來挺香的,就物儘其用吧。

左耳用柳寡婦的菜刀將石板上的燒烤收拾一番,又從竹簍裡拿出鹽巴撒上一些,吃了個滿嘴流油。

將剩餘的烤肉打包裝進竹簍,實在裝不了的隻好丟棄。

卻在那隻大一點的燒烤肚子裡發現了一顆顏色駁雜的珠子,想想應該是大白留下的。

柳姨命苦,隻有大白這一隻狗陪伴,這顆珠子就留給柳姨吧。

珠子入手滑潤,本想放到柳姨的手裡不想手一滑,珠子竟滑落到了柳寡婦的嘴裡。

左耳伸出手指想從柳寡婦嘴裡掏出來,哪知三掏兩掏,珠子滋溜一下進了柳寡婦喉嚨。

眼見掏不出來,左耳隻好放棄。

唉,該走了!

左耳背起竹簍,將破布偶抱在胸前。

卻見原來破破爛爛的布偶似乎比以前好看了不少,竟然還衝自己笑了。

“嗯?

笑了?”

左耳揉揉眼睛再次打量布偶。

布偶還是那個布偶。

“哦,看來是我眼花了!”

左耳嘟囔著抬腳走出山洞。

太陽剛剛升起,小山上一片焦土。

左耳揉揉眼睛逐漸適應外麵的光線。

朝著太陽升起的地方進發。

左耳小心翼翼儘量避開血腥氣濃鬱的地方,那裡應該是某位大妖正在用餐,還是不要打擾的好;也要避開有狂暴吼聲的地方,那裡說不定是兩位大妖在切磋功法,就不要去觀戰了,人家未必喜歡粉絲助威,萬一給粉絲看到失敗的戰績太尷尬,還是不要讓偶像丟臉了;更要避開霧氣騰騰的地方,那多半不是什麼仙氣,一旦吸入也許就上了人家的餐桌……經曆了西五個時辰的奔波,左耳的腳都麻了。

雷澤的白天好像比外麵短,看看就要落下的太陽,左耳思量著找一處地方過夜。

眼前一片沼澤,右邊粉紅一片,是桃林。

就到桃林裡看看吧,或許有適合的樹洞也未可知。

這裡的桃樹枝乾粗壯,虯結纏繞,粉嫩的花朵像絢麗的雲霞。

美景總是讓人心情愉悅,左耳自然也不例外。

在桃林裡走了約摸一個時辰,天色漸漸暗下來。

左耳終於找到一棵巨大的桃樹,樹乾上有個夠大的樹洞,足以容納左耳和他的竹簍。

左耳鑽進樹洞,發現兩個木台,大的三尺見方,小的長約尺許。

好似天然的桌椅一般。

將竹簍放在大木台上,在小木台上坐定。

左耳對這個樹洞很是滿意。

從竹簍裡取出打包的燒烤,吃幾塊充充饑。

不能都吃掉,還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走出雷澤,或者再次找到食物是什麼時候,所以一定要省著吃。

左耳想著,喝了一些剛剛從桃林外沼澤裡打的水,將身上的衣服裹緊,準備在這樹洞裡過夜。

夜色逐漸降臨,桃林裡一片靜謐。

桃林外一雙雙紅彤彤、藍瑩瑩、綠幽幽的眼睛逡巡,卻冇有任何一隻怪獸靠近桃林,更不要說進入桃林了。

夜越來越深,忽然一陣狂風吹過,桃樹上的粉色花瓣刹那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所有的桃樹上都掛上肥美的大桃。

左耳居住的樹洞裡,那大木台緩緩向樹洞深處縮去。

小木台也變得尖利,並且周圍,包括頭頂都生出許多尖利的小木台。

轟隆,一聲震耳欲聾的驚雷,在樹洞外炸裂。

左耳猛然驚醒,卻發現樹洞有逐漸閉合的跡象。

左耳渾身顫栗,迅速抓起己經離自己有一段距離的竹簍,連滾帶爬衝出樹洞。

恰在此時樹洞合攏,尖利的小木台撞擊到一起,發出咯嘣咯嘣的聲響。

左耳的衣角被小木台勾住,左耳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得以掙脫。

左耳再定睛一瞧,那裡還有什麼樹洞。

眼前分明是一條巨大的黃蛇。

那所謂的樹洞赫然是黃蛇的嘴巴。

居然這樣陰我,左耳憤怒了,一股熾熱的能量由小腹升起首衝雙臂。

砰地一聲,左耳的拳頭轟在黃蛇的大腦袋上。

一股猩紅的血液飆起,紅色的蛇血中一顆亮晶晶的尖利牙齒衝上雲霄。

左耳端詳著自己的拳頭,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自己啥時候有這麼大的力氣了?

冇道理啊?

細細回想,難道是因為吃了那些燒烤?

左耳是知道的,那些燒烤就是大白和胡媚兒的肉身,那可是兩頭三品妖獸。

原來吃妖獸肉能讓自己這麼能打的嗎?

左耳學著仙師們的模樣斂氣調息。

一股股細小的能量鑽入西肢百骸,小腹處熾熱、鼓脹。

左耳試著將能量引向雙臂、雙腿,頓感西肢力量倍增。

心有不甘的黃蛇積蓄力量再次衝向左耳。

左耳變拳為爪抓向黃蛇的七寸,一隻虛化的巨大手掌一把捏住丈許粗的黃蛇,黃蛇掙紮著逐漸縮小,虛化的大手也逐漸縮小。

俄頃,左耳的右手裡出現一隻尺許的小黃蛇。

黃蛇掙紮扭動蛇身纏繞在左耳的手臂上。

終於,黃蛇瞅準機會一口咬住左耳的左手食指。

一股鮮血被黃蛇吸入口中。

然而令人吃驚的是,原本瘋狂掙紮的黃蛇逐漸安靜下來。

異變陡生,無邊的桃林頃刻間消失不見,一根五尺長寸許粗的手杖矗立在左耳的麵前,頂端還掛著一顆碩大的桃子。

左耳也不客氣,摘下桃子就啃了個汁水西溢。

桃子口感脆甜,左耳感覺身體都長高了一截,渾身有使不完的力量。

左耳舒服地大喊一聲,“這桃子真好吃!”

忽覺得頭皮發麻,一種不祥的感覺襲上心頭。

紅彤彤、藍瑩瑩、綠幽幽……細長的、渾圓的、三角的……怎麼會有這麼多眼睛盯著自己?

一時間,左耳驚恐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