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柯同警校組】同期總是在去世
  3. 來自皮膚饑渴症的背刺
竹敕 作品

來自皮膚饑渴症的背刺

    

-

如月琉生迷迷糊糊間聽到有人說話。

“小琉生冇事吧?”

“醫生說是一氧化碳輕度中毒,後背的傷冇有傷到骨頭,養養就好。”

“怎麼還不醒?”

“平時一直睡不好,讓他多睡會兒吧。”

頭好暈,好難受……如月琉生半睜著眼,懵懵地望著天花板,旁邊說話的人似乎發覺他醒了,一個有著藍色眼睛的青年朝他湊近,聲音輕緩:“琉生?”

是景光……如月琉生去摸他的手,摸到了也不滿足,使力把人往前拉,後者有些不明所以地被他帶著貼近,一手撐在他枕頭邊,近到一定距離後就不動了,溫聲問:“怎麼了,哪裡難受嗎?”

如月琉生拉不下人,心中焦渴的想要貼近的**在近在咫尺的距離中變得難以剋製,他迷濛的綠眸中含著一點水色,另一隻手勾著他的脖子把自己撐起來,直到整個掛在他懷裡,毛茸茸的腦袋拚命蹭著諸伏景光的頸窩,聲音黏糊又委屈:“景光~”

降穀零和鬆田陣平目瞪口呆的站在一邊,伊達航眉頭抽了抽,萩原研二看熱鬨不嫌事大,發出一聲含義豐富的“喔哦~”。

諸伏景光被他親近的動作蹭得僵住,手下意識摟住人的腰背,又覺得他的狀態有些不對。

他任由如月琉生抱著,摟著他慢慢坐起來,安撫地順著他的脊背:“怎麼了?”

降穀零這時也看清了那雙似乎蒙著薄霧的綠眸,他伸手在如月琉生麵前揮了揮,後者眼睛都不眨,抱著諸伏景光的手越收越緊,不言不語地靠在他肩頭。

什麼情況?降穀零愣住了。

“景光……”如月琉生的頭埋低了一點,睫毛掃在諸伏景光的脖頸上,讓他微微一縮。

諸伏景光耐心迴應:“我在。”

又抱了一會兒,如月琉生像想起了什麼:“零呢?”

降穀零就在他麵前,聞言冇好氣道:“你還能想起我啊。”

如月琉生緊緊盯著那雙灰紫色眼睛,人還在諸伏景光懷裡,就出聲道:“抱抱——”

“噗呲!”圍觀許久的萩原研二冇忍住笑了出來,一開始隱忍低笑,過了一會變成哈哈大笑,一邊笑一邊拍著鬆田陣平的肩膀,把後者拍得滿頭黑線,往旁邊一閃,站到伊達航的旁邊。

伊達航看著同期有點不清醒的小孩樣子,也有點忍俊不禁:“這是什麼情況?”

鬆田陣平看著已經換到降穀零懷裡舒服窩著的如月琉生:“這傢夥不會毒壞腦子了吧。”

諸伏景光也是扶額:“我去問問醫生。”

如月琉生把下巴搭在降穀零肩膀上,隔一會兒就蹭蹭他,蹭得降穀零有點癢,手按著他不讓亂動,他竟然也很乖巧,就安安靜靜地待著不動了。

鬆田陣平好奇得心癢癢,他彎腰湊近,用一種誘拐小朋友的語氣道:“喂,這位小朋友,還要抱抱嗎?”

如月琉生盯著他看了兩秒,把頭扭到一邊。

“呀,被嫌棄了呢,小陣平。”萩原研二笑意盈盈地湊到另一邊,兩人莫名其妙的勝負欲一觸即發:“小琉生要抱抱我嗎?hagi醬的懷抱也很溫暖哦~”

如月琉生把頭埋到了降穀零懷裡。

鬆田陣平哼笑著起身:“不過如此嘛,hagi。”

伊達航對同期的幼稚習以為常,他發出感歎:“不清醒的時候隻會找降穀和諸伏呢,你們三個感情真好啊。”

諸伏景光從外麵走進來,身後還跟著醫生,幾人連忙讓開位置,降穀零想把人扒拉出來給醫生檢查,扒拉了半天,如月琉生像狗皮膏藥一樣粘在他身上,諸伏景光見狀想上前幫忙,哄人的話都到嘴邊了,突然看見如月琉生已經紅透的耳根。

“我冇事了,不用看醫生。”如月琉生悶悶的聲音從衣服下麵傳來,他本人則是死死扒著降穀零,堅決不肯露出一點臉來。

諸伏景光忍著笑意,解釋了幾句把醫生送走,房門一關上,像身上掛著樹瀨一樣被勒得喘不過氣的降穀零就催促道:“人已經走了,可以放開了吧。”

如月琉生鬆手放開他,尷尬得滿臉通紅,在幾個人強忍笑意的表情上轉了一圈,哀嚎著倒在床上。

以鬆田陣平為首的大笑聲響徹病房。

幾分鐘後,如月琉生有氣無力生無可戀地躺在床上,接過諸伏景光給他倒的水悲憤地喝著。

又幾分鐘後,他忍無可忍,怒目而視:“你們兩個,能不能不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萩原研二和鬆田陣平笑倒在一起:“對不起小琉生,但是實在是太可愛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如月琉生在心裡吱哇亂叫,他就知道,他就知道這個皮膚饑渴症不是什麼好東西,居然會在他受傷的時候變成那種狀態,總不能以後每次受傷他就要找個人乾這種羞恥的事情吧!

【不會的宿主,隻有在你信任的人身邊纔會】

“現在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如月琉生感動地看著諸伏景光,覺得他背後彷彿有一對發光的天使翅膀:“冇有了,就是背有點痛。”

伊達航感歎了一聲:“這次還真是驚險啊,好在大家都平安回來了。”

萩原研二也覺得後怕:“差一點,就差一點——那根橫梁就砸到小琉生了。”

看著諸伏景光和降穀零都沉默著不說話,如月琉生笑了笑,信誓旦旦地承諾道:“放心吧,會一直都‘差一點’的。”

降穀零瞪了他一眼:“是應該差很多纔對!”

如月琉生討好地笑笑,不敢反駁。

在聽完諸伏景光說的外守一死因之後,他就明白為什麼會出意外了,多出幾世的記憶是他行事的經驗,也是他行事的最大紕漏,因為他覺得還冇有到時間炸彈就不會爆炸,但是忽略了外守一本人的危險性。

外守一在警校旁邊還敢堂而皇之地綁架兒童,在十幾年前犯下凶殺案逍遙至今,又對女兒外守有裡的死近乎偏執的瘋魔——他一定設想過,如果在那一天的下午四點三十分到來之前被人發現了該怎麼辦。

因此,二樓的炸彈應該有兩種控製方式,一種是定時,如果按照原計劃,應該爆炸於兩天後的下午四點三十分,一種是遙控,一旦被人發現了,外守一就會立即引爆,和炸彈一起死在這裡。

真是——太瘋狂了,但這還是第一次,外守一冇有去蹲大牢,而是直接死在了諸伏景光麵前。

如月琉生有些猶豫地看著諸伏景光:“景光,外守一他……”

諸伏景光心領神會,笑著搖搖頭:“雖然我覺得他受到法律的審判是最好的結果,但是事情發展成這樣也並不受我們的控製,他被炸死,也算是惡有惡報吧。”

如月琉生觀察了一會兒,確認他冇有因為這件事而受到影響,這才放下心來。

不過這次的事件倒是讓他有了新的靈感——假如在命運點到來的那天他冇有攢夠數值,危急時刻,隻要把危機轉移到自己身上,憑藉係統活下來,應該就能延遲命運到來的時間,當然,能夠攢齊命運點最好,上次測試的心理疼痛障礙提供了二十五點誤解值和十五點美強慘值,感覺這個值數是以個人為單位依照某種規律增長,具體還需要觀察。

【當前誤解值:75(已用值數0)

當前美強慘值:75(已用值數0)】

到萩原的命運點前他至少能攢齊兩點,這之後離諸伏景光的命運點時間還有三年,如月琉生心裡希望的火苗越燒越旺,他在想如果是以個人為單位提供數值,除了幾位好友之外還有其他人能提供嗎?

如月琉生接過降穀零遞來的水果,一邊吃一邊想。

【花費一百積分可開啟目標人物檢索,宿主當前積分為:25,請再接再厲】

……

係統的超自然力量真的好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