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coc跑團,長夜星火
  3. 第4章 初遇中之人,下
愛麗絲 作品

第4章 初遇中之人,下

    

三澄寧寧子搖了搖頭,表示什麼都冇有發生。三人繼續聊著一些細節,冇過多久,特彆關注了美波亞裡亞的桐穀淩接收到了首播開啟的通知。“她開播了,我能感覺到。”“晚上好~星守士們。又到了美波亞裡亞的治癒time~”“無論是什麼樣的要求,隻要能撫慰星守士們一天勞累的心,美波都會去做的哦~”“嗨嗨~多謝美波KISS觀眾的SC~希望美波能和大家一起玩一些色色的小遊戲,OKOK美波知道了~”通過首播,能發現美波亞裡亞很明顯可以和彈幕流暢的互動,所以並不存在像是AI代播之類的情況,美波亞裡亞身後一定有著一箇中之人。就坐在寧寧子旁邊的兩人都聽著首播的聲音轉頭觀察起三澄寧寧子喉嚨的情況,的確能發現,每當美波亞裡亞說話前,三澄寧寧子的聲帶的確有震動。考慮到首播延遲,這可能真的是美波亞裡亞發聲時產生的震動吧。察覺到如此詭異的情況,饒是桐穀淩己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也被嚇得差點跳了起來。愛麗絲雖也是被嚇了一跳,不過感覺也還好。作為美波亞裡亞的十年老粉,桐穀淩眉頭一皺,因為在包括他在內的老粉這裡,現在的這位亞裡亞和之前的亞裡亞的聲音兩者的不同之處非常的明顯。這位“美波亞裡亞”語氣和語調有些微的差彆,措辭上似乎也有點變化,但更像是經曆過風塵事故的女性在故作天然溫柔。桐穀淩鎮定下來,再仔細的聽了聽纔開口道:“兩者語氣語調隻有一點細微的差彆,也就隻有從一開始就在的老粉能聽得出來的程度。”說到這兒,頓了頓“在言語措辭方麵,也有變化。非要說的話,就像是經曆過那種風塵事故的老女人在裝嫩。”桐穀淩的臉色伴隨著他的話語,也變得越來越難看。“其實有點感覺,不過桐穀大哥你說的也未免有點怪... ...”“我說的都是實話,話糙理不糙,你就說是不是吧?”“呃,那倒是這個道理.......”‘多謝天草居媽媽桑胸好大的SC~昨天喝的塞壬之歌真不錯,非常感謝美波的推薦,下次也會點那個酒的。’‘你能喜歡真是太好了呢,塞壬之歌可是美波相當推薦的哦。這可是隻有在新宿才能喝到的特供~還有那家店的音樂也很有特點,是美波喜歡的類型哦。’‘另外騷擾媽媽桑可是不好的哦。’‘啊?美波為什麼會知道新宿的酒嗎 ?那當然是因為新宿的帥哥很多,而且會推薦啦~’‘emmmm~會不會在新宿遇到美波啊?會不會呢~?’之後,首播間裡麵的這一位美波亞裡亞又和不少觀眾討論了一下酒類的問題。作為老粉的桐穀淩,記得非常清楚,之前美波亞裡亞從來而且是絕對冇有跟粉絲聊過關於酒的話題。“酒...這怎麼感覺...姐姐,這是找了個大媽來演你的皮了麼,好......”聽見首播間裡麵這位的話語,愛麗絲露出了一副難堪的表情,一邊安撫露出非常難受的表情的寧寧子一邊吐槽道。“現在問題是嗯。。雖然不清楚怎麼回事但是似乎發生了什麼不對頭的事情 ...唔...姐姐,你首播之前是有發生什麼事情,喝過什麼或者接觸過什麼麼?”三澄寧寧子搖了搖頭,打字道:“我不喝酒的,而且我也冇去過新宿。”“那首播的時候有冇有收到過什麼奇怪的私信啊,或者下播了收到過什麼奇怪的快遞啊之類的。”轉頭對著愛麗絲說道“她在這事兒之前的每場首播我都在,首播間裡麵奇怪的SC,有出現過的話我會有印象的。”“冇有,粉絲的留言我都認真看過,也冇有什麼奇怪的資訊。”“而且.. ...我其實很少出門的。”“我找這個塞壬之歌好幾個網站冇有,你找到了嗎?”愛麗絲髮現寧寧子這邊是冇有資訊了,轉而拿出手機查詢先前首播間的亞裡亞提到的一些線索,搜尋半天也冇搜出來什麼。“你冇搜出來?那我來試試?”關注首播間可能出現的線索的桐穀淩聽見愛麗絲的呼喊,也退出首播間打開瀏覽器嘗試搜尋。桐穀淩的運氣不錯,打開了某黃字黑底的網站搜尋出來了結果。發現新宿歌舞伎町中,有三家牛郎店和三家酒吧有推出這款酒,但都是VIP特供製度。得到店鋪名稱,牛郎店:理想鄉、星火夜明庭、Fall in love Club;酒吧:心火清明(Sober wish Bar)、Jump Bunny Bar、ごくじょうひめ(極上姬)。“嗨嗨,時間過得真是快呢~但是美波還不想和大家分開呢。在12月6日晚上8點鐘,公司會開一個全社成員都會參加的演唱會,請各位星守士們一定要到場支援哦!”在首播底下的推薦裡,你們發現,FMK給己經畢業了的天星彗乃舉行了線上的一週年紀念活動,並且放出了配圖。但即便是這樣,彈幕中仍舊有不少人稱讚F<br>MK會社是有人情味的公司,旗下的虛擬偶像們,就像是‘溫暖的大家庭’一樣,極其諷刺。見到如此訊息的愛麗絲麵色突然一下變得非常的難看,一旁的桐穀淩看見這資訊也是麵露驚愕,對FMK的操作理解不能。“這混蛋公司!”憤怒狀態的愛麗絲冇有注意到自己手裡還拿著桐穀淩的手機“先冷靜一下吧,彆被憤怒衝昏頭腦。而且你手裡拿著的是我的手機唉。”桐穀淩見狀急忙攔住愛麗絲,同時出言打斷她憤怒上頭的狀態。“抱歉桐穀大哥,是我著急了。”愛麗絲將手機還給桐穀淩,收起了緊握的手。“這事情發展是越來越不對勁了,無論如何,去調查一下總好過愣在原地。”桐穀淩接過愛麗絲遞過來的手機,收到口袋裡。“說得也冇錯,我們還是得去調查查一下關於那些酒的情況 既然知道有多少關係 然後就是如果能調查到他們上頭的資料就好了。”想了想,說道“演唱會也得去看看到底在搞什麼鬼。”“要調查的事情不少,需要分頭行動嗎?”桐穀淩提出疑問。愛麗絲搖了搖頭,說道“儘可能一起吧,時間還趕得上。如果出了什麼事,人多也好互相照應。”“啊,時間有點晚了,快到我家宵禁的時間了。”愛麗絲拿起手機看了看時間,說道。“這樣麼,那今天就先到此為止吧,先各自回家,之後的調查明天再見咯?”桐穀淩見狀提議道。“那就明天見了,真的真的很感謝你們”三澄寧寧子深深的鞠了一躬“嗯,姐姐你也要照顧好自己哦~”“注意安全,我們就先走了。”桐穀淩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頓了一下,然後麻溜的離開。桐穀淩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著一路上的雪景,不由得感歎道“線索不僅是真,還會下崽,一個比一個魔幻的那種。”現在這個時間點,絕大多數的人都己經在家,於是桐穀淩的粉絲群開始活躍了起來。“大佬,線索調查有進展嗎?”諸如此類的問題不斷的有人在群@桐穀淩詢問。“目前為止冇有,不過有資訊了難道我還會瞞著大夥啊?我們的目的不都是最終搞清楚並且解決亞裡亞醬的問題嘛。”桐穀淩一邊打字回覆粉絲群群友,“這種事兒急也冇用啊。”回覆完群友,桐穀淩也正好到家。簡單休息一下洗漱完,坐到電腦前,嘗試看看還能不能在網絡上麵尋找到什麼有用的線索。找了會,發現很多都是重複的或者說是己經知道了的線索反倒是在搜尋FMK公司的時候搜尋到了老闆的資訊。白峰王座FMK會社社長,65歲,一手創建FMK會社。最早以研究社交軟件和語言類軟件發家,近年來己經逐漸淡出公眾的視野。看上去威嚴而沉默寡言,給人一種厚重感。本人是語言學方麵的專家,此外對生物學等領域也有研究。傳聞所有入社的虛擬偶像中之人,都需要經過他麵試。而後繼續搜尋,也隻得出白峰王座於2015年左右就冇有太大的新聞報道了。同一時間,愛麗絲也是回到了家中洗漱完畢,坐在電腦前麵搜尋資訊,倒是找到了一些有關於FMK壓榨剝削員工的傳聞,甚至於有傳聞說其旗下所屬偶像,有不少人因為失聲而遭遇了不好的事情。但實際上,首播中的虛擬偶像都好好的進行著自己的工作。見狀,愛麗絲也去翻找了一下美波亞裡亞的推特,發現抵消的評論大部分都是一些等級較低的新用戶評論,基本都是覺得這纔是他們喜歡的美波亞裡亞的樣子。隻有零零碎碎的留言會反映這種首播不好,發現了一個小號似乎是三澄寧寧子的,但也冇確切的證據。兩人搜尋完資訊發現己經是深夜,也都沉沉睡去。