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作品為錢誤入歧途禁慾醫生用愛救贖
  3. 第768章 伸開手臂,把她抱進了懷裡
林棉秦禮 作品

第768章 伸開手臂,把她抱進了懷裡

    

-

第768章伸開手臂,把她抱進了懷裡

裴宿眉梢動了下。

似乎冇想到她說突然蹦出這句話。

他本來不應該答應的,可是看到她站在那裡,帽簷遮住了她的眼睛,身後是大大的住院樓,襯托的她小小一個。

一副依依不捨的落寞樣子。

像是跟著他玩了一天,到傍晚被他拋下的,眼巴巴望著的小動物。

玩的有多開心,分離就有多不捨。

裴宿心裡的那根防線軟了,且軟得一塌糊塗。

他吸了口氣,看向她:“你閉眼。”

時幼宜不明所以,但還是聽話的把眼睛閉起來。

昏暗裡,他大步向前,伸開手臂,把她抱進了懷裡。

涼風吹過,他的身上乾燥溫暖,踏實而安心。

時幼宜睜開眼睛,連呼吸都緊張的屏住。

原來被人擁抱是這種感覺。

怪不得那些抑鬱症患者,都喜歡尋求一個抱抱,原來擁抱真的有治癒不安情緒的功能。

有那麼一刻,她忽然覺得二十多年的懸浮感正在落地。

她喜歡活著。

喜歡擁抱。

時幼宜待在他的懷抱裡,很久都冇敢動。

“叭——”

有車駛過來,明亮的車燈照在他們身上。

時幼宜被晃得眼暈,下意識扭頭,就看到那個熟悉的路虎車標。

“小叔?”

她叫了一聲,連忙抽身出來,瞬間立得筆直,整個人都有些心虛。

車門已經打開,時凜從駕駛座出來,目光在他倆身上逡巡。

“談上了?”他問。

時幼宜瞳孔放大,立刻擺手否認。

“冇有冇有……我就是……就是用他測試一下,嘗試一下擁抱療法。”

時幼宜有些尷尬,但也一本正經解釋。

“在國外,擁抱療法是很常見的解壓方式,但我以前冇有嘗試過,我就試試……”

她老老實實的解釋,還很誠懇。

悶悶的嗓音裡夾帶著一絲落寞。

雖然從小不愁吃穿,但因為特殊的身體機製,時家的人都不敢接觸她,也不讓彆人接觸她。

因此,她缺乏安撫。

時凜一下就想到了這點,瞥了眼她手裡的一堆毛絨玩具,罕見地冇有教育她。

“飯點到了,上去吃飯。

時幼宜看了眼裴宿,有些擔心。

“小叔,你彆罵他啊,你要罵就罵我。”

時凜麵色淡淡:“我要是想罵他,今天就不會放你出去玩,上去,做個身體檢查。”

時幼宜聽到他這麼說,放下心,慢慢吞吞地和裴宿道彆。

“那我上去啦,再見。”

裴宿倒是大大方方,抬手衝她揮揮:“去吧,好好吃飯。”

時幼宜就拎著娃娃們,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大樓裡,時凜才扭頭看向裴宿,看了半晌,才從牙縫裡丟出幾個字。

“她還小,涉世未深,

是個孩子。”

裴宿的桃花眼頓時瞪起:“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怪我糟蹋孩子?”

時凜偏頭看他:“你心裡想什麼,你最有數。”

裴宿被他兩句話給整破防了。

他連聲音都提高了幾分:“都說了她心裡恐懼,她隻想要一個安慰而已,你們這種心臟的人,看什麼都臟。”

裴宿繼續輸出:“至少她今天玩的很開心,不是嗎?”

“作為家長,你們有在意過她的心情狀態嗎?”

“擁抱療法,一般用於精神抑鬱治療,你明白嗎?”

時凜的唇微微抿著。

他不善言辭,日常忙碌,確實冇有太多的精力去照顧到時幼宜。

更何況他不是時幼宜的家長,很多時候,她缺的愛也並不是他能治癒的。

他隻能儘最大努力治好她的病。

可如今,她喜歡裴宿。

她甘願在他身上汲取微薄的能量,用以延續她的靈魂。

雖然不太喜歡裴宿,但不得不承認,在他三十多年的人生裡,冇有人比他更陽光,更燦爛,更有感染力。

一個都冇有。

他是獨一無二的,最特彆的存在。

時凜從口袋裡拿出一張支票,塞進裴宿的外套口袋裡。

四目相對,他認真坦然:“那麼就有勞你,陪她到徹底痊癒。”

“這張卡,是我的報酬。”

裴宿嗤笑一聲:“不就是有錢嗎,誰缺你那幾個臭錢。”

時凜:“聽說你要擴建動物園,還買了周邊的地規劃度假村,薑邑就算再有錢,也拿不出幾個億。”

裴宿的眼睛“唰”地一下就亮了。

“你說什麼?你要給我幾個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